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出轨笔记

人刚一出现,立刻惹得飞虎凶兽气息一阵强烈波动。【无弹窗小说网】好在凤九歌早有准备,当即飞身而起骑坐在飞虎身上,体内荒之神力澎湃而出,同样如之前那般将体形硕大的飞虎笼罩在周身神光当中进行治愈。

荒之神力并不能提供生命之能,相反它代表的是端的流散与毁灭,不过飞虎并非其他普通意义上的凶兽,它可是类似荒之法则的图腾一样的存在。因此凤九歌只单纯的将灵种中的神力释放出来,飞虎便明白了一切,同时也能借助这股力量自行恢复伤势。

这一幕让下方狗哥看的更没了一丝狼的气息,全然是一只老色狗的面目,这会它竟下意识的生出一种吃掉凤九歌的冲动来,那样便能一眼看透这女娃身体当中的秘密!

“之前这大老虎不是凶的很么,为啥凤九歌这女娃娃骑在它身上,它就突然间变得这么驯服了呢??”

狗哥话音一落被越童直接一记脖溜招待过去:“你忘了刚刚你是怎么平静下来的啦?没看到主人在给那老虎治疗呢么!我虽然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一定有她的道理!”

越童面色平静的很,看向上方凤九歌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崇敬与虔诚。

“切,你看你就是个奴才命,搞不好比老强不了多少,也是一肚坏水罢了!试问这天下有几个男人见了凤九歌这样的丫头还能把持的住?”

狗哥一脸大情圣的样讥笑着越童,越迎来越童一张近乎要杀人的脸色,亵渎了他的主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正待一鸟一狗打的正欢的时候,岛屿远空突然有一股堪称浩荡的威压渐次降临。并非多么强横的气息,只是单凭这股波动判断,这会来的可绝不是星崩一两个人,最起码也有近千人的规模!

“糟了,一定是之前那批修士没能奈何飞虎,回去请帮手了!!”

越童警惕的眺望远空,发现这一批先头部队中赫然有一部分是之前观战的那些人!

“啊哈哈,这下热闹啦,原来是魔族联盟的人到了!我似乎还感受到了我家主的气息撒!!”

狗哥抬起头对着远空抽了抽鼻,突然咧着大嘴幸灾乐祸了起来。

“种种迹象表明,你丫就是一条黄狗,跟狼没什么大的关系……”

越童说着丢下一记鄙视的眸光,身一闪来到了凤九歌身边。

狗哥:“……”

“主人,这大老虎情况怎样?还要多长时间能回复过来啊?马上就要有架打了!”

凤九歌自然一早便知周围的情况,刚刚她在与飞虎的精神交流中得知之前的战况,四大高手被飞虎以兽源之力震死了两个,那个东瀛忍者逃走了,剩下的那个剑宗老道说是要去请救兵,不过眼下赶来的这一伙竟是魔族联盟的各族人马。

“我知道了,那剑宗老道与魔族联盟的各大势力一早就达成了协议,即便之前那一战飞虎陨落,老道也绝不会让其他修士得到半点好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些人都被利用了!!”

凤九歌这般说着,突然又对飞虎发出一道指令,见这大老虎无比温顺的点了点头,突然仰头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凤九歌也在此刻带着越童与狗哥离开了石坑。

“这只大兽见我刚刚出手救他,决心做我的坐骑成为我的非契约伙伴,眼下它根本无法继续战斗,便会用兽源之力自我封印在地宫内休养生息,这一战我替他打,反正咱们这身打扮不会被认出来!”

“我说你俩可真是疯了,为了一个重伤的大兽就要拼命?是不是脑坏掉了撒,不如我们杀了大兽跟他们做个交易如何??”

凤九歌这么一说,身边狗哥立马拉下了脸来愤愤的啐了一句。

“哼,死狗,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的心思,那飞虎是我的伙伴你绝不能打它兽源的主意。难道你忘了之前你吞噬那凶狼兽元的后果了?我敢保证,飞虎的兽元刚进入你体内你必会瞬间爆体而亡!”

凤九歌义正言辞的腔调登时让狗哥灰头土脸无地自容,当下只好悻悻的点了点头。

“喂我说你这死狗可真是笨,你现在跟我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别打着自己逃走的主意我警告你,再者说,这一战我们面对的可是近千魔兽,一旦功成,这些兽元够你享用上十年八年的了!!“

狗哥一听这话眼珠又明亮了起来,当下流着口水不住点头表示同意参战。

凤九歌与越童:“……”

黑压压的密云涌动而来,放眼一看,各种形态的凶恶魔兽的面孔龇嘴獠牙凶相毕露,朝着岛屿中心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啊哈哈,快看,最前面那四个人便是魔族联盟其中四个最强大军团的领,最左面那个就是我之前的主啦!还好它没认出我来,嘿嘿…”

凤九歌定睛一看果真如此,那人仍旧身披黑色斗篷看不清面目,却散发着无比恐怖的魔兽威压。

“下方那个是之前大战的幸存者么?我想知道那畜生现在的位置!”

当中一名金甲鳄鱼领口吐人言,狂傲嚣张的口气显露无遗,根本没将凤九歌人当回事。

“嘿,大鳄鱼,你是在跟我们说话么?我们也是才来,正在找那飞虎的下落呢!”

“哦?看来你们也得到了有关荒族传承的消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可以去一旁歇一歇了,这里已经没你们的事了,不想死的话,挖个地洞消失吧!”

“傲吼……”

魔族领的嘲讽顿时激起了后方数千魔兽的嘲笑,纷纷释放出自身狂暴的气息威压。

“哼,别以为你们人手多就可以仗势欺人,我们个虽只是南疆的异族散修,可也有争夺荒族传承的权利。“

“哈哈哈哈,说你们不自量力都有些抬举你们了,少要废话,之前那一批人族修士全都死在了那畜生的兽元攻击之下,逃走的那几个剑修都被我族人杀了个干净,见你个是南疆异族也无力争夺什么,本尊就网开一面放你们一条生,别不知好歹!”

“什么?你们竟,竟连那几个剑修青年都不放过?!”凤九歌人立刻想到带他们来这里的几个剑宗门人,一时间怒气更盛胸中充满了蒸腾的杀意!

“他们来自西域剑修势力,要是把那群老家伙引过来事情难免会变得麻烦,只有杀了他们灭口,我魔族联盟才能渔翁得利!“

“果真是一群唯利是图滥杀无辜的畜生,你们绝不可能得到荒族的传承!”

凤九歌冷眼看着那一直与她对话的魔族领丝毫不留情面,秀拳紧紧握在一起。

“哼,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卡尔斯,莫要跟他们废话,我帮你动手除掉这个垫脚石!!”

说话的正是那前往报信的剑宗老道,与这些魔兽狼狈为奸,这会突然出现在四大领身前,见老者突然凌空一指,自虚空中突兀幻化出一柄巨大的紫色剑影,朝下方人所在的位置呼啸砸来。

没待凤九歌出手,越童冷哼一声凌空而起,幻化出一道元气长枪直接砸出,与老道这一剑光在虚空轰然对撞,震荡而出的能量令对方魔兽大军诸强者惊骇不已。

“竟是神级大兽!这个异族看起来不简单啊!“

“哼,不过是个蝼蚁罢了,那老道怎么说也是人类修士,遇到兽族定不是对手!看我的!”

四大领当中站在最右侧的身形最为矮小,赫然是一只类似穿山甲的存在, 却生着一颗鹰头,口气却嚣张到了点!

见他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下方,雷霆般的闪动着实惊到了凤九歌人,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越童,一不留神间竟被远处打来的道电光击中了身生生退出数米远。

“我说鸟人你小心点啊,这可是四大军团的鹰王,速快能借助闪电之力,你跟它对打占不到便宜的!!”

狗哥适时提醒了一句倒还有些用处,总算让越童留了个心思这才堪堪躲过接连砸下的电弧,每一道弧光落地竟都能灼烧出一道分外明显的痕迹。

“不好,越童鬼鸟之身大范围作战能力无可比拟,可单对这种限速的兽王可是要吃大亏的!”

凤九歌的判断一点不错,很快鹰王俯冲而下的身影便来到了越童身后,赤果果一道电弧砸在了越童的背后,同样是神级魔兽,却完全是两种作战类型,再这样下去越童就危险了!

然而越童作为鬼鸟一族仅存的成员,兽皇级的威严绝不容辱。再次转过身来,越童完全换了一副脸色,体内狂暴无匹的气息轰然爆发,波动之强再震惊四周。

“尼玛!鸟人竟然也这么恐怖,怪不得总是吵着嚷着要教训我撒!”狗哥瞪大了眼珠一脸惊恐状,不过他还是有些为越童担心,毕竟它很清楚鹰王的手段特点!

大战一触即发!找寻飞虎的行动暂被搁置了下来,魔兽一族皆情绪高涨的为他们的领助威,都渴望看到领凌虐对手的一幕!突然就在这时,谁都没有发现上方那披着斗篷的黑羽军团领有了动作,斗篷下方隐隐泛起一丝晶亮的光点,刚好瞄向越童的身体。

“不好!快尼玛阻止他!我家主要玩阴的啦,那会摧毁越童的兽元的!!!”

狗哥反倒最是敏感,突然连嘴连舌的大叫了起来,急的干跺脚一脸的不安!凤九歌这才注意到那边动向,情急之下立刻冲天而起以己身挡住黑羽领的偷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