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一走进店里身后的门嘎吱一声自己关上了。本书首发自蓝色书吧www.lanseshuba.com老赵一个哆嗦问我:“老老大你关门干啥呀”

我说放屁。我才没那闲心关门呢肯定是老王关的。老王一脸严肃:“我动都没动一下。你俩明知道这儿有问题。还自欺欺人干啥这地方一进来让我感觉心惊肉跳的比半夜三更一个人在乱葬岗走着还不舒服。”

王道当了这么长时间刑警而且又练过功夫对外界感应比较敏感。所以他这么一说我和老赵也闭嘴了。

“好了把家伙都先准备好然后把灯打开。别被打个戳手不及。”王道压低声音叮嘱我俩他自己也从背后的背包里开始掏家伙了。

“家伙”是用十年以上的老桃木削成的桃木短剑紧握在右手中随时防备着可能出现的灵异阴邪之物虽然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好不好使。

我很快地拿好桃木短剑熟练地打开了整个服装店的电灯。于是整个黑暗阴森的空间立刻被灯光照得亮堂堂的那种阴冷彻骨的感觉居然是消退了不少。看来光明果然是可以减弱那些阴邪的气息。

老赵长出了一口气明显放松了不少:“呼好了。开着灯总是安全一些咱们…;…;”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头顶和四周墙壁上的电灯全部发出滋滋滋的响声再一转眼居然全部无声的熄灭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再次充满了整个店铺只有外面昏黄的路灯透过玻璃橱窗**来很微弱的光亮隐约可以看到彼此脸上的错愕和惊恐。

不过王道毕竟是天天刀口舔血的刑警心理素质了得。立刻沉稳了下来。耸了耸肩:“看起来躲在暗中的鬼东西已经和咱们开战了啊。纯爷们可不能怂啊而且咱们可是有昆仑玉附身的嘛。”说着他拉了拉脖子上戴着的玉石我和老赵也各有一个。

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有了要面对灵异事件的心理准备等到事情真的发生时也没有太过惊慌。我又尝试着拨弄了几下点灯的总开关确实没有什么卵用。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切断了这个店铺里所有的电源。

“秦老弟王老弟牛角粉准备好了啊时不时地撒上一些。”王道左手伸进腰间的小口袋里面抓了一把灰扑扑的粉末然后随手朝前方一个扇形区域撒了出去接着打开了一支手电筒朝前走去。

这牛角粉可不是单纯的用牛角磨成是用老黄牛的角加上牛尾的毛发。再混合牛眼泪磨成。据说是可以勾勒出鬼物的形态来让其一直能被人的肉眼看见因为牛角粉一旦沾染到阴气很重的鬼物身上不会脱落所以鬼物无法再隐匿了。叉状妖亡。

我和老赵自然也是拿出了手电筒然后一边走一边朝着四周撒粉末以防那可怖的厉鬼已经潜伏到了我们四周却还不知道。

老赵一边撒嘴里还一边嘟囔:“显影之尘显示敌方隐形单位…;…;可惜不能买眼不然的话不用怎么浪费了。”

我听得一阵无语。尼玛这家伙当这是在玩dota游戏呢

三个人顺利地从门口走到了试衣间的区域在店铺最深处有一排约莫七八个用厚重的粗帆布围起来的小隔间。越是靠近试衣间的区域越是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温度在降低好像是那里堆积着寒冷的冰块一样。

我指了指其中的一个试衣间示意老赵和王道这是那天晚上我不小心那啥了鬼物的地方。之前白天来这里看不出什么端倪这深夜来此又随身带着这么多的辟邪之物肯定会有所斩获了吧

想到这儿我觉得心里一阵紧张激动。对于鬼这种东西哪个人不是既恐惧又好奇呢

三个人彼此使了个眼色然后对着眼前的这个试衣间全方位地撒牛角粉可是撒了个遍依然没有什么诡异之物显化出形体来。四周空空荡荡一片死寂。

“走进去看看。”王道说着用手中的桃木剑把这个试衣间的布帘子挑了起来一马当先地钻了进去。我和老赵也跟着挤了进去这个试衣间里面站了三个男人显得有些拥挤都差点儿要贴在一起了。

“日!老赵你踩我脚了。”我低声怒道。

“对不起对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老赵这家伙小心翼翼地道歉然后努力地扭动着身子想朝旁边挪动一段距离。哪里知道可能是不小心脚拌着脚了整个人重心不稳惊呼一声居然直接朝着旁边摔了下去。

这一下事发突然我和王道都没有来得及拉他一把老赵整个人一下把隔断试衣间的厚重帆布帘给荡开了人也刷的滚到了隔壁的那个试衣间里去还发出一声痛呼。看来是摔得不轻。

这时候我也顾不得压抑的气氛和保持安静了当即大喊一声老赵你怎么了顺手使劲儿掀起了隔断试衣间的厚重帆布帘子一闪身也到了隔壁的试衣间里去。

可是怪事发生了!

当我一跨进隔壁的试衣间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老赵的身影。这奇了!刚才老赵明明是摔进这里的才几秒钟的功夫咋会不见了呢难道这家伙自己从试衣间里钻了出去

于是我又撩开试衣间的“门”也是一块厚重的帆布帘用手电筒朝着外面照射也没有老赵的影子。只照射到一些随处摆放着的躶体塑料模特和一个个让人有些心悸的衣服架子。

“老赵你他娘的躲哪儿去了”我既惊又怕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但是四周一片死寂无声没有任何的回应。

不行得找王道问问。他是干刑警的无论各方面都比我们这种普通人强得多。想到这儿我又一掀帘子钻了回去。再钻回之前的试衣间的那一瞬间我心里还在奇怪呢老赵摔进了隔壁这个试衣间里王道咋没跟过来呢…;…;

可当我重新钻回去的站在这个试衣间里的时候我才惊恐地发现王道居然也不见了!!!

草!这是故意玩我呢!

我心里一下火了。有些歇斯底里地吼到:“王道尼玛你跑哪儿去了有没有点组织纪律咱们三个人一起进来怎么能自己随便乱跑!王道老赵…;…;”

喊了几声四周依然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儿回响。像是一座冰冷的坟墓。很明显此时此刻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另外的活人的气息。只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面老赵和王道两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试衣间之中!

算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各种辟邪灵物好像一个针对鬼物的移动武器库一样但哪里还敢独自留在这阴森恐怖的试衣间里面

赶紧一把掀开了布帘子钻了出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用手电筒光芒四处照射寻找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的身影。同时疯狂地朝着四周撒牛角粉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鬼东西躲藏在我身边弄走了老赵和王道…;…;

在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感觉滴答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天花板上滴落到我头上了。冰凉冰凉的好像是水滴一样。

我下意识地伸手往头顶上一摸觉得有种黏糊糊的感觉手缩回来在手电筒的光亮下一看。鲜红一片赫然是一手的血!!!

惊恐地抬头手中电筒朝上面一照看到天花板上晕开了一圈鲜红色好像有血从天花板墙壁内部渗透出来了一样!然后还往下滴落滴答滴答滴在我面前光滑的地板上…;…;你可以搜“篮-色-书-吧”,就可以看到后面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