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

嗯,我不搞反腐了,对姐夫说找不到这些材料,不就行了吗?这样,我就可以留在这里工作,就可以有很多很多的钱。有了钱,我就可以做其它想做的事。

至于对付吴总的好色,我可以见机行事。为了钱,我可以像唐老师一样,让他抱一抱,吻一吻,但不能让他得逞。我既要赚钱,又要保持贞操,然后找一个比姐夫更好的男生,让我妈我姐看看我的本事。哼,别一直跟我唠叨了!

对,就这么干!孙小霖有些激动地想,那,这不是对姐夫的背叛吗?不,也是对反腐斗争的不忠。管它呢,还是多为你自己想想吧。

小妖精想到这里,激动得从床上跳起来,到卫生间的镜子里去看自己的尊容。她也跟其它美女一样,有自恋情结。每当遇到懊丧或不称心的事情时,她就要去照镜子。当她一看到自己白嫩蛟美的容貌,苗条性感的身材,就重新对自己有了信心,懊恼也就烟消云散。

她看着大镜子里自己的美貌和魔鬼身材,心里想,我这貌这身就不应该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就应该有更大的出息,有更好的男朋友和更加甜蜜的爱情,过更美好的生活。真的,就凭这貌这身,我完全可以挣大钱,干大事,我干吗要在这里自讨苦吃?

等我赚了十万元钱,我就去参加美女集中营培训,然后参加模特大赛,或者参加选美比赛,要是能获得前三名,我就出名了。一出名,我就可以去当演员,做歌手,就走红。哈哈,我孙孙小霖就前途无量了。

可是这样想想,她突然定格在镜子前不动了。她又想到了一个让她害怕的问题。不对呀,你想得也太好了吧?这个姓吴的要是拍摄到你在他办公室里乱翻乱找的情景,肯定要问你翻找什么,你要是说真话,他会轻易饶恕你吗?肯定不会。他会把你当成女特务一样折磨你,甚至毁你的容。你不说真话,他也不会再相信你,怎么可能再给你这么高的工资和奖金呢?

而且他是一个大色男,你真留在他身边工作,他不得逞的话,会放过你吗?他说不定还会把你当成炫耀和交易的工具。

不行,不能这么干。小妖精意志不坚定地胡思乱想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正在这时,罗明辉又给她发来一条微信:对了,你在他办公室没有找到那两份资料,那么他就不知道你在找什么。这样,他就是拍摄到了,你也可以不承认,问你,你就说是出于好奇,随便看看。

对呀。孙小霖看后眼睛一亮,他只要不知道我在找什么,我就可以不承认。就说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豪华的办公室,很好奇,想看看里边都有些什么东西。

哦,还是姐夫比你聪明。她眼前明亮起来,心头的乌云消散了。再说,你也不能真的背叛姐夫啊。什么叫姐夫?姐夫乃你姐之丈夫也。姐姐的丈夫,就是你的,你的亲人,亲人是不能背叛的,你懂吗?

她指着镜子里自己红朴朴的脸蛋骂道,你这个傻丫头,刚才都想到哪里去了?差点鬼迷心窍。

不,是钱迷心窍!

她发现自己跟姐有点不一样,姐喜欢当官,她喜欢金钱。不知道为什么?她什么事都喜欢拿姐作比较。她的身高与姐差不多,长相各有特色,她比姐清纯一些,姐比她艳丽一点。性格也有些像,都很爽快,敢说敢做,只是姐比她成熟一些。

他给罗明辉回复说:我知道了,谢谢姐夫的指点。

这样,那天晚上,她就睡得很踏实。但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她的心还是提在嗓子口,有些紧张。她有意稍微晚一点去,去早了反正走不进办公室,也怕外面的员工再说她什么。

她一跨进公司大门,目光就往总经理办公室里瞄。他老远就看见吴总已经坐在里面了,脸色好像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但她的心还是不能落下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昂首挺胸地走进办公室,装作什么事也没有,跟昨天一样,恭恭敬敬地说:“吴总早。”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打颤。好在吴总似乎没有察觉,抬头冲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问吴总:“那个协议,我打好了,要不要打印出来?”

吴总掉头盯着她说:“暂时不用打出来,到需要时再打吧。”目光还是那样直和色,她心里更加放心了,知道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就说:“那吴总,还有什么事吗?”

“暂时没有。”吴总想了想说:“我这里文秘工作不多,你,呃。”说到这里停下来。孙小霖见他欲言又止,心又提了起来,下意识地抬头去扫视办公室的天面,看有没有探头。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发现办公室的天面上有神秘盯着她的探头,嵌在吴总办公桌左上方的吊顶里。还不只一个,有好几个呢。

啊?她差点惊叫起来。完了,我被摄进去了。她连忙把面孔转向另一面,焦急地想,我该怎么办啊?吴总可能还没有去看探头里的录像,看了就完了。

要想办法毁坏它,那怎么才能毁坏它呢?这些都是她没有想到的问题,不是专业间谍,毕竟考虑不周,掌握的知识也不多。

“孙孙小霖。”吴总突然叫她。她身子一震,脸胀红,不敢掉头去看他。只听吴总又说:“文秘工作不多,我想让你兼带着做些公关工作,你长得漂亮嘛。喂,你怎么啦?”

孙小霖这才知道自己太紧张,有些失态,就点点头说:“好的,吴总。”她镇静了一下,才掉头去看着吴总,小心翼翼地问,“那,具体让我做些什么呢?”

她上过公关课,也听说社会上说的公关,其实与大学课堂上的公关含义不一样,专指那种she情公关,定义狭窄了。

吴总笑笑说:“也没什么,只是让你参加一些活动,或者陪好朋友吃吃饭,唱唱歌,跳跳舞。”(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