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天之后,封清才从悲伤的情绪中缓下来,慢慢盘膝而出开始入定。【文学楼】

他一定要修行到打破这处空间为止,然后找出把他困在这里的人!不管多久……

黑暗宽阔的空间里,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丝声音,要不是封清能够感受到自己不断精进的修为,也会认为时间在这里停滞了。

可能是两百年,也可能是三百年,或者甚至可能是四百年,封清感到终于领悟一丝岁月法则之力,度过雷劫,心魔劫等等劫难,最终进入道境。

在明显感受到自身修为到了恐怖的程度,封清缓缓睁开双眼,整个世界,不,或许应该说,幽暗广阔的空间里,有了一些新的东西。

一条条宽大如同手臂粗细的秩序锁链遍布虚空,同一道道规则之力共同编制成了这个奇特的空间,秩序与规则相互交错,根深蒂固,即使以封清现在的修为来看,依旧毫无破开的把握,更别说当初连规则没掌握的时候。

缓缓闭上眼眸,封清又修行了不知多久,这一次,他领悟了禁道法则。七禁宗本就是研习阵禁的宗门,封清的禁道天赋又强大无比,二十多岁的时候都已经是宗师级的阵法大师,如今这么多年过去,领悟禁道法则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当初岁月法则之力长期沉浸在他的身体当中,才使得他先一步领悟了岁月之力。

数百年过去了,封清的禁体也是悄无声息的开启,当初只开启了五道,如今已然开到第七道,甚至封清遥遥感应到,只要他想,第八禁未必不能打开,只是以他如今的修为,打开第八禁似乎过于勉强,弄不好会被反噬重伤。

怪不得当日大长老开启第八禁之后伤势重到了连救人的能力都没了。

不仅如此,封清在开启第八禁的后面,似乎还感到了一丝丝令他心悸的力量,这股力量即使练已经破入道境的他都感到心悸骇然,如同禁忌一般。

封清皱眉思索,这应该就是禁体的第九禁了,只是禁体第九禁不是出现过后就必死无疑吗,为何他如今只是感到心悸,实际上却并无大碍……

花了几十年时间仔细思索研究,看遍芥子空间里关于七禁宗的书籍,封清得出一个结论,他的禁体应该没有到第九禁,但是却也不是第八禁那么简单,如果没猜错的话,很有可能是原本的第九禁出现了异变,降低了品次,使得他的禁体只能算是第八到第九之间的层次。

这样看来,第九禁的异变,还真拯救了他一命,他敢保证,即使是现在,他的力量依旧无法抗衡九禁带来的封禁生机,那是一种近乎天道不允许存在的力量,凭他区区道境修为怎能抗衡。

第六禁很奇怪,封清知道自己开启了第六禁,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很奇怪,不过后来的产生了第七禁,第八禁,乃至降品的第九禁,封清才有了猜测。

第七禁血脉之力,封清明显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强大的血脉,正是这股血脉使他产生了禁体,而且禁体的力量也是从这股血脉里涌出来的。

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血脉,但是却知道这种血脉很可贵,应该就是他们封氏一族独有的吧。或许封氏一族人丁稀少也与这股血脉有关。

至于第六禁,应该是传说中的返祖之力,提升了自己体内的血脉浓度,才有后来一系列的变化。

第八禁,封清不敢使用,但是却感到似乎是一种虚空类的天赋,具体他就不明白了。

第九禁更是模糊,只是一股狂暴地想要毁灭世界一切,令封清不敢去触碰的力量。

规则之力,禁体的力量,修为之力,封清如今虽然只是二阶道境的修为,但实力全开足以媲美三阶道境,若是拼命把第八禁打开,三阶道境应该可以横扫了。

恰如当初的大长老,一人横扫西漠!

第八禁带给封清了虚空天赋,又修行了不知多久,封清领悟了一丝空间规则,在三大规则之下,连续轰炸了这片幽暗漆黑空间三天三夜,终于打开了一丝针眼那么大小的缝隙。

这么小的缝隙对旁人或许无用,但对领悟了空间之力的封来说,就是逃生的绝佳隧道。

……

碧海蓝天,天朗气清,海风袭袭,吹动着封清的雪白发丝。

如今他的头发早就全白了。

看着湛蓝的天空,以及刺眼的眼光,封清愣愣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以他上千年的年龄此时,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激动的笑容。

“一千多年了吧,终于出来了……”

那个该死的黑暗空间,简直是他的噩梦,即使以他的意志力,现在想起也会让他内心颤抖。

“澎!”

海面上猛然窜出一个青面獠牙,鱼尾钢叉的海族,悬停空中,上下打量了一眼封清。

“哪来的小子?竟敢擅闯内泺海域!找死!”

海族不过元化后期修为,根本看不透收敛了气息的封清修为,只是见他年轻,而且各大地域的道境大能他都认识,又没有此人,想来是拥有遮蔽修为灵宝的富家子弟,正好打杀了抢夺些灵宝。

“内泺海域?应该是苍冥海的核心地带吧,居然到了这儿来了。”封清低头喃喃,丝毫没有要理会那海族的意思。

“哇~!好张狂的小子,看本大爷今天不把你剁了吃了!”

海族乘风破浪,持着刚叉奋然冲来,还未冲到,海浪已然掀起数十丈之高,百丈之长,看这气势倒是挺足。

然而封清却看也不看他,单手轻轻一挥。

“轰!”

一股微风轻轻吹来,海族只感到眼前天地一片旋转,然后身体一阵剧烈疼痛传来,便失去了知觉。

挥手一招,海族的身体慢慢从水里飞了过来,已然重伤昏迷。

封清把手按在他的脑袋上,施展搜魂之术,片刻后,他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震惊,随之眼里露出复杂的神色,里面有激动,有呆滞,有害怕,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

连忙将灵识破碎的海族扔下海里,认准东洲的方向,脚尖一踮,刹那间不见了身影。

凭他如今对的空间领悟,缩地成寸,移形换影之术已然是小儿科,仅仅片刻,他便重新踏入了东洲大地。

望着熟悉的七禁宗护山大阵,封清眼里的激动渐渐平复下来,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是真的,修为是真的!七禁宗也还在修建,真的只过去了三十多年!这么说……”

平静地内心再次泛起波浪,封清身形一动,毫不停留,再次遁入虚空,再出现时,已然出现在一个长满青翠欲滴灵药的山谷中。

“药王谷……”

封清低声喃喃,身影刹那间遁入其中,以他如今的修为和空间的领悟,就算站在药王谷众弟子眼前,他们也根本看不见封清。

他就这样满怀期待与忐忑的心情,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药王谷里,走到了那个熟悉的门口。

那一缕忘不掉的倩影始终回旋在他的脑海,只有经历过失去,才知道什么是珍惜,封清偷偷地往里面看了一眼,不是他怕被抓到,而是生怕看到的人已然消失在世间……

恬静淡雅,发丝纤柔,娇躯横陈,如画眼眸微微紧闭,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抖动,看起来就像是正在熟睡……

“汐儿……”

封清抬步缓缓走入房间,眼角含泪,看着悬在一个巨大光罩中的少女,轻轻呼唤。

然而少女只是睫毛一颤,仍旧毫无变化。

擦掉眼角的一丝泪水,封清转身而回,他的时间不多了,刚才他冥冥中感到了一股排斥之力,并且还在慢慢加强,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在三天后,他就会被排斥出蓝斗星。

“这么说,时间还在我闯过十神空间的时候,那在黑暗空间里的千年时间,居然只是一瞬!!”

想到此处,封清不禁有点心底震骇,究竟是要对时间之力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才能做到一瞬千年!

他也领悟了岁月规则,但就凭他的一丝领悟,仅仅只能改变一个生灵的时间痕迹,或是老化,或是使他年轻,譬如当初他变小的那样,但也仅仅如此罢了,连生灵的灵魂记忆都改变不了,只是肉体改变而已。

并且对对方修为越高,越难改变,而且岁月规则之力离去之后,还能恢复,在同阶战斗上几乎没有太大的作用。

再次来到弱水渊,通过传送阵又一次来到了息岛,这一次,封清灵识扫遍息岛也未曾发现枯木老怪的身影。

封清若只是元化后期的修为,面对已然逃走的枯木老怪自然毫无办法,但如今他已臻至道境,来到昔日大战的那处地下。

一甩衣袖,空间中顿时倒映了一片打斗场景,正是当初封清与枯木老怪战斗的情形。

不错,岁月之力还有一个用处,就是用来寻找踪迹,一小片空间内短时间的发生的事,他是可以看到的。

“原来是去了熔岩海里,正好我要寻找火莲,顺便连你一块儿收拾了。”

离开息岛遁入熔岩海里,凭他如今的修为,用灵力轻而易举便能迫使熔岩分开,沉入其中,一路使用岁月之力查探枯木道人的踪迹,三个时辰后,来到地底极深之处。

这里的熔岩已然白中带黑,炽热的气息足以将元化境老怪烧成煤炭。

枯木老怪果然在这里,并且还找到了一株即将成熟的火莲,这下可把封清乐了,二话不说在枯木老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三下将他击杀,随即在一旁乖乖等火莲成熟。

五个时辰后,封清离开息岛回到东洲。

一天后,封清将把南宫汐的父亲南宫峰接到七禁宗。

封无求,封行天得知封清已然晋入道境,满心震撼,随后七禁宗全宗陷入了一片欢腾之中。

两天后,封清的道境大典和南宫汐的婚礼一同举行,东洲各大势力皆来捧场,一时间封清与南宫汐的故事传为一段佳话……

第三天正午,封清屹立于七禁之巅,低头看着下方或是担忧,或是敬佩,或是崇拜,或是欣慰地眼神,会心一笑。

“嗡……”

一股奇特的波动自封清身体外传出,随后瞬间,封清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临走时,封清再次朝下方望了一眼,无数张熟悉的面孔扫过,内心坚定道,“我一定会打破空禁的!”

一段新的历险由此开始……

(全书终)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