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老司机出处抽搐

十二枚光明圣石流转,这些在古老诗篇中意蕴着传奇与希望的石子儿正在渐渐失去光彩,到了最后,它们竟然完全融入了双翼天使的体内。

混乱之都的某一处制高点,突然又有一道极致璀璨的光芒乍现,如流星般划破阴沉的天空,直射入天使体内。

那道神圣光辉下,隐隐约约显露出一张残破的魔法卷轴。

“莫斯提玛角斗场,一直是梵蒂冈安插在混乱之都中的一枚棋子吗?”

“我早已预知,混乱之都中近些年愈发不安分,除了那位还保持着人类贵族身份的莫斯提玛掌权人外,这片黑色土地上没有人会选择背叛。”

有流亡者暗道不好,他们曾经位列大陆高层海洋,知道一些关于神圣之光的古老传闻,据记载,完整的神圣之光魔法阵甚至可以演变为一个小世界,让天界的神祇短暂的降临这个大陆。

如果传言属实,没有黑色城堡庇护的混乱之都,后果将不堪设想。

“最后一战到来了,此役之后,再无黑暗。”

永歌牧师长面露狂热之色,仰视着天穹之巅,羽翼如云,这对羽翼张开之后几乎遮掩住了半边苍穹,难以置信,那位天使竟然隐隐流露出了一丝生机。

这就是西南光明势力的底蕴和自信,也是他们敢于不借助梵蒂冈光明总教会力量,便扬言要覆灭混乱之都的勇气来源。

黑色城堡崩塌,其中一位恶魔生灵被突兀出现的天使灭杀,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永歌牧师长真是对那位在塔斯汀王国中运筹帷幄的红衣主教斯诺克佩服的五体投地,即使是他曾经待呆在梵蒂冈的那段辉煌岁月,也没见过任何一位神职人员有这样卓绝的远见。

“为了荣耀,杀!”

天穹顶上,那位虚影天使宛如活过来了一般,微笑俯瞰着脚下的杀伐。

堕落街道王者不存,罪恶者与残存的流亡者们稍加抵抗后便化为一地尸骨,鲜血如小河般流淌在光明骑士的战马蹄下。

那一条存在了无数时代的街道,此时竟然鸦雀无声,天空之上,圣光的照耀下隐隐有几只黑点在盘旋,那是秃鹫,它们回到了这片进食场。

金发骑士长托斯枪尖染成了一片血红,堕落街道中至少有三位以上的流亡者在他的斗气下化为冰冷尸体,而且,这位杀神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仿佛杀戮对他而言根本微不足道,刚从堕落街道中纵马而出,便宛如一柄利刃般冲入了第二条街道。

“杀!”

天使之翼骑士团的大骑士长,那位秘印骑士周身散发着莫测的气息,一枪挑碎了一位罪恶者的胸膛,他在冷笑,嘲笑这片曾经让他忌惮不已的土地。

混乱之都已经没有了昔日那份让人只敢站在远处眺望的威严,游离在虚空中的亡魂都成为了光明天使降临的养分,底蕴尽失,尽管亡魂体内蕴含的大部分力量都被蒂尔吸收,但这也无伤大雅。

而且,即使仲裁者蒂尔手中那本《光明启示录》是赝品,也蕴含着极端恐怖的神秘力量,加上在吟游诗人口中如同神话般的神圣之光魔法阵的支持,混乱之都在辉煌年代养成的一丝规则已经完全被破坏,这也意味着,只要和黑暗有染的人类,实力都会因此下降。

远方,迷途街道的天空上,两道倩影对峙而立。

“卡麦尔家族天才人物,我给你一个机会。”

蓝月手中的长剑如瀚海般泛起层层涟漪,配合那张冷傲的面庞,气质如寒冰般让人难以接近。

“引导所谓的混乱之都吧,用你王者的威严,击败光明。”

一剑挥斥而出,这股斗气仿佛冻结了整个世界,蓝月一击即退,离去的背影在让妖姬神色愈发凝重,血色长鞭上的卡麦尔家族铭文闪烁,冰冷斗气瞬间消散。

她别无选择。

一道矫健的身影冲入了战场中央!

“迷途妖姬出手了!”

“王者尚存,混乱之都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数道气息强悍的黑影从角落中冲天而起,他们一直在等待这个反击的机会。

“轰!”

黑炎爆裂,一朵幽暗的黑色火焰之花在虚空中绽放,四溢飞溅的硕大火流星让几位胸前纹饰着荣耀的光明骑士来不及躲闪,刹那间成为了一地灰烬。

“杀,杀出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

这是一位流亡法师,紫色双瞳中有两枚魔法烙印,手中那根扭曲的宛如指头般的法杖更是让他添出一丝神秘。

“制裁之力,永不退缩!”

永歌牧师长沧桑的面庞上浮现出愤怒他无法接受这些罪恶之人的挑战,身上的牧师教袍散发出一股和谐力量,乳白色的圣光笼罩了四野。

“天使之翼骑士团,全军冲杀!”

“天使之怒骑士团,全军冲杀!”

两大光明骑士团白茫茫如云朵般向前迈进,铁蹄所踏之地,多出一抹血色。

“想不到啊,我们混乱之都最后需要一位女人的守护。”

断臂骑士胸前的荆棘之花在燃烧,一股毁灭性的力量从他残缺的身体中绽放。

“明知不敌,那又如何,伙计,如果我死了,请将我葬在梵蒂冈的光明圣山下。”

“说实话,这真的有点困难。”

流亡法师无奈的笑了笑,代表着黑暗贵族的血色之眼在他的法袍上占据了一席之地,此时,这枚在史册中享有唾骂的诡异瞳孔也隐隐黯淡下来。

“作为法师,你介不介意暂时成为我的扈从。”

“当然不会。”

两道渺小的身影加入了战场。

风在吼,马在啸,死者在嚎叫。

战场中央忽然有一具具亡灵骷髅站立而起,眼眶中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仿佛赋予了他们不灭的生机,在光明骑士团的冲杀下屹立坚守。

“五重阶级的亡灵骷髅,混乱之都有亡灵魔导士存在吗?”

永歌牧师长喃喃低语,一连串急促而又恢弘的咒文盘旋在虚空,接着化为一道道神圣流光,从四面八方将那些亡灵生物包围了起来,圣炎在被包围的领域中燃烧,更有天使虚影在圣炎中翩翩起舞,亡灵骷髅在这种纯粹的光明力量下脆弱不堪,化为最原始的魔法元素,消散于地面。

来自米歇尔大教堂的金发骑士长托斯在罪恶者中如入无人之境,左冲右突,制裁长枪上沾染了无尽鲜血,本身就拥有七重阶级的恐怖实力,再加上使用米歇尔之怒这种传说中,由神祇传承下来的古老斗气,他的实力已经不是普通的流亡者可以媲美的了。

直到他遇见了一位断臂骑士。

“燃炎的荆棘之花,我想我知道你是谁。”

“自然,我叫罪恶之人。”

断臂骑士微笑,道:“托斯?”

托斯微微动容,惆怅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如此年轻,而我,已经感觉有点累了。”

“对啊,岁月长河不会因为你我二人便断流,对了,那些兄弟们呢,还好吗。”

“死了。”

金发骑士张托斯瞳孔中燃烧出一股怒火,双拳之上青筋如巨蛇般盘旋。

断臂骑士一怔,语气低沉如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是谁干的。”

“帕米尔平原上的一个大家族,你明白的,那个家族需要纯粹魔法之晶,只有禁忌之地才有。”

托斯瞳孔中有泪光闪烁,长枪之上,一片血色,他陡然间恢复了冰冷的杀伐之气,突然对断臂骑士说道:“来吧,最后一战,正如紫金币的双面,光明与黑暗,终究不能共存。”

断臂骑士点点头。

“轰!”

两股恐怖之极的气息相遇,迸发出的威势让围绕在四周的人为之变色,无论是光明骑士还是罪恶者,他们难以想象七重阶级的光明骑士长竟然会在如今衰败不堪的混乱之都遇到能与之抗衡的对手。

几乎同一时间,混乱之都中的流亡者都找到了与之对应的对手,魔法之光照耀天地,斗气纵横遍布了百里颓坯城墙。

在杀戮夹缝中寻求生存的流亡者比谁都要清楚,虽然表面上只有西南地域的光明势力出手发动圣战,但天知道那道空间魔法阵之后,有多少脉古老势力在虎视眈眈。

永歌牧师长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位比他还有老迈的流亡法师,一抹凝重之色正在面庞上蔓延。

“血色之眼,你是黑暗议会的人。”

“现在不是了。”

这是当初那个要将李来福做成祭品摆在黑色城堡面前,接着再插上几株香祷告的亡灵法师...

他凝视着永歌牧师长和他身后的百人牧师团,忽然笑了笑,道:“我一人,比你们一群人的脑袋加起来还要厚重。”

“秘银脑袋,愚昧到长枪都捅不进去。”

“不是愚昧,是睿智。”

一黑暗,一光明,两股极端的魔法之光在战场中央绽放,永歌牧师长身百人牧师团很明显不明白什么叫做仁慈,数百人的吟唱声震荡了天穹,让光明圣炎重新在这个世界点燃。

“亡灵天灾!”

枯骨翻腾,如海洋般潮起潮落,白色的死亡海洋将圣炎完全阻拦在了这位流亡法师身外,可怕,能够得到血色之眼荣耀的流亡者果然无法用九重阶级揣摩,他竟然凭借一人之力硬撼了永歌牧师团。

“杀!”

狂战士血斧如圆环般飞舞,快速清扫着战场,但旋即又被一群光明骑士包围,鲜血飞溅,他尽管不畏死亡,却无力回天。

混乱之都太不齐心了,即使到了现在,依然有不少流亡者不肯出手,他们在等待一个逃离此地的时机,相较于曾经在战场上厮杀的热血年代,他们更喜欢安逸的生活。

天穹之上,迷途妖姬满脸沉寂,她注视着状若狮王的半贤者亚希,一抹强烈的不安在心底蔓延。

“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人。”

“我,还有十二位禁忌骑士,以及一些连我都不知道有没有过来的怪物,混乱之都可不仅仅是光明教廷的心病啊。”

亚希微笑,褶皱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叹惋之色。

“曾经无比辉煌的黑色圣地啊,可惜,真可惜,对了,你们呢,还有几个大家伙没站出来?”

妖姬娇躯一震,遥望远方。

“一人。”

亚希冷笑,道:“那一人估计永远不会回来了。”

“会的,至少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他会回来。”

因某些外力原因,本文停更,小阳休息几日,新书随时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