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干奏雨102章

<!--go-->

龙宅里同时举办两场成亲之礼,蓝锦寒与早早,即墨业与云诗语,在同一天成亲。

看着两对新人都穿着大红的喜袍,南宫青云高兴得不得了,不顾紫茵这会儿挺着大肚子,他抱着紫茵转得紫茵头晕目炫。尖叫起来:“王八蛋,放手,快放手,一会儿我闺女就要被你甩出来了。”

“紫茵啊,我太高兴了,我真的太高兴了,没想到老五和老六同一天成亲啊,哈哈哈,这样,咱们那一千万白灵晶总算是保住了,哈哈哈!他们同时成亲,二哥也没有赢,哈哈哈!一千万白灵晶啊,咱们又可以给咱们的孩子买好多好多玩具,好多好多吃的啊!”

紫茵无语地看着她家逗比夫君。

十几年过去了,所有的人都成长了,成熟了,唯她家逗比夫君,仍然是十几年前的逗比样子。可是,她不正是喜欢他这逗比的样子吗?

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一直维持最初的自己呢?想到此,她不由地勾起唇角来。

婚礼,同时进行,两对新人,同时进入喜堂,上首,坐着北辰御与君灵月。北辰御与君灵月皆是一脸欣慰的笑容,十几年与宝贝女儿的分离,总算,换来了宝贝女儿与老六的幸福。

云诗语妹妹从碧缺大陆来到龙翔大陆,十几年的孤独,也终于迎来了爱人,这也是无比值得庆贺的事情。

管家站在两对新人的身侧,高兴地给他们唱礼。

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蓝公子这般反常了。遇爱者痴啊!

两对新人的成亲之礼,没有给任何人发帖子,只有龙宅里的人见证着这一刻,送上他们的祝福。

南宫看着这一幕,便微微有些替老五老六遗憾,他低声对紫茵道:“紫茵啊,你看,咱们成亲的时候,两百多桌,如今,老五老六成亲,却是这般冷清。”

紫茵却并不认同他的话,说道:“虽形式不同,幸福却是一样的。你永远都不会懂,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女人想要的,从来都只是那个最爱她的人而已,别的形式,又有什么要紧?

君不见,此刻的早早与诗语,有多么幸福!

志儿看着早早嫁给了六叔,心里微微遗憾与难过,拳头捏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最后还是释然,给予他们最真挚的祝福。他想,这世上,唯六叔这般优秀的男子,才能配得上早早吧,可以将一个人疼到骨子里,可以为了一个人挡去天劫,可以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

老五老六的成亲之礼虽然十分简单,但在他们自己的心里,却是最最幸福的。

老五即墨业等了十几年的时间,努力了十几年的时间,每天的嘘寒问暖,每日的关怀备至,终于撞开了诗语的心扉,抱得美人归。

老六蓝锦寒纠纠结结犹犹豫豫,也终于在众人的刺激下勇敢了一回,不顾一切了一回,从而得到了一生挚爱。

不会有人理解,他们对他们这场简单的成亲之礼有多少期待,又有多少感激。

成亲以后,蓝锦寒想要将守护龙翔大陆之职甩出去,想要带着早早离开这片大陆,哪怕,带着早早出去个三五年时间,避一避风头再回来也行。

他的这个想法被北辰御拒绝。

北辰御对他说:“流言蜚语,你不去听,它便自然伤不到你。”

他无奈道:“我自是不在乎,我只怕那些流言中伤了早早!”

他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情便是前段时间因为害怕孤独,因为不敢面对早早将离开他的事实,而让管家放出话去,要择良人成亲。以致于,惹了各大世家的千金。

这不,他才与早早成亲几日的时间,龙翔大陆便炸开锅了。那些千金闺秀们此刻哪里还有千金闺秀的模样,一个个翘首辱骂,骂他蓝锦寒死骗子,臭不要脸的,叔叔竟娶了自己的侄女。骂早早小狐狸精,小小年纪不学好,勾搭自己的叔叔。

虽然他与早早成亲十分低调,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几日的时间,他与早早已成亲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龙翔大陆,他好怕那些难听的话污了早早的耳,伤了早早的心。

北辰御便说他了:“早早乃我北辰御与灵儿的女儿,那点流言岂能伤得了她?你也太小看早早,太小看爱情的力量了。”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是不顾一切,是能摧毁一切的。这么点小风小浪又算得了什么呢?

事实证明,北辰御的话是对的,成亲以后,早早每日都沉浸在幸福里,那些流言蜚语,对她的生活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她尽量地不去听,就算偶尔听到,她也只是一笑置之,他们哪里会知道她有多幸福呢?

她俨然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妻子,每日窝在蓝锦寒的怀里醒来,甜笑着道一声‘夫君,早’,让蓝锦寒感动得想哭。

蓝锦寒每每这时候,便会感激大哥,不,岳父大人!

感谢他让他守护龙翔大陆,感谢他让他照顾早早。

十几年以来,在守护龙翔大陆与照顾早早的过程中,他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他坚信,只要早早不在乎那些流言,他们便可以永永远远,长长久久地幸福下去。

他每天都会亲吻着早早的额头,告诉她:“早早,我爱你!”是啊,他好爱她,她就是他的全世界啊!

他开始慢慢地明白,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年龄完全不是问题,辈份也不是问题,一切阻碍,都不是问题。

从前的那些纠纠结结,都只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枷锁而已。他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哥与大嫂从一开始就可以幸福,因为,他们从来不在乎外界的看法啊!

他想,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与早早,也会一样。

半年以后,早早有了身孕,他们夫妻二人兴奋不已。

蓝锦寒激动地又再让管家盘下了两千家铺子,继续扩大早早屋的经营。未来,他不仅要给早早最好的,还要给孩子最好的啊!

志儿,为了转移对早早的爱慕,主动要求跟着他爹越机先生学习经营之事,每日陪着他爹出入‘早早屋’,对于生意之事,他也渐渐有了心得。他发现,生意是一门深奥却又极有意思的学问。

忙碌了起来以后,有些事情果然便想得少些了。

得知早早有了身孕,北辰御与君灵月以及龙宅所有的人,都替他们高兴。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君灵月更是取出自己这些年四处收集的宝贝,将这些宝贝放在一个储物戒指里,将戒指交给早早。

他们一直笃定老六和早早会相爱,会有孩子,所以,很多孩子的东西,他们都有准备。

南宫得知早早有孕了,十分替他们高兴,更是时不时地很逗比地让蓝锦寒叫他三叔。

蓝锦寒也由一开始的暴怒,生气,不爽到后来的愉悦接受。

一个称呼罢了。

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比能拥有自己最爱的那个人更重要的呢?

都说流言止于智者,果然如此,他们不去在乎,不去听,不去想,流言自然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何况,这世上,从来不缺话题,只要有了新的话题,人们的视线便会转移。闲人们都会扑向新的话题,津津乐道,说得唾沫横飞。谁还会再去记得过去的那些旧事?

反而,他们的勇敢行为,给龙翔大陆带来了许多的正能量,让许多少男少女们无比支持,争相效仿,一个个地冲破传统的礼教,更多的人,拥有了真正的爱情与幸福。

又再过去了八个月的时间,早早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蓝锦寒给女儿起乳名为盼盼,夫妻二人将盼盼宠得跟眼珠子似的。

看着早早承受生产之痛,蓝锦寒心疼得快要窒息。此后,他便悄悄地在早早的膳食里添加了避子丹的粉沫,不让早早再生孩子,不让早早再承受那样的痛苦。

早早生下盼盼以后,云诗语,也有了身孕。

即墨业高兴得整个人都要疯了,素来沉默寡言的他,竟兴奋得逢人便嚷嚷:“我家娘子有喜了,我家娘子有喜了!”

云诗语望着自己的夫君,唇角,眸子里,皆是笑意。她伸手抚着腹部,笑着低喃:“孩子,你看你爹爹,有多爱你!”

这世上,总会有你的良人,早晚会遇到!

所有人,都幸福了!

北辰御夫妇二人又再将儿子北辰奎送到京雅夫人那里去继续学艺,再将北辰影送到了南翁散人那里去。

而他们夫妻二人,也离开了龙宅。

大陆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纵有守护神,也难以长久维系,人魔自古不两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而天道,似乎每隔千年,便会闲得蛋疼,总要弄出一些事情来,弄得天崩地裂,才肯罢休。

每到那个时候,无数的原本幸福的人,便不得不分开。陨落,轮回,魂飞魄散,令人痛苦不堪。

北辰御带着君灵月离去以后,开始茫茫长路的寻找,他们一定要找到克制天道的办法!让这世上所有幸福的人,再也不要面对分离!

有一种大爱,叫做守护,守护着自己深爱着的那些亲人、朋友,也守护着大陆之上每一个无辜之人!

-剧终-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