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成长的代价不外如是。

明明自己才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却要过早承受生活带来的分别和奔波。

“宁郎在外一切小心,家里我会好好照看的,商社的事情也不会落下。”以为易宁在担心这些,萧暮云就开口说道。

相比于以前,萧暮云的容光都有了不同。

如果以前是青涩,现在就有了成熟的味道。

易宁砸了咂嘴,心中觉得甚是可惜,瞅着她的腰身说道“本少爷没什么好担心的。如今家中的钱财,再让你败个几十年都不成问题。”

脑中却在想着这些天来的趣味——显然是这傻女人在实践所谓的生儿大法。

易宁自然是不戳破,又不吃亏。

萧暮云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看起来颇为不服气,美眸中却有丝丝笑意,“还不是跟某人学的,即便败家,那也是凭本事败的,不丢脸。”

“哼”,易宁突然伸手要去揽过萧暮云的纤腰,却不想萧暮云早有准备,灵活一闪便闪过去了,旋即便捂嘴“噗嗤”地笑起来。

“败家娘们,乖乖自己过来!”易宁尴尬得想摸鼻子,不过还是忍住了,反而唬着脸道。

“殿下的人早就在外面等着了。”

“那就等着!”

“时间不早了,都快中午了。”

“能花多少时间?赶紧过来!”

“哦,也对,花不了多少时间。”

“……呸,竟敢套路你夫君!看我龙抓手!”

“啐!流氓!”

房间里面先是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随即就低沉下去了。

秀儿在外面关上了门,无奈地侧耳听了一会,只好坐在外面台阶上托腮守着。

路过的内院丫鬟们见了顿时就明白了什么,红着脸赶紧走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易宁和萧暮云道貌岸然地走了出来,看到台阶上的秀儿转头看着他们两,便都不约而同地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秀儿幽怨道“前院让春姐姐来问了几次了……”

“哦,问就问吧,谁还没点急事要处理?”

易宁毫不在意地说完,又吩咐道“本少爷不在的这段时间,让你小姐多吃点,别因为太过思念导致形体消瘦。”

秀儿轻哦地答应了一声,对易宁的观感莫名好了一些。

萧暮云站在他身后一些的位置也抿嘴而笑。

“要是太瘦了,手感会变差。”

秀儿“???”

萧暮云“……”

易宁看了看秀儿,觉得这个世界的三观很不正。

这才多大,刚刚在里面萧暮云这娘们竟然让自己此行带上她随身服侍。

他可没这种癖好。

不过他倒是听出来了,估计是萧暮云担心他出去之后胡天海地的乱折腾,想派一个她信得过的人服侍的同时顺便监督自己。

笑话,本少爷是这么没有节操的人吗?

想想前世多少次过会所门而不入,就知道本少爷的意志有多坚定了。

虽然这种坚定往往是以没钱为背景的,但是并无损本少爷光辉伟岸的形象。

……

这次出发就比上一次去乌勒府轻松多了。

不那么赶时间的情况下,就大可以坐马车了。

一行浩浩荡荡也有百余人的队伍,沿途有各地官府接待,如果抛开即将做的事情,这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旅行体验。

随行的一名宫中供奉名为曹襄,身宽体胖,整天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有喜感,并没有武者那种血气爆棚牛逼轰轰的样子,但是这人却是一名实打实的魂境强者。

面对刘煜,他只是需要颔首点头算是行礼,面对易宁这种小伯爵,则是一口一个“小友”。

易宁默默想了想把这个人拉到伯府的可能性,但是很快就打消了。

一是觉得这无异于是在跟文景帝抢生意,搞不好就惹大boss生气,二来则是觉得以伯府的底蕴,自己既不可能招揽成功,也不可能驾驭得住。

所以,搞好关系就行了。

……

六天之后,北河郡首府临河城遥遥在望。

北河郡守陈庆柏、郡尉张大武携郡中诸官出城相迎,一番行礼寒暄之后,将一行人接入早就备好的住宿地。

吃完午饭,陈庆柏、张大武等人便来询问事情,好方便去先行安排。

刘煜还没说话,易宁就说道“各位大人不用这般紧张,殿下向来是个随和的人,知道如今接近年末,各位大人手下都忙,今日咱们这一行来,说不得就要劳烦各位了。”

陈庆柏急忙站起来朝着刘煜行礼道“殿下能够光临北河郡,实乃我等北河郡上下不胜欣喜之事,我们只有高兴和荣幸的份,断然没有其他想法,只愿殿下常来走走看看,体察民情,好给我们指导指导工作。”

刘煜微笑道“正是如此。本宫此来,也是父皇让我到各地多走走,恰好北河郡出了这个大案,便让我来看一看,知道民生之艰难,而贪官之可恶也。”

陈庆柏遥遥朝着京城方向拱了拱手,感慨道“陛下宅心仁厚,实在让臣等汗颜。那徐延年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犯了此事,便是微臣也罪责难逃,本是上了请罪折子的,只是陛下宽厚,不忍苛责于我。虽是如此,微臣却是心中难安。纵然陛下宽容,微臣却觉得对不住这百万郡民啊。唉。”

说到动情处,竟是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易宁仔细看了看,发现他眼睛还真有点湿。

他心中暗暗点头,果然是人外有人,自己还差得远。

刘煜经历得少,就有些动容,本是想说点讲感情的话,不过随即就想起来快到时易宁兄的嘱咐,让他要始终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因为若是结论正确,那北河郡的众官员怕是有不少都不干净。

所以他改了一副平静口吻说道“陈郡守不必如此,谁有罪谁无过,父皇明察秋毫,断不会冤枉一人的。父皇既然这般说,自然是因为陈郡守值得信任了。”

陈庆柏连忙拱手汗颜道“不敢不敢……敢问殿下此来可有什么章程?我们也好做足安排。”

“哦,就是走走看看罢了。”

易宁见陈庆柏等人都有些懵逼,只好补充说道“听说北河郡的雀氏仓规模在整个大陆都能够排在前五,蔚为壮观,况且又是此次案件的关键所在,不如明天就去看看?还从没见识过呢,微臣甚是好奇。殿下觉得如何?”

陈庆柏询问地看向刘煜。

就见刘煜赞同点头道“就依易宁兄所说。”

陈庆柏等人连忙答应了。

……

雀氏仓以曾经雀氏家族聚居地而命名。

数千年前,雀氏家族闻名大陆,因为其祖上有过一名道境。

只不过如今,雀氏家族已经随着那名道境的坐化而灰飞烟灭了,空留古迹尚在。

此地之所以被国朝确定为重要仓廪所在地,是因为地势特殊。

这也是当初雀氏选择将家族定在此处的原因。

雀氏仓后有险峻高山,前有北河流经,恰好在中间圈出一块方圆十里之地。

这就使得水路运输十分便利,而且水资源丰富的情况下,也有利于防火。

这十里之地地势也较高,即便北河汛期,周围或许会成为泽国,但是此处却可无虞。

这十里之地中也开辟了水网,本是方便粮食运输的,如今恰好成为了刘煜易宁等人游览的通道。

易宁惬意地坐在游船上,看着两旁高耸的一座座粮仓,啧啧感叹道“这些粮食要是全拉出去卖,不知道能够值多少银钱啊!怕是我一辈子都花不完呢。”

“噗呲~~”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