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无遮瑕版漫画免费

放弃这件帝具?

总归得尝试一下啊。

隐没在黑暗里的脸孔微微摇晃,魔力透过门向身体之外传输,周围的温度逐渐升高,先是一点黄色的尖芒,然后在一瞬间扩展为巨大的火球,带着尖啸的破空声和惊人的热浪,在一刹那间——

投掷而下——

突兀出现的荧黄色火球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庞大的体积让人毫不怀疑它的攻击性,危险种似乎感受到了这磅礴的压力,虽然身体卡在泥土中行动受限,但它还是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

它将自己的一条节肢挥起,在挡住自己脸部要害的同时,还将另一条节肢狠狠向火球砍去,试图将这火球劈成两半。

火球快速袭进,却在接触到节肢的瞬间炸裂开来,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威力强大,仅仅令黝黑色的节肢更加深沉后,就如同泡沫一样消失不见了。

这确实仅仅是个泡沫而已。

紧跟在巨大火球后的苏白并不介意这种欺诈的手段,他只是用了一些魔力虚构出一个空心的火球,如果真的想把整个火球实体化,把他吸干还差不多。

从始至终,他的目标只有帝具。

至于这只危险种,抱歉,他可没有什么打生打死的想法。

在危险种做出抵挡行为之际,他的手臂提前向这只危险种狠狠劈下,瘦小的身体化成一道模糊的影子快速突进,于响彻整个森林的巨响爆鸣之前,苏白已经跨越了这百米的距离,来到了危险种节肢的上空。

跳跃。

没有任何着力点,任何人类想必都不能在空中做出这样的动作,借助无形之手。成功托住自己下落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人类自古以来就想要飞行的梦想。

身体在半空中做出极其柔软的动作,少年的身影藏匿在火球爆裂以后形成的大量灰尘之下,在重力的帮助下自然地落到黝黑节肢上,手指触碰。

拿到了。

没有去看手中的帝具长什么样子,身体下意识地快速跳起,遮蔽天空的黑影压下,之后是愤怒与狂暴的尖叫,呼啸的声浪刮起一团团的树叶,遮蔽了整个天空,树叶们旋转、飘舞,连带着之前的灰尘一起从空中飘下,随后是再次飙高的声浪,所有的灰尘和树叶都被吹到远方消失不见,隐藏着的苏白暴露出黑色的身影,衣服在空中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将注意力集中在娜杰塔他们身上的危险种,并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用这么快的速度来到自己旁边。

几百年前有人能够做到,但这些年的沉睡让它忘记了很多东西,这熟悉的一幕让它重新点燃了怒火。产生怒火,有丢失帝具的原因,但大部分还是因为弱小人类的挑衅,虫子的头脑并不算聪明,可这种戏弄的手段却在它的理解范围之内,做出的应对也十分合理。

这是一次成功的反击,让隐藏着的苏白露出了身形,接下来就应该是正面对抗了。

然而苏白并没有和它打架的想法,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只危险种会不会流窜到边城,毕竟巴鲁特斯族一族现在都在边城里,而这只危险种在单纯的实力上已经能够比得上一位臣具使了,这巨大的身躯,哪怕是一次普通的翻滚,都能引起一场规模庞大的地震。

不过...

苏白蹙起了眉头,看着眼前诡异的变化,即便他想要解决这只危险种,恐怕也不太可能了。

如果将这只危险种比喻成在大海里抱着木板残存的落水者,那么那件帝具就是那块木板,在苏白将其夺走后,这位落水者便坠入了深海之中。

这个过程并没有那么快,所以危险种刚刚还能够反击一波,可在这反击之后,便有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危险种向地下沉去,像是铁链互相摩擦的难听刺耳声从地底下响起,周围的地面开始陷落,这座森林在今天迎来了第二次灾难,无数的树木向森林中心倒去,填满了蜿蜒的沟壑,仿佛在膜拜什么东西。

这力量很强大,至少不是这只危险种可以抵抗的,苏白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从这股拉扯的巨力下逃脱。

无论是什么生物,都对自由渴望吧?

危险种的几条节肢都开始疯狂的挥舞,树木、黄土,都被抛上高空,大地已经被烟尘弥漫,只能听到巨大的尖啸和重物从高空落地以后的闷响。

这一幕,已经能够称得上恐怖了,所以森林外正在赶往中心的冒险者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没有用。

虫子的头部在一点点下沉,疯狂的举动没有降低丝毫下降的速度,以至于刚刚那番大动静看起来倒像是...垂死挣扎。

那尖啸也只是哀嚎罢了。

夺走的帝具是否是那块木板,苏白并不是很确定,他只是觉得这是个合理的猜测而已,或许这只危险种出现的时间有限制,否则娜杰塔队长他们应该也不会如此盲目地对付这种敌人吧?

危险种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在帝具的面前,它们连成为配角的资格都没有。可超级危险种却不同,能够抵抗帝具使的它们绝对不在少数,就算几百年前那位伟大的皇帝屠杀了一波,可这几百年的休养生息,足够这些危险种卷土重来了吧?

他隐隐觉得,那股力量,或许就是未来这几百年超级危险种并不多见的原因。

这场连战斗都称不上的行动,有些虎头蛇尾的感觉,苏白也并没有将它从地底里刨出,然后动手的打算,他并不是热血少年番的主角,利益以及生存才是作为世界过客的唯一要求,这只危险种的血肉价值对于脊柱上的武器来说有些意义,可苏白目前对于这把武器的需求感还不是太高。

也没有探秘的打算。

这或许是什么阴谋,什么宝藏,但是带不走的也只能烂在这个世界里,苏白的实力也远远不到能够挑战世界上所有人的地步。

所以,该走了。

危险种似乎认命了,没有继续挣扎,仅仅在脑袋埋进土壤时,虫眼盯着南方,连那弱小的人类,哦,称呼蝼蚁更加合适的生物也没有多看上一眼。

那是帝都的方向。

阴影退散,帝具的光芒敛去。

既然这场战斗不需要继续,那他自然也仅仅将此当成凑了个热闹而已。而断后的娜杰塔和几位队长则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不得不下达了收拾现场的命令。

这次的情况,会汇报给将军大人的。

他们齐齐叹了口气。

而远离了森林,苏白摩挲着手中刚刚得到的帝具,内心浮起一片思绪。

是出去冒险,还是顺着军队的扩张,向帝国将军那一职位发出挑战?无上的权力能够给予他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财富,包括帝具在内。

他需要好好想想。

这个冬季,还很漫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