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申奥大使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阿桃是最讨厌人触碰的。她反应灵敏,可将玉管当成朋友,自然不会时时刻刻警惕。目下察觉这玉管紧紧抱着自己,当下立刻挣脱出来,拧眉道:“你莫要太过分了!”

玉管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阿桃,未想到这媚竹仿佛对她无用。

他看着阿桃看自己时厌恶的眼神,忙对她说:“阿桃姑娘,我很早之前便喜欢你了,我知道自己不如庭和上仙那般尊贵,可我对你是真心的,阿桃姑娘……”他说着上前,要去碰她的手。

阿桃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音色冷冷道:“你我并非初识,我的性子你应该有些了解的。我对你无意,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与我无关,反倒会令我生出几分厌恶来。今日之后,我们便不再是朋友,你也莫要再纠缠。你知道我一向喜欢动手多过于说话的。”

这会儿尚且对他说上这番话,不过是因为他们也算是朋友。可她的性子一向如此,冷淡果断,断得干干净净。

玉管翕了翕唇:“阿桃姑娘,你、你可是因为我曾被人侮辱过,所以才……”

阿桃见他眼眶泛泪,心下仍是未有多少同情,只冷淡的说:“你之前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这玉管昔日遭遇过什么,于阿桃而言并不算什么。他法力弱被人欺负了,如她当初势单力薄时被夷山群妖打败一样,并没有什么的。

玉管却不信,无奈的笑笑说:“你肯定是在意的,所以才会选择像上仙那样的男子,倘若我也如他那般……”

“你永远都不会如他。”阿桃说道,“我选择他,只是因为我喜欢他。”

芍药他们离得并不远,听到阿桃这边有动静,三人自是都过来了。瞧见那玉管泪眼婆娑的模样,又看到阿桃冷淡决绝的样子,便猜想到大抵是玉管向阿桃示东京申奥大使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被拒,毕竟玉管仰慕阿桃,几人都是知晓的。

那兰华便赶紧走到玉管的身边,说:“明日还要继续历练,还是早些休息吧,不管什么事情,等历练结束了再说。”

他去拉玉管,却见他倔强的站在原地,怎么都不肯走,他生拉硬拽,才将他拉过去。

夜昙与芍药对视一眼,芍药想了想,过去同阿桃说:“你也莫要太放在心上,你生得优秀,慕你的男子多也是正常的……”

阿桃见那玉管走了便好,她困得厉害,也不与芍药多说,自顾自重新去休息了。芍药知道她的性子,冷淡的很,今晚发生的事情,那玉管怕是要难受的彻夜难眠,可于阿桃而言,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见她心大要睡了,芍药也放心了,随夜昙一道去休息。

阿桃靠在树干上,面前的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光跳跃,有一个身影覆了下来,伸出一只手,将倒在地上的水囊拾了起来。

水囊的塞子未塞好,泰半的水都流了出来,从里面倒出两片尖端是红色的竹叶来。

是媚竹。

庭和摩挲这手中的竹叶,侧目看阿桃睡得安逸,半点事情都没有。他精通古籍,自然识得这媚竹的用途,当下便过去,轻轻唤她:“阿桃。”

阿桃睁眼瞧见上仙,见他手里提着几块东京申奥大使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肉饼,昨日她刚尝过,味道十分不错,便伸手要去拿。

往昔上仙自是事事都依着她,且这肉饼本是给她送过来的。这会儿却是稍稍抬了抬手,将阿桃的手避开,说:“你方才说,你……什么我?”

白日那烤肉早已吃完,阿桃等着他给她送吃食来,这会儿不给她吃,便也不说话,又伸手去要。

庭和的手又提了提,温和的说:“你再说一遍,我给你。”

阿桃却也聪明,见庭和不给她,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冲着他笑了笑,见他也低头看自己,便赶紧伸手,一下子从他手里将那几块肉饼抢了过来。

庭和为人正直,这些小手段,岂是她的对手?见她仿佛根本没有上心,仿佛是饿极了,只快速的将这油纸包打开,拿起一块酱香肉饼。

庭和的眼神暗了暗,亦不在说话。

阿桃闻着这肉饼的香味儿要吃,见上仙不说话,才瞧了他一眼。望着他的脸,一时倒是不急着吃了,只开口轻轻的说:“遇见你之前,我不通世俗,不知情,现在多少了解一些,都是你教我的。你既愿意耐心教我,我也愿意与你相处,生出感情,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不知道这些之前,只晓得自己喜欢与他待在一块儿,眼下仿佛有些知晓了,自是明白自己为何喜欢与他待在一块儿了。

而他从始至终都是授教之人,应当早知道这些道理才是。

庭和静静的立着,凉风轻轻拂过,一下一下吹着他的宽大衣摆。他凝望着她,扬起唇角笑了笑,眉目间满是柔色。他看了她许久,待她吃完三个肉饼了,才坐到她的身边去,摊开手,将手中的竹叶给她看:“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阿桃正在吃第四个,听上仙说:“此乃媚竹,三界唯有空桑山才有,不慎食用之人,会短时间内丧失心智,意乱情迷。这是从那水囊你倒出来的,你食用了那水,可有什么不适?”

阿桃并未任何的反应。

庭和蹙起眉头,按理说,这媚竹对神仙也有效,她乃小小桃妖,应当很快有反应了才是。这是见她双目清明,胃口也极好,的确不像是被迷失心智的模样。

庭和叮嘱道:“玉管之事,等历练结束自会有个了解,接下来的这几日,你小心一些。”那菊妖要染指他的妻,他自是不能善罢甘休的。可此事得历练结束之后才能处理。

他啰嗦的叮嘱了一番,又问阿桃今日发生的事情,知晓他们遇上了岭岭兽,便说,“此兽凶猛,若是遇上,切记不可硬碰硬。”

阿桃咬了一口肉饼,转过头看上仙:“的确有些凶猛,不过也不算太厉害,我一拳便将它给打跑了。”

阿桃在夷山遇到过不少的妖,厉害的狐妖狼妖多得是,这岭岭兽也不过如此。

庭和一愣。这岭岭兽原是这空桑山女帝的坐骑,乃是上古凶兽,极难驯服,后被空桑山女帝驯服,甘为坐骑,却也独独在她面前乖巧些,其他仙人概不给面子。空桑山满是奇花异草,灵气极盛,可这万年来都不曾有仙人在此建府邸,也不过是因为此山有岭岭兽坐镇,可见其凶猛程度。

……庭和觉得,阿桃他们今日遇见的可能是假的岭岭兽。

继续说:“左右你当心一些。”

阿桃将将吃完肉饼,听上仙在耳畔细细叮嘱,便将双手伸了过去,胡乱抹上仙的胸膛,低头看裆寻找:“让我瞧瞧,上仙除了肉饼,可还带了别的吃食来?”

她伸进来乱摸,庭和耳根泛红,俊朗的面上却是染着笑意,只摁着她的手道:“明日还要早起,莫要胡闹了。今晚吃了肉饼也够了,明早起来我会替你准备好白日的粮食,你且先睡吧。”

毕竟等历练结束,便是他们正式成亲之日了。

阿桃也不逗他,随意将上仙被扒开的衣衫一拢,打了个哈欠说:“……好。”她本困得厉害,以往白日都是要午睡了,历练期间,白日可是一直在走,极少休息。

她靠着树干睡觉,庭和看着她,变出一件披风来,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林间静谧,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脸,许久才说了一句:“阿桃,我很欢喜。”

·

次日阿桃醒来,打开玉葫芦,果真见里面塞了满满当当的粮食,皆是她喜欢吃的荤食,都是昨夜上仙熬夜烤的。

至于那兰华,瞧见阿桃便过去问她:“昨夜你误食了媚竹,可有不适之处?”昨夜他安抚玉管,意外从他口中得知此事,可那时阿桃已经休息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过来问一问。

却见阿桃面色红润,体力充沛,并无半点不适的样子。兰华喃喃的说:“这倒是奇了……”

“兰华师兄,你在和阿桃说什么啊?”芍药也将圆圆的脸凑了过来。

兰华只好笑笑打马虎眼:“没什么。”

此事既已过去,总不好将这事情又闹大一些,芍药最是护着阿桃,若是晓得昨日玉管不单单是向阿桃表白,更是用了那下三滥的手段,怕是这一路也走不顺畅了。他可知晓,这九霄阁新弟子历练,最主要考验的并非弟子们的修为,而是团体意识。这事自然是别让芍药知道为好。

兰华不说,阿桃也没放在心上,更不会主动和芍药提的。

而玉管,昨晚发生那种事情,今日自是不敢出现在阿桃的面前,只远远的跟在后面。

这一路上尤为安静,唯有夜昙时不时与芍药斗斗嘴。

等几人路过一条河时,在河对面,看到了昨日刚见到过的岭岭兽。夜昙昨日是吃了亏的,当下将芍药护在身后,秀气的脸立刻严肃了起来:“大家小心!”

见那岭岭兽似是在河边蛰伏已久,怕是昨日吃了亏,今日特意前来复仇的。夜昙知道他不是这岭岭兽的对手,可昨日阿桃一拳打跑了它,心里也没有那么害怕了。虽不是由他亲自护着芍药,可有阿桃在,是绝对不会让芍药出事的,只要芍药没事好。

岭岭兽虽似牛形,个头却还是要比一般的牛大上许多,身上的虎纹看上去更是威风凛凛,甚是霸气凶猛。

几人都屏住了呼吸,观察这猛兽的举止,阿桃也紧紧盯着它。

岭岭兽从河对面跳了过来,夜昙欲出手,却见这岭岭兽略过自己,直接朝着阿桃奔去。

速度极快,气势汹汹,拔山倒树而来。

芍药赶紧道:“阿桃小……”

“小心”二字还未说完,却见这凶猛的野兽静静站在阿桃的跟前,见阿桃挥拳要打,也不过下意识的将脑袋往后躲了躲,仿佛很怕阿桃的样子,却十分的机灵。

然后将嘴里叼着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阿桃面前的地上。

咦?

几个颜色鲜艳个头饱满的果子从荷叶中滚落出来,原来这凶兽嘴里叼着的荷叶,里面竟包了好些个果子。

·

晌午休息时,芍药从夜昙背着的包袱中拿出一个果子来吃,这果子远比这两日夜昙他们寻到的要大些,可芍药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心的问兰华:“这……真的能吃吗?”

适才原以为那岭岭兽是因昨日之事,要找他们寻仇的,未料那么大块头的凶兽,竟乖乖巧巧的,献宝似的将这些果子放到阿桃的面前。之后更是没有做出任何要伤害他们的举止来。

这凶兽既然不伤他们,他们自然是继续前行的,只是它却紧跟不舍的跟在阿桃的身后,阿桃不理它,它便跑到前面,替他们扫除一切的障碍……

兰华微笑点头:“放心,这些果子像棠梨,却远比棠梨个大味甜,也爽口些,可以吃的。”

芍药嗯嗯点头,转过头见阿桃坐在树枝上。

阿桃正吃着果子,那岭岭兽便蹲在树下看着她,后蹄蹲在地上,前蹄自然垂下置于胸口,嘴里发出悠闲安逸的声音,小声对夜昙说:“这凶兽……好像一条狗啊。”

兰华听到了笑笑,说:“岭岭兽原是这空桑山女帝的坐骑,万年来没有主人,估计是昨日阿桃降服了它,今日便认阿桃当主人了。”

芍药晓得阿桃厉害的,可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阿桃她潇洒惯了,哪里会愿意让这么个凶兽跟着呢?

虽说这是凶兽似是被阿桃降服了,可终究是上古凶兽,起初几人也不敢掉以轻心,可之后,却见着凶兽极乖的给阿桃觅食,连带着其余几人也沾了光。再说这凶兽乃是空桑山的镇山之兽,他威风凛凛的在前面走,哪里还有其他兽类敢来骚扰?

一路上,畅通无阻,直接出了山。

待几人拿到九霄阁出阁历练顺利通过的牌子时,心下仍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竟是新弟子中,结束历练最早的一组。

走出了空桑山,几人便要回九霄阁,而那岭岭兽,却依旧对阿桃紧跟不舍,一副要与她回家的样子。阿桃见它乖巧,待它自是不像初见时那般凶残,可瞧着这庞然大物,也是不愿它跟着自己的。

倒是芍药,对着凶兽改变了看法,劝阿桃说:“我看它,挺乖的呢,要不……你让它跟着你吧?”

阿桃蹙了蹙眉,她若如以前那般独住倒也无妨,可家里有个小的,自是不好养这么大的凶兽,说:“太大了。”

岭岭兽唔了一声,之后金光一闪,身体顷刻间变小了一些,如野猪般大小。

阿桃一愣,明白了它的意思,继续说:“还是太大了。”

岭岭兽又将自己变小了一些,到了最后,变成了一只小奶狗的大小模样,踩着四个短短小蹄子围着阿桃转圈,连那素来胆小的芍药都直呼可。

几人这才回九霄阁。

九霄阁自是早早收到了消息,阿桃进去时,庭和便出来迎她,手边还牵着那小桃鸡。

桃宝几日未见着娘亲甚是想念,当下扑了过去,抱着娘亲的手臂蹭啊蹭,待看到娘亲身后跟着的一只小狗大的小兽时,才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惊呼道:“啊呀,好可的小牛啊。”

阿桃见他喜欢,便摸着脑袋,难得慈母般对他说:“嗯,将它带回来,桃宝每日下学便能去放牛。”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