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男友从身体里拔出去

第九十章

见林白面露难色,黑风微微一笑,“不过是血脉中的一些神通罢了,不值一提。”他一直都用这样的手段来威胁一些不愿意加入自己的修士,为了防止自己的底牌被摸光,这些修士都表示会考虑跟随他去炼狱。

实际上,如果不是真的后继无人,黑风怎么也不会选择外人来填补这个名额!

林白倒是没有听说过还有人有这样的神通,不过修士之多,会有一些不知名的神通也十分合理。

陆苍南这次却没有保持沉默,也许是伴随着林白重生以来,越来越多的事情变得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同,陆苍南面色高冷,目光却变得有些锐利,“拥有这种神通的无外乎是天眼一族与九尾妖狐那一脉。”

听到这话,黑风再也不能保持自己的神秘,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张口就说出这些神通的继承之处,这两个种族均为上古种族,若非家族有所记载,加上黑风在突破元婴期的时候刚好觉醒了这样的神通,他自己都以为家族的历史是唬人的。

“据上古记载,这两个种族早就湮灭在时光之中,现如今的修士凭着自己修炼出来的神通,或堪破他人的伪装,或能隐约感知他人信息,不可能将别人的底子摸得这般清楚。”陆苍南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却是话锋一转,“想必黑风城主觉醒的乃是天眼一族的神通——鬼哭眼,也难怪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摸清我们两人的底细,以这么稀薄的血脉觉醒的鬼哭眼,难为你需要采补才能够维持住现在的修为。”

一般来说,如此稀薄的血脉根本不可能觉醒天赋神通,尤其是一些种族特有的神通,更是需要有血脉浓度的支持,除非某些弟子天赋出众,突破了血脉不足的限制,但是这样的修士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轻则修为倒退,重则阳寿缩短。而明知道自己血脉不足,还要频繁使用自己的天赋神通,无疑是加重了自身的问题。

黑风城主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不甘心自己觉醒的天赋神通就此埋没,以采补女子的元阴和修为来维持自己的修为,这种有违天和的修炼方式才能够维持住他的地位和修为,但随着他使用的天赋神通的次数越多,采补之法就有些不够用了。

这也是为什么,黑风明明有元婴期的修为,却看起来极为的阴沉,脸色尤其不健康。因此他更是看中这一次的炼狱,当年建造炼狱的种族里也有天眼一族!他想要借次机会找到弥补自己血脉不足的方式。

陆苍南一言道破黑风内心最深的秘密,他的瞳孔剧烈的一缩,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想来道友也是同道中人了,不知道道友是哪家的后人?”黑风以为陆苍南也是和他有一样情况的人,否则怎么会对上古种族知道的如此清楚呢!

陆苍南对此沉默不语,只是言语中有些疲惫,“在下并不想多说,城主,此行在下一定竭尽全力!”

“陆苍南,没想到你居然隐藏的这般深!”林白面露诧异,脸色阴沉的看着陆苍南,“枉费我一路把你当做至交好友,你却仍对我讳莫如深,你把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谊置于何地!”

“我……小白,我也是……”陆苍南面色疲惫,“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天赋神通,但只靠我自己修炼已经无法维持,如今修为倒退至金丹后期,恐怕后期还会继续掉落,现在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摆在我眼前,我不能够放弃!”

说到后来,陆苍南的眼神已经逐渐变得坚定!

林白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陆苍南,一阵沉默,四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静默,林白终于开口,“最后一次!我帮你最后一次!这次炼狱之行后,我与你再无瓜葛!”

说完,林白不等陆苍那说话,也不看他一眼,“黑风,你带路吧!我一定尽我所能,进入炼狱后帮你寻觅弥补血脉之法。”

黑风面露惊喜,这两个人中,林白来历最为简单,修为却在近几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进阶,若说没有奇遇,他是不相信的,再者还有陆苍南,这个神秘的上古后裔的血脉,黑风只简单的知道他的名字和容貌,却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

他的天赋神通不限制修为和种族,陆苍南是第一个他遇到的看不透的修士!能够得到他们两个人的帮助就再好不过了,剩下的在城主府的那些修士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如此甚好,我马上就派人把两位道友的朋友们接过来。”黑风掏出一个传音符,当着两人的面简单的吩咐了几句,随后摆了摆手,“两位道友请跟我来。”

他一边说话,一边拎起了旁边只剩下一口气的雨儿,动作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往日的那些柔情似水都化成了泡影。

林白立刻紧随其后,面上还带着恼怒,只留下陆苍南在原地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张了张嘴,最后只叹了一口气,不近不远的跟在几人后边。

在黑风眼里,这两个人恐怕是要分道扬镳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