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秀婷

男生似乎有感觉,抬头看着凉安微微一笑,“你好。我是青玄。”

“青玄好奇怪的名字。”凉安嘀咕了一下,随后礼貌回答:“嗯,你好我是凉安。”

“咦,对了我今天上午好像没看到你?”凉安问,他印象里,上午那群人并没有青玄。

“他呀,新来的。今天刚到我们宿舍,我和齐清回来的时候,还以为他女扮男装来着呢”王穹呷呷嘴说道。

“是啊,我们回来的时候看到青玄,呀吓我们一跳,可惜,啊他原本就是带把的”齐清摇摇头说着,似乎很失望。

“父母所生,所其有相”

青玄看着书淡淡的说了一句。

“大老爷们说话文邹邹的跟小姑娘似的”齐清看着手机甩了一下手,说道。

凉安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

“哎,对了凉安你觉得咱们这些人当中那几个女的最好看,是桐郝官紫好看,还是张玲悦好看?”

齐清突然伏着身体看着凉安说道。

“人家都不认识你问啥?”

王穹道。

“哦,也对”齐清想起来凉安还不认识,又老实的躺下了。

却又突然做起来说道:“那凉安你觉得今天你见的那个女生好看?”

这和上一个问题有什么区别,凉安心里一逗。

想了想脑海里出现几个女生,不会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今天射击场的那个俏皮女生,竟然朝他开枪。

只微微说道:“我觉得,都好看。”

“卧槽,凉安你准备连杀啊”齐清大惊小怪的喊了一声,弄的凉安晕头转向的。

王穹停下来动作,坐在床上说一脸郑重的说道道:“单身了二十多年,今年一定要脱单,我想好了,就追我的女神……”

……

夜……很宁静,似乎都陷入了梦乡。

“爸爸,妈妈你们别走”

一个小孩被梦吓醒,漆黑的屋子安静的可怕,小孩只能一个人缩在被褥里。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一个男孩趴在病床上,满脸泪痕的看着病床上的奶奶。

“奶奶生病去世那一刻还在念叨们,可你们在哪里?!”

凉安睁开的眼睛,月光进入他的视线。

“我该恨你们吗?这么多年来你们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神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这也是凉安最不想梦到的东西。

穿上衣服轻轻下了床,走到了阳台看着天空,银灰色的月光,让整个世界变的银华,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同时也能看到天空那道裂缝,正发出诡异的光芒。

那是?

“哦?”这时凉安无意间看到不远处的楼顶上似乎有一个人,站在楼顶的边缘,随时就有可能掉下去的感觉。

凉安神经一动,难道!

“不好有人要跳楼!”

不是他不往好的地方想,而是大晚上的不是跳楼的还有谁站在楼顶。

赶紧转身开门跑了出去。

动作声音不小。

“咋了,咋了……”

王穹坐了起来,一脸迷惑~

却又神经一般的躺了下去,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这真够让人无语。

齐清睡的更死,反了一下身体,挠了挠耳朵,压根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

不过青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门口,有些疑惑的样子。

“呼呼~”

凉安向那座楼跑去,抬头看去,还好那个人还在那里站着。

跑进那座楼后,凉安大喊了几声有人要跳楼,除了他的声音和奔跑的脚步,可是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人回答,竟然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而且竟然一盏灯我没开,没有电梯,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着急之下他也没有多想。

一口气跑到顶楼。

二话不说把门撞开,上气不接下气的弯着腰举着手说道:“那个,那谁……不……要想……不开啊~~~”

说着抬起头,声音却在最后无限拉长,因为站在楼层边缘的人转身看着他,原本是没什么,可是如果这样原本是没什么,可是她回过头来,凉安猜发现这人人的身体竟然是若隐若现,一身白衣,头发飘荡,看起来妩媚的脸却无比的惨白,这不就是活生生的贞子!!!

“咯咯……”

一声轻吟环绕在他的耳边与此同时,那道倩女幽魂也消失不见。

凉安还保持这原来的动作嘴巴张的大大的。

一翻眼晕了过去。

“真是胆小呢~”

一个白衣女人突然出现在凉安的身边,看着晕倒的凉安。

声音若韵。

虽说白衣,这个女人长发微动,月光下却有一种淡淡的红色,皮肤甚至都好像发散着一种神秘的光晕,如同仙子,身材若柳,面如画,一双媚眼,百生娇媚,。

“哦这似乎就是凝说的无属之体,不过看起来似乎很普通~”女人围着凉安转了一圈微微说道,说着蹲在了凉安的面前,深处手指轻轻指了一下他的眉心:“算我吓到你的歉礼了”

女人做了这些,再次消失不见。

直到太阳悠悠升起,凉安才惊吓的坐了起来,先是紧张的看着周围,又看了看自己,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就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发现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遇到的事一次,比一次奇怪,加诡异。

凉安也不敢久留这里,想起昨天的事,他还觉得背后一阵凉意。

出了大楼才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

想起今天还要集合,赶紧向操场跑去。

来到操场后,凉安才发现大家都已经到齐了,不过都站在一起,不像是要训练集合的样子,因为昨天那个教官的男人并不在。

齐清回头正好看到了跑来的凉安,然后着向他摆手。

凉安小跑过去。

“凉安你干嘛去了?一大早起来就没看到你人?”齐清小声对着他问。

怎么说?就说自几半夜睡不着,趴在阳台看风景,然后看到一个跳楼的,跑过去却看到了一个女鬼,然后自己吓晕了,这样说不被当做神经病就好了,微想了了一下凉安回道:“睡不着了,就早起来转转。”

“哦”齐清点点头。

凉安看到王穹站在前面,还看到了青玄,于是问齐清:“我们在这里要干什么?”

“我也不清楚,说是训练我们呢,好像要等什么人~”

嗡嗡……

一阵沉闷的汽车发动机声音。

一众人都看了过去,一辆敞篷车开了过来,速度不快也不慢。

你们看来了”

“这一看就知道是个领导吧”

“过了过来了……”

敞车停在他们的面前,一个开车的士兵和一个看起来四十三四的男子,“他是谁啊?”

“看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某个领导吧~”

“我听说还有一个神秘人呢。”

那个男子走了下来,穿着整齐的军装,肩膀上的军辉,看起来还是一位首长。

一对黑色如墨的眉,一双充满了各种经历的双眼,仿佛能看头人心,脸庞上岁月的气息让他感觉更加有一种沉然的感觉。

原本还在小声嘀咕的一众,在男子的目光看过了的时候,全部不在出声。

谁知男子见到如此之后哈哈一笑,弄的众人莫名其妙。

“好好好”男子连说几个好。

“我是这里的总指挥官,古德,也是以后你们的指挥官”男子端正面容看着他们:“在这里你们将成为……”。

“那啥,我想问一下,你们吧我们带到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一道声音从他们当中传出打断了古德的话。

原本他们觉得古德会发火。

事实是古德只是淡淡一笑。

“在已知探索中,宇宙已经存在了137亿年,而我们不过在137亿年的节点上”

“在137节点之上,不知道诞生了不知多少的文明,这些文明有恶,有善。”

“怎么感觉大忽悠呢?……”

“嗯,同感”

一众相互对视,又打断了古德的话,有人道:“这些好像和我们没关系吧”

“对啊,你别说有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了,我来的时候就听说我们有什么超能力啥的”

“难道让我们当救世主?你要这样说,我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没睡醒。”

“对啊,还其他文明呢!”

……

古德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见到他没有反应,吵论的人也都停了下来。

“你们说完了,那好接下来我说”古德还是那样:“在这些文明当中,有些种族,为了资源或者其他的原因就会去其他星球惊夺,侵略,奴役这个星球的生物。”

“星球大战啊……”

“看看天上那道裂缝”

众人目光看过去,天空那道诡异的裂缝。

自从裂缝出现每个人都会每天看上几眼几个月来早已习以为常。

“那就是其他文明打开通向我们世界的大虫桥,用不了多久一个自称神,种族,就会来到我们的世界,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一道目光甚至一个动作就能将一个城市毁灭的神,不过他们带来的不是幸福和安逸而是死亡和战争,”

“什么!”

“开玩笑的吧!”

“没觉得啊……”

“是不是真的啊!还有神,这不是神话吧”

“我估计应该吧把不然无缘无故的也不冷把我们带到这里啊~”

众人听到古德的话,一众人感觉一句没一句的说道。

“哦看来你们都不想信”

古德平淡的声音再次传来,他们再次把目光看向了他。

“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你们并没有真正的见到过。”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谁想离开这里,机会只有这一次”

古德的目光扫过众人却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