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耳际不断传来轰鸣声,那是玉扇峰崩溃的声响。成片成片的坍塌崩溃,仿若天灾如同末日。

哀嚎声逐渐减弱!

怒骂声逐渐减少!

飘渺仙宫只有三个人了!

南宫鹤,梦冰云,还有东方羽。

这一切仿若历经了许久,似乎又只在顷刻间。

“师兄,援军呢?”

“你说的援军呢!”

梦冰云苦苦挣扎着,一边护着东方羽,一边对南宫鹤厉声问道。

她很坚强也很冷,此刻她落泪了。

是非恩怨已成空,千年基业已作流水。

回头看了一眼东方羽,看了一眼仙宫最后的星火。她完全看不见希望,看到的只是那一张麻木的脸颊。她完全看不出这一点星火有任何的燎原之势。

能保住这最后一点星火么?

在这天地碾压下,还能坚持多久?

一炷香时间?

一盏茶时间?

还是几息?

也许下一刻就会熄灭!

轰轰轰——

南宫鹤没有回答梦冰云的话,只是不停地轰击着云歌所结的这一方天地。

云歌的道法不只是碾压了仙宫,更是碾压了他的野心,碾压了他的阴谋。他的一切算计在这天地大势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巨大的实力差距已经让他生不起愤恨了。

也许还有恨,只有对自己的恨。奈何万金难求后悔药!所以他只能将所有的恨都倾泻到这一方天地中!

归仙境的实力很强大,可是能大过天大过地么?他所有的轰击注定只是徒劳,只是徒劳的宣泄而已。

“开——”

就在这最后关头,一声厉喝突然响彻天地。随着这一声厉喝,一位羽扇纶巾的中年男子出项。那男子仅凭一道真言就喝开了云歌的道法,可见其修为之深厚,估计至少也得道源两重修为。

云歌回身抬眼一看心头一紧暗忖:“不是说道源境强者不能出手么?”

“可是你要灭仙宫?”

威严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冰寒之际,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飘渺仙宫倒行逆施,其罪当诛!你是何人,难道就不怕掌刑使么?身为道源境强者,竟然强行干涉凡俗之事?”

云歌顶着压力,厉声反问道。

“老夫东方白。哼!”东方白冷哼一声又道:“白云真人怕是再也护不住你了。念你前世与仙宫有旧,只要你自贬九幽,便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你当你自己是谁?”

云歌说着,一股滔天的气势破体而出。声势浩荡,原本还没有彻底破碎的玉扇峰,瞬间就化为了齑粉。可惜这样的气势在面对道源境时,明显不够看。

东方白挥手间就压倒了云歌的气势,张开五指一把抓向云歌。顿时一股生死危机,瞬间浮上云歌心头。

“进亦是死,退亦是死。索性死个干脆吧!”

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呢?既有求死之心,再也不顾的其他了。

“神魂合一,道源聚!”

云歌大喝一声,强行将自己的神魂合一,勉强凝聚出了道源。天劫还没来得及汇聚,他就已经觉得神魂巨震,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神魂俱灭。

嗷——

一声痛苦的哀嚎,云歌整个人都变了。他的神魂有要妖魂,有上古器魂,还有杀戮之魂。这是他的命魂,并不能完全由他自己控制得了的,至少现在还不能。

此刻的云歌已经不再是云歌。

杀戮之魂主导了他的意志。

嘎嘎嘎嘎

一阵嘎嘎怪笑,自他咽喉中发出。

“你……你……”

见云歌如此,东方白立即变了脸色,原本的嚣张与霸道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杀戮之魂!

上古邪魂杀戮之魂!

此刻他想起了一个传说,一个关于琴魔的传说。琴魔当年为了镇压这杀戮之魂,生生剥离出自己部分神魂,配合上古神灯宝莲灯联合镇压。为此还牺牲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子上古螣蛇后裔白素素的自由。

原来这个传说是真的!

原来当年拯救七界的居然是琴魔,琴魔不是祸乱之源,而是救世主!

如今琴魔已逝,谁来镇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东方白彻底慌了神,再也没有一代道源境高手的风范了。期表现还不如戮苍天,也许是因为戮苍天并不认识杀戮之魂,他此刻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为云歌的实力而惊叹。

“饶我不死?”

云歌怪笑一声说道,随之伸手一把抓住了东方白的脖子。很随意的一抓,东方白却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脖子被云歌抓住。

咔嚓——

道源境强者就这么轻易地被咔嚓了,连一点挣扎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还是道源境?道源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戮苍天几人心底画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云歌杀了东方白之后,没有理会戮苍天他们,直接化作一道光遁走。不是他看在兄弟情义的份上故意放过戮苍天他们,而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杀他们而已,还有更重要的人要杀,比如蜀山剑痴。

顷刻间云歌就来到了蜀山,当他来到妖月湖时,原本血红的双眼,微微清明了一分,可是很快再次被赤红所取代。

“剑痴——,滚出来受死!”

一声怒喝直震得整个蜀山都在颤抖。

“大胆!”

人未至,声先到。紧接着就是一道剑吟声,声破苍穹势不可当。

“邪魂,你以为没有了云中天,你就真的天下无敌了么?”

“哈哈哈,就凭你?”

两人一照面,就战得天崩地裂。强烈的战斗波动瞬间就打破了妖域的封印,无数妖魔自出口蜂拥而出,可惜他们修为实在是太低,刚刚一出来就化为了齑粉。

“云哥哥?是云哥哥!”

此时在妖域娲皇殿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声,随之一道绿色身影直冲妖域门口。如今的灵儿已经接受了上古螣蛇的全部传承,一身实力也到了道源境,将速度展现到极致时,很快就来到了妖域出口,看见了这惊世一战。

“云哥哥——”

一道空灵的声音传入云歌的耳际,听见这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云歌瞬间清醒了过来,一股剧烈的痛苦在脑海中翻腾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云歌双手抱头,浑然不顾剑痴的强势攻击。身体瞬间就连中数百剑。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看上去惨不忍睹。

“为什么!”

痛苦的呐喊声传遍七界,风云变色草木含悲。

灵儿的呼唤,不止是让他清醒一瞬间,还让他觉醒了前世今生的记忆。

也许死,才是最好的结局。

既然要死,就要死得有价值。

脑海中邪魂正在与云歌的其他九个神魂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头很痛,可是心更痛!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上天,你若有眼。请将我的智慧给灵儿!

请将我的善良给邪魂!

请将我的神魂给晴儿!

请将我的气运给孤星!

为此,我愿舍弃我的肉身,舍弃我的修为,舍弃我的一切!

我愿以身化石永世镇压邪魂!”

随着他的誓愿发出之后,他彻底恢复了清明,可惜只是一瞬间,在这一瞬间他看向了灵儿,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

他的灵魂开始消散,他的智慧开始流失,他的身体开始石化。

这一刻,泰山之巅,一个红妆女子突破了道源境,可惜她没有丝毫的开心,她在流泪。

在无尽远的地方,一个中年男子扼腕叹息。

百花谷中君莫离在叹息。

三间七界中,无数人都在叹息。

“云哥哥,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

灵儿凄然一笑,继而化作原形,将自身本体极力缩小,最后达到一丈多左右时,突然缠向云歌所化的石像。

“我愿将我的所有功德所有气运回馈世间,我愿以身化石,永世镇压邪魂!”

自此三间七界再无邪魂,再无琴魔,再无螣蛇。在妖月湖边多了一座石像,几日后石像旁边多了一间茅屋,茅屋了住了几个人。

又过了一些年,围着石像盖了一座庙。传说足够的信仰之力,可以令死者复生。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