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对于自已刚才乱认亲戚这件事,问心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只有关系亲近了她才有机会好下手。

昊天对这种硬贴上来的狗皮膏药很无语,懒得再去理会她,准备继续躺下睡觉。

问心见这小屁孩又要不理自己了,又向他身边蹭了蹭,让自己离他更近了些,挨着他坐了下来。

“哥哥,这个给你吃。”问心摊开一只白皙的小手,小手上放着一颗巧克力,这是警察局的阿姨买给她,她特意留下来哄昊天小朋友的。

昊天就当没听见,根本没有理睬她。

“哥哥,这个给你吃。”问心又往前递了递,清澈的大眼睛里是满满的真诚,就好像自己有了好东西第一时间拿出来给好朋友分享一样。

“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你哥哥!”昊天用力打开她的手,一把将她推开,因为他的力气太大,问心再一次摔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撞到树干上才停了下来。

看着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的问心,昊天冷酷的想着:这下肯定要哭了吧,终于可以摆脱她了!就她这样一个小屁孩,有什么资格来同情他?现在就让她知道什么人是不能招惹!这样傻呼呼的凑上来,难道是觉得自己很善良?真是可笑!’

只是他没有察觉到,今天自己情绪上起伏,比以往十年加起来还要多,在他不经意间问心已经靠得他很近了。

院长刚好带着其他小孩子找了过来了,看到地上的小姑娘,院长即关心又心疼的问道:“问心,你没事吧?怎么摔倒了?疼不疼,有没有受伤?”

昊天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心里阴恻恻的想着:现在应该要告状了?这小屁孩绝对会向院长告状的。

问心被树干撞的整个人都痛得蜷缩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见院长带着人来了寻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扁着小嘴儿,皱着眉头,眼睛里包着泪水,十分可怜的看着大家。

就在昊天以为她要哭着向大家告状的时候,问心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身上的花裙子,软萌萌的对院长一边忍着痛,一边笑眯眯道:“院长妈妈,是我不小心崴到脚自己摔倒的,可惜给哥哥的巧克力被我弄脏了。”

问心又向昊天靠了过去,昊天在她靠近的前一秒起身离开,现在的他就像一头危险的野兽,拒绝这世上任何美好的事物靠近。

爱心孤儿院的规模不算小,差不多二百来个孩子,大部分是弃婴,有很大一部分有先天疾病,根本不会有人来领养这些孩子,让这里的孩子们都格外的早熟懂事。对于他们来讲,能吃饱,有个遮风挡雨睡觉的地方,已经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了。

直到晚上用餐的时候,昊天都没有出现,问心看着空出来的位子有些出神,心里暗道:这小屁孩真难搞,现在为躲开自己都开始绝食了。你以为想躲能躲得开吗?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小屁孩给我等着!

孤儿院每天在食堂吃饭的孩子太多了,没有谁会去注意那个孩子来或是没来吃饭,过了吃饭的时间点就只能自己饿肚子。

晚饭后,问心小心翼翼地端着她悄悄留下来的两个小馒头走了出来,顺着月光找到了在树下坐着的昊天。他仍旧是一副生人勿近冷酷的模样,在夜色下一张半毁的脸显得格外的恐怖可憎,好似恶魔一般。

“哥哥,这个给你吃。”问心将自己手中两个小馒头递给昊天。

昊天低头看了一眼站在他眼前软糯糯的小屁孩,就她手上的两个小馒头根本不够吃,不过这一次她知道学乖了,知道要和他保持安全距离了。

问心见他还是不想搭理自己,用一双大眼睛一脸关切的对他说道:“哥哥,不吃饭会饿肚子的哦。”

昊天想了想,觉得为了这么个小屁孩,让自己饿肚子太不值得了,伸手拿过馒头大口的吃起来,一眨眼就吃了个精光。

问心被他狼吞虎咽的吃相惊呆了,心里暗暗好笑:这就是个从小缺爱既别扭又骄傲的小屁孩,明明很饿还要装,再有下次看饿不死你!

“哥哥,这个也给你吃。”天机将下午那颗巧克力拿了出来,放在手里递给了昊天,虽然糖衣上有些脏了不过里面的巧克力还是很干净的。

昊天看了看拿了过来,撕掉糖纸将巧克力放在嘴里,这是他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甜甜的他很喜欢这个味道,丝丝滑滑的钻进了他心里。

“哥哥,好吃吗?这是之前警察局的阿姨给我买的,我一直没舍得吃。我那里还有几颗,如果哥哥喜欢我都拿来给哥哥,好不好?”

‘没舍得吃,却给他吃了?真的还是假的?’昊天也想知道,便对问心点了点头。

“哥哥,你等等我,我这就去给你拿。”说完‘哒哒哒’的跑了,留给他一个小小的背影。

昊天看着她跑远的背影不自觉放软了表情,不一会又听到‘哒哒哒’的声音向着自己跑来,看着手上抱了一大堆吃食的小屁孩,昊天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幅度。

“哥哥,这些都是之前警察局的叔叔阿姨买给我的,现在全都给你。”问心将自己手里的东西全部放到了昊天手里,对他甜甜的笑道。

昊天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果然看到了一小包巧克力和其它饼干糖果什么的,正准备打开全吃掉。问心却拉住了他的手,这次他没有再打掉她的手,只是奇怪的看着她。

“哥哥,晚上不能吃太多甜的东西,会坏掉牙齿的。”说完,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小嘴,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昊天没理她,抱着东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哥哥,明天早上记得要来吃早饭哦!我等你哟!”问心在背后冲着他软绵绵的喊道。

回到自己住的房间,问心想到这小魔头就头大,这才十岁就这样难搞,要是再大一点可怎么办?小小年纪就愤世嫉俗想要毁灭世界,要是自己不能把他搞定,等他二十年后成为黑白通吃最厉害的家伙,然后用生化武器摧毁一切,那就真玩大发了。

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今天为了接近这小魔头,问心也是够拼了,现在她是真的太累了,毕竟这个身体只有三岁半,还是先睡觉其它事明天再考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