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灿烈郑秀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此时往城外而去的不单单是书院学子,还有不少城中的附庸风雅的人,陆海与温芝华披风之下穿的恰好又是秀才服装,跟在队伍之内一点也不显眼。

一路出了城,往南行了数里,终于在山林之间见到了书院的轮廓,此时路上的文人雅士更多了,远远超出了一般雅集的规模。

陆海混在队伍中听到一些议论,其中一个正是造成今天的雅集这般隆重的主要原因。

原来是负责在黄沙书院挑选jīng英入天下书院进修的使者已经先一步来到书院了,这段时间都会在黄沙书院观察和考验学子,来年chūn天就要带通过考核的学子回返天下书院。

而且,这次来的使者身份也颇为特殊,其人本身是天下书院之内的探花俊才,更是出自溪华神朝两大家族之一的庄家。

读书人都喜欢搞些噱头,院主当年虽然沿用了先生的九品制度,但学子们总是觉得单调,私下里议论又添加了名号。像三惊鸿三公子之流的属神话之下一品之上,为大学士,而一品中的佼佼者称为状元,其下依次是二品榜眼,三品探花,四品进士,五品秀才,六品小生,得名号者无一不是同品之中最为优秀的几人,以九为极限,但多有不足九数的,状元之才便只有三人。

这次负责黄沙书院考核的庄修贤,是天下书院七大探花之一,虽然不是名满天下,但在溪华神朝也是大有名气的人。更何况他的背后是溪华两大家族之一的庄家。

东宣神朝有三大古族,修罗族,夜叉族,巨人族。而溪华神朝有两家两派,分别是庄家,风家,九歌门和醉蝶银河。其中的风家更是先生风萧萧的本家,只是先生年少之时便被逐出家族,此事也是天下共知的。

难怪乎这么多人赶来参加这个冬至雅集。

“如此正好,热闹一些更容易摆脱追兵。”陆海心中暗道。

似乎连上天都有意助陆海一把,许是黄沙书院觉得今天来的人着实太多,便有几位教习到大门外开出考题,除了书院学子可以直接进入之外,外来者的才学必须得到几位教习的认同才能进入,如此便可挡下大批看热闹的无谓之人。

陆海的书院玉佩早已遗失在茫茫大海之中,但若论才学,陆海也自翔不输给六韬书院内的同届学子,倒是信心十足。

“陆海有幸,能见识公主才学了。”陆海低头对温芝华小声说道,不料被温芝华瞪了一眼,胳膊一阵剧痛,原是被温芝华狠狠的扭了一下。

“我看你是想看我出丑。”温芝华面带羞涩,一抹红晕如天边的暖阳。

黄沙书院大门之外确实聚集了许多人,大路上摆有数十张桌子,文房四宝一应俱全,来客可以直接使用,作品完成之后交给教习审视,过关者即可进入书院。也有教习负责下棋,弹琴等等,好不热闹。

陆海两人径直走到一张书桌之前,陆海微微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声说道:“请公主赐教。”

温芝华“呿”了一声,笑骂道:“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人呢。”

陆海微微一愣,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摸了摸鼻子,讪讪笑了两声。其实他自修炼了废字卷,武功rì渐jīng进,压在心头多年的大山彻底消失,xìng情不似以往苦闷,确实渐渐开朗了起来。

温芝华沉思片刻,提笔在纸上画起画来,陆海站立一旁暗中留意监视的目光。发现监视者已经散入了人群之中,足足有十几人那么多,其中数人还在慢慢靠近。

大概他们也觉得不能让陆海二人进入黄沙书院。但陆海灵觉神异,每当感觉到有人要靠近,便装作无意的瞧那个方向看去,一副左顾右盼看热闹的模样,却是令一众跟踪者不敢逼近。

不多时,温芝华收笔,陆海定睛一看,温芝华画了一朵大大的立体玫瑰花,非常写实,就像是一朵黑玫瑰放在纸张上一样,触目瞬间几乎疑为错觉。

“好画!”陆海由衷赞叹了一句,温芝华笑道:“陆公子准备施展什么才艺?”

陆海正yù答话,忽然又感应到数人正在迅速接近,拿起桌上的画作,拉着温芝华快步走向一个教习,那几人果然又放慢了脚步。

走到教习桌前,陆海恭敬的递上画作,说道:“晚辈陆海,这位是我朋友,温……温凤凰,这是她的画作,请允许她参与雅集。”

教习微笑着接过画作,微笑着说道:“我方才已看见这位姑娘作画,却是你来送画,还以为你要作弊呢。”

陆海连称不敢,颇觉尴尬,倒是温芝华扑哧一笑。教习仔细看画,半响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好画,姑娘可以参与雅集,陆小友,你呢?”

温芝华暗松了一口气,陆海却是眉头一皱,方才只顾着戒备,还来不及考虑展示什么才艺,忽然眼角余光瞥见教习身后挂着一副字:故城秋荒屏栏树枯荣。九个大字飘若游云,矫若惊龙,气势不凡。

“那似乎是九九迎chūn联的上联,若我能对出下联,可够资格参与雅集?”陆海说道。

九九迎chūn联是冬至后文人雅士的一种娱乐。自冬至次rì开始计算,九rì为一九,第二个九rì为二九,以此类推,数到“九九”就算“九”尽了,“九尽杨花开”,那时天就暖了。九九迎chūn联上下各九字,每字九划,每rì上下各添一划,九九之后便可成一对联迎chūn。

教习听见陆海的说话,满脸意外,惊疑不定的说道:“你能对下联?”

陆海不再说话,直接在桌子上铺开纸张,沿着桌子提笔疾书,少时便成一下联:庭前chūn幽挟草巷重茵。

“天质自然,好字!”教习双目大亮,及至读完整个下联,身体轻轻一震,似是愣住了。

“前辈,不知我可否参与雅集?前辈……”陆海一连唤了三声,这名教习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可以,可以。”

教习说完,后方便有学子上前迎陆海二人进入书院去了。

“哎呀!”陆海等人走远之后,这名教习才一声惊呼,狠狠的拍了一下脑门,连忙拿起陆海对的下联,走向其余教习,满脸激动的嚷嚷:“对出来了,庄探花的九九迎chūn联被对出来了。”

顿时引起一片哗然,大群人围了上来。

“故城秋荒屏栏树枯荣,庭前chūn幽挟草巷重茵。对得妙呀。

“字写得也妙,庄探花的字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下联的字质朴自然却丰神饱满,前者大工,后者大巧,妙啊!”

“庄探花的上联两rì前就高挂西园,黄沙书院上下皆未能对出下联,这副下联是哪位高才所对?”

“他叫……陆海。”

……

门外议论纷纷,陆海和温芝华全然不知,远远的跟着一名学子行走在书院之内。

“我怎么变成温凤凰了?俗气!”温芝华横了一眼陆海,很是不满。

“呃,莫怪,我是猛然想起秀公子写的诗,便随口一说的。”陆海的表情很无辜。

挥别昨rì苦命女,今朝已成凤凰翔;花容半现星初落,彩袖轻挥醉人墙。这是秀公子形容温芝华的诗句。

温芝华轻轻“卒”了一口,说道:“那个秀公子也不是什么正经人,你可不能学他。朴灿烈郑秀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陆海连连称是,心中暗道:“幸好这里没人听见你这话,不然我们非得被人轰出去不可。”

陆海忽然心神一动,剑眉皱起,低声对温芝华说道:“还是有三人跟了进来,须得保持jǐng戒。”

自然自然想不到是他的下联引起了sāo动,令这三人趁乱混了进来,还以为这三人也通过教习考验了呢。

小半天之后,陆海两人被带入一处丛林,林中被大雪覆盖,银装素裹,小径一旁立有石碑,上书“西园”二字。

黄沙书院的领路学子在石碑之前停下,等陆海两人走近了,才说道:“雅集就在这西园之内,两位沿着小径往前走便可看见,我还要到前门去帮忙,先行别过。”

彼此拱手作辑,那少年便往回走了。陆海也趁机往后观视,见得后方另有两名少年领着两群人走来,其中三人的目光却是躲不过陆海,陆海已得知敌人是谁了。

陆海转过身去,与温芝华一同踏上小径,不多时便到了雅集之上。

西园之外白雪皑皑,而西园中心水石潺湲,风竹相吞,炉烟方袅,草木自馨。与院外简直是两个世界。

许多名家作品被展示,其中不少都是来客携带的,也有一些是文人当场挥毫所作。

林中众人,宾主风雅,或写诗、或作画、或题石、或拨阮、或看书、或说经,极宴游之乐。

朴灿烈郑秀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陆海在六韬书院极不受欢迎,也不曾参加过这般盛大的雅集,也是大大的惊讶了一番。

“一个黄沙书院都有这般盛况,那天下书院又是何等的辉煌?书院确实胜过了古兰教。”温芝华也是轻轻叹息。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