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之本能觉醒

文学楼手机阅读,

后海酒吧遍地是出了名的,主题、宴会、酒廊沿湖分布比比皆是,适应人群也不尽相同。(M.wenxue6.com)

静吧亦是如此,它很少会成为年轻人的首选之地。到这里小坐的多是一些上了年纪或是性子安静的人,点上一杯烈酒、利口、又或是色泽艳丽的红酒,安静的听上一首喜欢的歌,享受片刻安宁。

这样的人群自然不会做出寻常酒吧里的嘶喊和尖叫,不过随着歌曲结束,店中气氛倒是热烈起来,掌声不断,末了还有两位成熟少妇趁着送花,狠狠拥抱了许默一下。

“真不害臊!”

从温馨的记忆里回过神,望着台上两个衣着暴露又热情的女人,孙丽忍不住轻啐了一口,目光转向许默时却换上一脸的惋惜,嘀咕着:“哎,歌唱的这么好,怎么就做人贩子了呢?白瞎这么好看的脸啦!”

孙丽随意而发的一句轻叹,声音不大,却让旁边那个脸上有痣的男人一阵茫然。

“是啊,自己怎么就混成如今这个样子!”

男人再次望着孙丽青涩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可一想到远在家乡的妹妹还满心等待他能邮寄学费回去,便不再犹豫,凑上前又“苦心”劝道:“小姑娘,我觉得你天生就适合吃明星这碗饭,不进娱乐圈实在太可惜,你再考虑考虑。”

“哦,不用了。”再次被纠缠,吓得孙丽几次想推门跑掉。可门外太黑,下着雨,街上也没什么行人,还远不如窝在店中安全,何况她那把新买的吉他还在许默手里。

孙丽那副小小的不舍却被男人误会,还以为她被说动心,劲头更是十足,滔滔不绝起来。

“我们公司培养出不少明星,影视、音乐各方面”男人口才不错,夸夸其谈,正说到兴头时却忽然发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横在自己面前,挡住视线。

“来,让一让。”

男人本能推了下对方,准备继续话题,却发丝毫没用,这才转而看向对方。发现打断自己之人竟然又是许默,男人气血顿时不顺,只是没待他发泄,许默就将手机举到他面前,开口道:“你自己走,还是我帮你?”

“我凭什么走”男人顺嘴反驳,接下来的话却在看清许默手机上的号码时戛然而止。

男人脸色变幻频繁,他实在想不通哪里出了错,后海这片地界他还是第一次“干活”,按理说不该有人认识他,除非曾经被他骗过,可搜刮了所有记忆,对许默根本没有任何印象。

可他见不得警察!

“报警了不起啊,有病!”男人硬气的反驳,不过却没给许默拨通电话的机会,更不顾外面大雨,很快调头出了静吧。

男人这一走倒是让孙丽一时没能转过弯,望了望男人离去的背影,又瞧了瞧许默,迷糊道:“你和他不是一伙的?”

将吉他递还孙丽道,许默本想道句谢谢,可听到她的话,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岔气,翻眼道:“你从哪看出我和他是一伙的!”

“我”孙丽不傻,只是心直口快,此刻反应过来知道说错话,脸色也紧接着绯红起来,道:“谢谢!”

“不谢。”许默也不与其计较,不过才要离开就被人叫住。不是孙丽,而是在她之前喊出声的宋东业,匆匆来到许默近前。

“哥们,这首歌是你写的?”

宋东业表现的很热情,连生气都忘记,看的出是真心喜欢这首《老街》。不过许默可不了解这些,不明情况下,既未点头也未否认。但看在宋东业眼中却变成另一回事,八成能确认《老街》的原创性,于是便道出自己喊住对方的目的,希望对方加入他们的小圈子,“兄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做音乐。”

“没兴趣!”许默拒绝干脆。

宋东业昂着头,正准备自我介绍,却忽的一呆,瞳孔里满是诧异,“你说啥?”

许默只好又重复一遍,“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呃。”宋东业有半分钟的茫然,根本不知该如何接话。本以为凭借几人的名气可以轻松说服许默,不想对方连个介绍的机会都没给他。可他又不想如此就放弃,实在是他太喜欢这首《老街》,真心希望许默能加入他们,但是谁让他嘴笨呢,没等他想好如何说服许默,对方已经推门出了酒吧。

望着许默离去,宋东业多少有些遗憾,一点没注意这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孙丽跟在许默身后也悄悄走出酒吧。

街上暴雨渐小,细雨却始终持续着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走出酒吧的许默选了最近一家门前搭有雨檐的小店跑过去,等候有出租车经过。正当他扑扫着沾身的雨水时,却发现孙丽忽然跑过来与他挤身同一个雨檐下。

许默先是一愣,接着见对方为保护木吉他还有小半身暴露在屋檐外,渐渐被雨水打湿,许默便轻轻挪挪身子,给孙丽多了些避雨的空间。

许默的动作不大,孙丽却看得清楚,接受好意的同时心中对许默感官也提高不少,身子缓缓向内侧挪了挪,终于不用再被雨水吹淋着。

又一辆出租越过,许默招收却没停下,孙丽这才开口,“那个,刚刚谢谢你。”孙丽不好意思主要是因为刚刚将许默当成了人贩,结果却是对方帮她赶走那个骗子。

终于有经过的出租车停下,许默对孙丽淡淡一笑,道:“不用谢,你先吧!”

“不用,不用。”孙丽已经见识了这里打车的艰难,很想上车回宾馆,却不好意思抢许默的顺序。

许默上车后,孙丽瞪着大眼睛,很想开口问问能不能拼个车,可一个女生的身份让她根本不好意思开口。

“用不用送你一程?”许默在副驾驶位子上做好,关门,系上安全带,片刻,又打开车门。

“这”孙丽有一丝犹豫,可这里打车实在太难,又冷,只好求助似的说道:“那电影学院,顺路吗?”

“上来吧,刚好顺路。”说完,许默下车将吉他帮着放入后厢,又返回车上。

一路无话,路滑,车子行驶的不快,不过距离倒是不远,所以车子很快就到达两人同样暂住的棉花胡同。

两人同时下车,只相互道了句再见便错向跑开。良久,跑出很远的孙丽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驻足,回身,望着许默在雨中消失的方向,有点遗憾:她忘记问他的名字!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