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的硕大还在她体内

严立新认识蔡云飞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蔡书记的脸色这么难看,看着一旁的王部长和肖秘书长长,严立新知道大事发生了,蔡书记虽然年轻,却是有名的喜怒不颜于色,就连自己第一次见蔡书记的时候,那一次书记都是一直笑呵呵的,可是这一次书记那张如同寒冰的脸色却让严立新感觉到有丝丝寒意。

自从严立新进门到现在,蔡云飞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严立新,这让他的心里有些犯怵,自己好像没有惹到蔡书记,为什么他会这样看着自己?而且看样子那么愤怒,被蔡云飞目光盯着的严立新不由的看了看一旁的肖国明,肖秘书长在市委领导里也算是一个老好人了,一般对待下面人也都是很和善的,可是这一次严立新确发现肖秘书长直接把脸别了过去,好像没看到一般,肖国明的动作让严立新的心里一寒“完蛋了,自己肯定是哪惹书记生气了。”

肖国明在严立新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肖国明不敢啊,对于这个比自己小那么多岁的书记,肖国明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此刻蔡书记的样子明显就是在压制火气,蔡书记的妹妹被人绑架了,蔡书记心里的气愤可想而知,严立新是公安局长,这个事情他是有责任的,书记要收拾严立新,自己要是去拦着,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嘛,搞不好书记还对自己有看法呢,那自己可就惨了,书记要是对自己有了看法,回头张广志收拾自己那还不跟玩一样,所以肖国明决定选择了回避,他肖国明是老好人,可是也没好到去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帮别人求情的地步,毕竟是市委常委,肖国明还是有自己的想法。

“老王啊,我问你,作为一个公安局长对滨海的公共安全问题,你有什么看法?”看着严立新的表情,蔡云飞悠悠的开口了,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冷的让严立新有些发寒。

听到书记的问候,严立新显然有些紧张,蔡云飞虽然比自己小了将近二十岁,可是蔡书记是什么人啊,蔡云飞那种身居高位的气势让严立新觉得蔡书记这话很认真,可是根据自己知道的,蔡书记这个人虽然在滨海很强势,可是他却很本分,除了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东西很多时候蔡书记是不会插手别的事情,公共安全这方面上面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中间有主管公共安全的副市长,这下面有自己这个公安局长,和蔡书记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蔡书记以前也从来没有过问过滨海的公共安全方面的问题,为什么现在会跟自己提这个事情。

“书记,我认为我们滨海的治安,其实在总体上还是好的,只是个别的方面还有些问……”严立新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就在他说完前面话的时候,蔡云飞那绷着的脸上在也蹦不住了。

“总体上是好的”蔡云飞看了眼严立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犯罪分子不但明目张胆的绑架人,而且嚣张的打着电话索要财务,这就是你严立新说的总体上好的?”蔡云飞厉声的看着严立新,猛地一拍桌子“你严立新告诉我,这滨海的公共治安到底好在哪,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

“书记、书记、我、我”严立新看到蔡云飞发火,顿时没了主意,他不明白好好的书记为什么发火,而且那个什么绑架、什么索要钱财,这些事情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书记说的是什么,蔡云飞这顿火让严立新觉得有些委屈。

“书记,您消消气”肖国明看到蔡云飞发了火内心反而安顿下来,蔡书记既然当面发了火,那就说明他对严立新还是不愿意一棒子打死的,而且还很看中,不然书记根本就没必要跟他废话,既然知道了蔡书记的心思,肖国明也就知道该如何去做了,忙站过来劝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去现场看看,严局长对事情还不清楚,我看这个事情严局长虽然有责任,可是最主要的责任还是在莲花县,我看我们还是去一趟莲花县吧,而且按照您说的,那群人就是想要十万块钱,我相信您妹妹应该没有危险的。”

“莲花县、绑架、十万块钱、责任、妹妹”听到这些话,严立新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又一下子红润起来,这莲花县的县委书记和县政法委书记可都是叶市长的人,而且莲花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夏长春这个人仗着有叶虹和史国君撑腰,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公安系统谁让相对要独立很多,可是不要忘了,史国君这个政法委书记在公安系统的发言权还是很大的,自己要动夏长春没有史国君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这样也就让夏长春这家伙更加的嚣张了,自己一直就想收拾他了,这一次可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

莲花县居然发生了绑架案,这本身没有什么,一个县几十万人,每年发生几起刑事案件本身就是正常的事情,可是现在被绑架的那个人居然是书记的妹妹,这下子事情算是闹大了,如果自己利用好这件事,那这下子夏长春就是不死也要脱成皮,看他以后还怎么敢和自己嚣张。想到这里严立新忙看着蔡云飞“书记,除了这样的事情,是我这个公安局长的失职,书记您批评的对,滨海的治安还需要加大整顿,可是书记,不是我跟您诉苦,是这个莲花县实在是有些特殊啊。”

“噢,特殊,我倒是想知道这莲花县哪点特殊了?你倒是给我说说,哼”虽然蔡云飞也知道严立新这个市局的局长这一次真的被自己给训的有点狠,可是要说冤枉却是没有半点,作为滨海的公安局长,整个滨海的公共安全都是由他来负责的,这也是他的责任,现在小初夏那边出事了,他这个公安局长多少有些领导责任,这是跑不掉的,只要他还在公安局长这个位置。

“书记,这个莲花县的政法委书记夏长春和叶市长的关系不一般,而且当初这个夏长春我本身就因为他的实力不足,不足矣担任莲花县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职位提出过反对意见,可是却被叶市长和史书记给狠狠的训了一顿,这以后整个莲花的治安,我们市局其实根本就插不上手,书记实话跟您说,那个莲花县我们市局就是想管也管不了的。”严立新此刻在赌,赌书记对自己的信任也在赌书记心中的愤怒,这个时候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完全就是等于一个小孩子在外面打完架,回来跟家长诉苦的样子,我本来可以打过那小孩,可是那小孩父母却出面帮他揍我,

“胡闹”蔡云飞瞪了一眼严立新,语气却是缓和许多“你是 市局局长,这全市的公安系统都不能管理,你这是失职。”严立新的委屈其实蔡云飞也明白,他作为一个公安局长,上面有个主管政法的政法委书记,而且又和市长不对付,这公安局又是政府管辖的部门,严立新的日子可想而知,只是妹妹赫连初夏出事让蔡云飞很是气愤,这才不论原因的臭骂了严立新一顿,不过严立新刚才的话其实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现在自己的人受了欺负,蔡云飞多少要帮他出头,严立新和那个莲花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夏长春有矛盾蔡云飞不是看不不出来,严立新想利用这个事情去打击那个夏长春。

蔡云飞最后却是装着不知道,先不说那个夏长春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不过看他作为县级公安局长居然跟自己的顶头上司严立新闹的这么僵,仗着有人给自己撑腰就不把严立新这个市公安局长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本身就不是什么聪明人,严立新这个人却是聪明人,更主要的是这个公安局长是自己的人,公安局长这个位置很重要,所以蔡云飞要帮助严立新树立起公安系统内的威信,打击这个不服从自己的夏长春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立威。

更何况赫连初夏一家居然被人绑架,绑匪还如此的嚣张,说初夏一家欠他钱,初夏家的环境蔡云飞是知道的,家里并不好,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村人,他们就算欠别人的钱恐怕也是附近人的,而且肯定都是熟人,这种情况下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听电话里面的口气,那群人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由此可知道莲花县的治安到底有多差,这个夏长春本身就是个不负责任的公安局领导,所以蔡云飞对于他也是没有什么好映像。

“收拾一下,让你的人跟我去一趟莲花县,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夏长春到底是如何治理莲花县治安的”蔡云飞说完站了起来,看着一旁的王伦和肖国明“老王、老肖我今天先去一趟莲花县,市里有什么事情老肖你记得通知我,老王组织部那边的事情你看着拿注意。”说完转身看了眼严立新“立新啊,你马上给小杨打电话,咱们准备准备去莲花县。”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028/indehtml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