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儿斗鱼8秒百度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种安静并且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对白让朴智妍和郑秀妍两人都沉浸其中,或许不再是为了陈朔,也不再是为了所谓的爱恨,两个普通的女人,相互间倾诉着自己的感情故事,仅此而已。

唯美,不凄凉,很平淡,却充满甜蜜忧伤。

很可惜,两个故事的男主角都是同一个人。

所以很悲伤,很凄凉。

郑秀妍撇过头,望向窗外洒进来的碎落阳光,嘴角微微上扬,不知在想什么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之间变得很开心,回过头对朴智妍说道:“总之,我们的故事都很好,如果里面的男主角是两个人的话,那就是完美。”

朴智妍点了点头。

“我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就像陈朔以前说过的那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虽然他不是基督徒,但古人总结的经验还是要听的,天意如此,我输的也不冤枉,只是以后到底会怎么样,你有准备吗?”

朴智妍吐了吐舌头,说道:“要什么准备,大不了我养他呗。”

郑秀妍笑道:“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输。”

郑秀妍起身,把搁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披在身上,微笑道:“谢谢你的咖啡,也谢谢你的故事。”

朴智妍同样起身,认真的对郑秀妍说道:“我也很感谢你的故事。”

郑秀妍疑惑的问道:“不是应该感觉到被挑衅后的气恼吗?”

朴智妍摇了摇头,回答道:“你让我知道了陈朔真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郑秀妍沉默。低头看向那个黑sè的小盒子,里面摆着一份承诺,陈朔给朴智妍的承诺,此刻她的心很平静。异常般的平静,婚礼的祝福显然说不出口,那样实在太过违心,那么索xìng就不说,冲朴智妍毫无理由的微笑后,大步离开。

朴智妍坐会原位,拿起盒子细细打量,目光无比的柔和,良久,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小声说道:“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女人。可能是因为陈朔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那年她成长了许多,但不管怎样,如今她错过了。我没有。”

说完,打开盒子,把那枚戒指从新戴在手指上,迎着夕阳,熠熠生辉。

“真美。”朴智妍握紧了拳头。

郑秀妍在训练室独自一人随着音乐进行着高强度的舞蹈练习,就算已经jīng疲力尽却不肯停歇,最终,整个人失去支撑倒在地上。

弯曲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感觉肺就要炸开。但却无比的舒畅,最后止不住的笑了出来,混杂着汗和泪流进嘴中,尝遍了心酸。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首尔向往常一样繁华如初,但从街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许多巡jǐng和频繁响起的jǐng铃,告知着很多人现在并不是特别太平。

所有人的忍耐都到了极限,鬼斧和野狗的混战已经到了最**,野心家们希望他们能拼个你死我活,更多人则希望这两个混蛋一起死掉。

鬼斧和野狗最终面对着面开始了决战。

陈朔捂着腹部那恐怖的伤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中的斧头颤抖着,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撕裂成了破布,一道道伤口遍布在上面,分外血腥。

野狗望着陈朔,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你还能站着?”

陈朔没有回答。

野狗那张狰狞的脸忽然释然一笑,说道:“我是站不住了。”

说完,庞大的身躯便瘫倒在了地上,血水顺着他的后背浸湿了大地,陈朔扔掉斧头,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我总得等你先倒下才行。”

野狗说道:“你还没赢。”
王瑞儿斗鱼8秒百度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陈朔笑了笑:“我也还没输。”

野狗说道:“很多年前我在欧洲见过你,那时你好像刚杀了中东的那位佣兵荣登黑榜,我也在那个交易所,站在远处,想着终有一天我能等你长大,然后来杀了你。”

“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迎来了机会,我很欣慰,你的一切都很和我的胃口,手段,力度,等等一切,除了宙斯,你是最让我感到活着有意义的对手,能杀了你,是我的荣幸。”

“我要结婚了。”陈朔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野狗一愣,也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恭喜。”

“同喜。”陈朔笑道:“所以,我的未婚妻还在等着我,还有一个女人同样在等着我,我必须得比你晚死,我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会有自己的儿女,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太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完成,我怎么能死?”

野狗长叹,说道:“那看来今天我得死了。”

陈朔笑道:“走好。”

“我死了还有宙斯,宙斯死了还有后继者,但我们这种人的路就是一往直前,后退一步就是死,鬼斧,我在地狱等着你。”

野狗气绝。

陈朔闭上了眼睛。

人们再次找到陈朔时是在第二天的清晨,无数的jǐng车停在山脚,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原地待命,不远处一群胸口戴着黑玉的男人神sè匆匆的冲上了山顶,安妮站在一旁,看着那具尸体,还有一个正在大笑的男人。

大笑,狂笑,笑到伤口崩裂,嘴角流出血水却依然在笑。

鬼斧,黑榜第二。

史上最年轻的黑榜第二,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法登上王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sè的小盒子,拿出里面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戴上,陈朔虚弱的冲安妮说道:“扶我起来。”

安妮走上前,说道:“恭喜。”

陈朔摆了摆手,说道:“祝我结婚快乐吧。”

大幕落下。

陈朔躺在床上,身旁的私人护理师正在为他的伤口换药。安妮端着手机放在他的耳边,陈朔正在和朴智妍通话。

“从国外回来了?”

陈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的虚弱,微笑道:“快了,再过一星期就能回来。婚礼的事情我这边的人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你说的没错,结婚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

“这话说的不对。”朴智妍说道:“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是和你结婚。”

陈朔苦笑:“我很抱歉。”

朴智妍在电话那头微笑道:“就算是为了弥补,也希望陈会长能在百忙之中好好的筹备婚礼,虽然我穿婚纱确实不太好看,但你可不能嫌弃我。”

陈朔笑道:“我怎么敢嫌弃?”

“说的很在理。”

当郑秀妍再一次看到陈朔时,他的胳膊上还固定着石膏,地点还是那间属于他们两个的小窝,那里的装修全部出自郑秀妍的手。以前郑秀妍梦想这会是她和陈朔的婚房。如今全部成为了泡沫。

看着陈朔固定着石膏的右手。郑秀妍问道:“怎么,又去打架了?”

陈朔点了点头。

“输了还是赢了?”

陈朔说道:“我这个人不爱打架,但是我从来没输过。”

郑秀妍点了点头:“那就好。”

随即便问道:“什么时候结婚?”

陈朔回到:“下个月的十号。”

“是个好rì子。”

“确实是。”

郑秀妍觉得沉默终归不是个办法。她想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没有陈朔的生活,于是微笑着问道:“怎么突然就想起来找我了?”

陈朔挠了挠头,说道:“就是突然之间有点想你,于是就想见你,见了又想抱你,抱了就想吻,吻了就想着回到过去,想多了,自然就要付诸行动。”

郑秀妍说道:“不要这样。”

陈朔无奈道:“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这样。”

“你要结婚了。”

“所以是最后一次。”

郑秀妍觉得自己又被伤了一次。

陈朔说道:“秀妍。以后很多事情我没办法帮你挡着拦着,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终归有一天。”陈朔还想说下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开不了口,那些话,不适合陈朔,也不适合现在的郑秀妍王瑞儿斗鱼8秒百度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脆弱的就好像泡沫一般的郑秀妍。

陈朔上前,用完好的那只手把郑秀妍搂紧了怀里,郑秀妍很顺从,前所未有的顺从,却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还是未来无数可能当中的第一次。

总之,他们抱了很久。

“我很爱你。”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因为混杂着男女共同的声音。

“能不结婚吗?”郑秀妍的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

“我也很爱她。”陈朔歉意的说道。

郑秀妍抿了抿嘴唇,说道:“如果很久之前我们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说几句话,是不是很多事情就会有一些转机?”

陈朔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郑秀妍洒脱一笑,说道:“我也不是特别的难过,只是觉得原本一直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长出两条腿自己跑了,原本那些恨你的事情突然之间也就恨不起来了,到底怪谁,我也不知道了。”

陈朔说道:“怪我。”

“确实怪你。”

郑秀妍想要离开陈朔的怀抱,却被阻止:“再让我抱会。”

“我也想再被你抱会,以后再也不能了,陈朔,真的不能了。”

“我不是什么好人,秀妍,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就好像现在,只要我想,你别想走,就让我孩子气下去吧,反正我一直对不起你和智妍,反正死了以后一定会下地狱,那就下吧,我只是想让自己活得没遗憾。”

郑秀妍抬头看向陈朔,说道:“去结婚,然后幸福。”

陈朔很认真的说道:“没有你,幸福只有一半。”

“别逼我好么。”

陈朔吻住了郑秀妍。

“现在不是说我有多么多么的爱你,秀妍其实爱什么的实在有点过于宏观。秀妍,不是爱与被爱,而是我现在离不开你,不是把你留在我身边。也不是能奢望每天就这么抱着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这样抱着你抱一整天。”

郑秀妍感受着唇角的余温,摇了摇头:“太晚了。”

陈朔语气坚定:“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那我算什么?”

陈朔没回答郑秀妍的问题,反问道:“还恨吗?”

郑秀妍一愣,随即沉默不语。

“还爱吗?”

依然沉默。

陈朔欣然笑道:“不恨了,还爱着,对不对?”

郑秀妍依然沉默。

又过了很长时间,郑秀妍问道:“不恨了。还爱着。那你有多爱?”

陈朔笑的很坏。也说的很认真:“有多爱?如果可以,我想把你摁床上cāo上三天三夜。”

“郑秀妍,我想上你。很想,非常想,如果可以现在就想,我他妈自从回到首尔以后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你的身子,我想你的嘴唇,想你的舌头,想你的胸,想你的屁股,他妈的白天想,晚上想。老子白天意yín,晚上意yín,就想着上你,上死你。”

粗鄙不堪的话语,甚至让人厌恶,但就是这些话,是陈朔的肺腑之言。

郑秀妍不再沉默,抬起手便要扇陈朔耳光。

扬着的手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陈朔很舒服的说道:“这话是不是已经直白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郑秀妍冷笑:“确实是。”

陈朔说道:“但都是真心话。”

郑秀妍说道:“听出来了。”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郑秀妍望着陈朔,说道:“去结婚,然后我做你的女人。”

陈朔点了点头:“结婚,然后我做你的男人。”

郑秀妍犹豫了会,说道:“我见过智妍。”

“我知道。”

“我们还互相聊了很多,我和你的,她和你的。”

“所以我才爱她。”

郑秀妍上前搂住陈朔的胳膊,踮起脚尖对着陈朔的耳朵呵气:“我想看看,你能不能上我上够三天三夜。”

“我还想试试在上面是什么样的感觉。”

陈朔单手抱起郑秀妍,往卧室走去。

事实证明陈朔无法连续奋战三天三夜,因为短短几小时后郑秀妍便已经瘫软在陈朔的身上,就像她说的那样,整场战斗郑秀妍都骑在陈朔身上,耗光了力气,喊哑了嗓子,最后沉沉睡去。

散落的长发披在光滑如丝绸的背上,陈朔的手轻抚在上面,从后颈到大腿,再从大腿到腰,乐此不疲。

望着酣睡中的郑秀妍,陈朔微笑,这样多好,多么美好。

婚礼出奇的顺利和甜蜜,男方的家人却有点出奇的少,丁蕊到场了,陈美酒也到了场,李戬,苏牧,金千羽,十七,相对于女方,陈朔这边的亲人确实有些少。

以后要面对的事情还有很多,陈家的事情并没有完,美季集团的权利纠葛依然扑朔迷离,但陈朔不怕,他现在手里握着世界,不久的将来他会离开韩国,去到更大更危险的舞台,一切的一切,刚刚开始。

但在此之前,让我们的新郎好好的享受甜蜜的新婚之夜。

朴智妍把自己裹在被窝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坐在床边凝视她的陈朔,很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身子,小心的问道:“要不你先进被窝里面来?”

陈朔笑道:“你穿那么多衣服,我进去干什么?”

朴智妍俏脸一红,辩解道:“胡说,我只穿了睡衣。”

“睡衣里面呢?”

“没.....没穿。”

陈朔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见陈朔如此无赖,朴智妍气急败坏道:“陈朔你无耻。”

陈朔钻进了被窝,顺利的把朴智妍剥成了羊羔,拥入怀中,彼此感受着火热的身体,朴智妍有些醉眼迷离。

“智妍,以后是要当孩子他妈的人了哦。”

朴智妍恶狠狠的说道:“那你总得先让我把儿子怀上再说吧?”

陈朔欣慰道:“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雨水交融,娇妻如此,陈朔自然得无比温柔,**之后,朴智妍微微喘气,抬头望着陈朔道:“陈朔,以后我们真的就是每天都一起生活了吧?”

陈朔在朴智妍的翘臀上轻轻一捏,惹的朴智妍一阵白眼,而陈朔却浑然不觉,说道:“朴智妍,你该给我换个称呼了。”

朴智妍很不自在的问道:“那该叫什么?”

陈朔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叫老公。”

“叫老公不习惯。”

“不习惯也得习惯。”

“得儿子出生了再换。”

“不行,明显我吃亏。”

“那你想怎么样?”

“再来一次。”

朴智妍刚想发问再来一次是什么意思,嘴巴却已经被陈朔堵住,那份异样的感觉再次袭来,于是她闭上了眼睛,继续幸福。

幸福到底是什么,如果非要找个定位,那么就会有千万种定位,陈朔也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会如何,但是他很想继续这么想去,用自己的双手奋斗,来让他的两个女人和亲人能一直幸福。

酣醉之际指间有烟,大号之际手中有纸,这就是最寻常的幸福,陈朔会为了这些最寻常的幸福奋斗。

因为他们都是人,都会难过,会伤心,但是在此之后,就是幸福。

陈朔这辈子都没有好好的幸福过,但千辛万苦总算是活下来了,如果可以,陈朔望着郑秀妍,笑道:“如果可以,能不能一直牵着我的手?”

如果可以,陈朔望着怀里已经熟睡的朴智妍,微笑道:“如果可以,这辈子就对我撒娇好不好?”

如果可以,就这样让他们一直幸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