无翼乌之店长的命令

周云辖区内发生一起拐骗儿童的案件,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东鞍市市高官的外孙女。

上面下来要求,必须48小时内破案,正当周云一筹莫展之时,人贩子竟然自动上门了,从人贩子的口中得知,这伙人竟然有二十多人,而且作案分工明确。

周云现在手里只有四个人,四个人里三个妇女,一个刚进派出所不久实习期还没过呢。

想着手里的人根本不够擒获这伙犯罪集团的,但周云还是安排对策,先像上级汇报,发现被拐骗的儿童,但手里警力不够,请求支援,然后让档案室单小王联系所里出去巡查的人,统统赶往事发地点。

然后安排小王看着眼镜男,其余人抖跟他赶往事发地点,必须要尽快抓住这伙人,免得他们逃窜。

周云刚领着警员赶往事发地点,发现刚才的少年也跟在后面,“你跟着我们干嘛?在这待着,那里危险。”

刘明畅露出微笑说:“首先我知道事发地点在哪,省的你们揍错路,其次那些见义勇为的群众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们都是我寻求帮助时,自发帮助我的人,我要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是否安全?最后一点,孩子再犯罪份子手中,如果你逼迫他们太急,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危害孩子的事情,这些你都想过么?”

周云立刻被问的哑口无言,自己当兵从来都是听从上级安排,上级怎么指挥怎么打,现在被眼前的少年一问,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明畅看着眼前的公安被自己难住了,这时他小声的说:“我有一个计划,一定保你万无一失,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另一边,人贩子一伙已经把见义勇为的人制伏了,热血群众一个个都蹲在地上轻声呻吟。

人贩子中为首的光头大汉有些焦急,他叫林义,以前只是在村子里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后来跑到城里偷盗,被送进监狱,在狱中他认识了他的狱友刘晨,刘晨一直在狱中说出去咬照着他,后来刘晨先行出狱,说在外面等着他。

等到林义出狱时,刘晨开着一辆桑塔纳来接他,刘晨领着他好吃好喝好玩,最后林义问道刘晨:“哥,你这么照顾我到底为啥?是不是有什么事让我办?”

刘晨也实不相瞒,自己需要个搭档和他一起拐骗小孩。林义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从此俩人开始在各省流畅拐卖孩子。

林义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拐骗儿童的紧张和刺激,那是一个男孩,父母在饭店里忙生意,男孩在自家饭店门口玩耍,林义用糖果轻而易举的把男孩哄走,最后男孩被林义卖到南方一个农村乡下,那一次林义挣了二千多块钱。

从此他和刘晨开始全国各地疯狂的拐骗儿童,在他和刘晨的一次拐骗儿童中,他和刘晨被孩子的父母发现,林义凭借敏捷的身手跑掉了,刘晨被人抓住。

后来他又返回事发地点,听说刘晨被热心群众你一脚我一拳的打死了,他为此害怕了一个星期。

最后他回到村里躲了一阵子,又把村子里几个游手好闲的人带到城里,继续拐卖儿童。后来这个团伙发展的越来越大,林义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他开始把拐卖回来卖不掉的儿童弄残疾,让他们去街上乞讨,又开始拐卖妇女,伤天害理的事情干的太多了。

最近林义时常梦见刘晨被打死的场景,他怀疑是不是老天对他的警示,这次

他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现在他很想扔掉同伙逃跑,但外号眼镜的男人叫李松思,是自己的小舅子,小舅子现在还没回来,他怕回家没法和媳妇交代。

最后林义决定在等李松思十分钟,如果人还没回来,立刻带着人离开,一个人遭难总比一群人陪着他遭难强。

林义突然有些紧张,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右眼皮也一直跳,林义抽了一根烟,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决定带人离开这里。

就在林义准备带人离开时,从巷子看传来一声:“姐夫!”

就见小舅子李松思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一身农村装扮,好像还有点害怕,一直左顾右盼的,一副第一次进城的样子,林义看着他们过来有些戒备,把手伸进装有刀子的裤兜里,“怎么回事?怎么才回来?你边上这俩人是谁?”

李松思答道:“啊,我边上这俩人是孙姐介绍来的客户,他们想买一个女孩回家养,给他们的傻儿子当儿媳妇。”

听到这里这堆农村夫妇老实巴交当点着头,挺客气的。

林义又问李松思:“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让你追那个小子你怎么才回来?”

李松思:“那小子太灵巧了,我追他到一个墙角,这小子连住啊带蹬几下子翻墙跑了,我这不有伤么,没翻过去。”说完李送斯指指眉框上带伤口。“正好孙姐给我来电话,让我去接人,我就把他们带来了,耽误些时间。”

林义听完李松思的话,戒备渐渐放了下来,帮他联系客户的孙姐确实说过要介绍一对夫妇要莱买孩子。

林义看看这对夫妇,难得皮肤黝黑,身材健壮,双手全是茧子,看着像农村里种庄稼的好把式!

那女的头上系个围巾,低着头,一直躲在男的后面好像有些害怕,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林义看他们的样子放下心来。

林义现在手里没孩子,拐骗来的孩子都被他关在乡下租住的房子里,他准备先带手下的人离开这里。

谁知买孩子的汉子不干了说道:“你们不是有孩子卖给我吗?孩子呢?”

李松思说:“我们手里的孩子不再这里,一会你跟我们走,我们带你去看。”

谁知那汉子听完话后,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不行,我和我婆娘第一次进城,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在把我骗到偏僻的地方,把我的钱抢走。”

李松斯无奈到:“那你想怎么样?”

男汉子指了指站在角落里,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说:“她手里不就有孩子么?你让我看看长相,如果不错我就买走,给我傻儿子当儿媳妇。”

李松思不敢做主,回头看看林义,林义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