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一道金色的流光划破沉寂已久的洪古苍穹,碧天之下的百族万灵,不论身在何处,哪怕身在异度空间,哪怕正在闭关苦修,都仿佛受到了召唤和引领一般,看着那抹照亮宇内的金色流光,双眸中摇曳着一团金色的火焰,那是神火不息。喜欢网就上(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姐姐,大哥哥,回到清都了,对吗?”言语之中略带着哭腔。

“应该是吧,他终究是要回去的!”又是一道尽显落寞的声音响起。

“那我们以后还能见到他吗?”哭声越发悲伤了些,以至于说话之时哽咽难抑。

“见得到的,只是再也不可以,不对,熙儿,你一定要记住,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大哥哥,即便下次见到了也要当做陌路人知不知道啊!”声音之中显得有些紧张,甚至是恐慌!

“那打个招呼,可以吗?”

“不可以,只可以问安,其他的不要多说,更不能叫大哥哥!”

“那以后可以偷偷叫大哥哥出来玩吗?”

“这个更不可以,熙儿,你给我记住,他再也不是你的大哥哥了,你从现在就给我把他忘了,你如果做不到,他会受到诋毁和伤害的,你明不明白!”

“熙儿明白,自古神魔不两立,神便是神,魔便是魔,大哥哥是神,熙儿是魔!”言语渐渐的没了悲伤,也没了生机,好似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的一般。

“熙儿,乖,我们回家,相信不久就可以看见他了!”说完龙沐儿携着熙儿向远处飞去。

在一个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一个身着帝服,两鬓微霜,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立于龙纹柱上,身旁一人凌空陪同,生得英武不凡,披坚执锐,只是没有站在龙纹柱之上。

“叶卿,你去重生台去接他回来!”中年男子古井无波的淡道。

“大帝,那重生台。。。”

“涅槃池!”中年男子随口说了句,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喏!”另一人却是心里一惊,但依旧连忙低首应答,而后迅速向天际飞去,好似赶时间一样。

在一个云层永远为血红色的地方,那是凤凰差点陨落的地方,这里本来是一片冰洋,现在却是这方宇宙最炽热的地方,即便是不死火凤来此也待不长久,因为凤凰以血为媒把炎精留在了这里,一片冰洋最后干枯成了一池浆水,这里自成禁地,只有火属性生物会来这里短暂的修炼,这里除了凤凰的伴生植物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生命。不过这里也是修为快速增长的福地,因为这里太清之气极为浓郁,涅槃池更是宝地,因为里面不仅有凤凰的神血还有十大宝药之一的凤凰火精。

此时龙杰身处涅槃池之内,周身通红,衣服和头发早已被池水燃尽,并且肤色在不断的变红,渐渐的仿若与池水一色,就连双眸亦是如此。龙杰不断的向天空飞去,可是刚刚脱离池水便好似被什么拉扯着一般又重重的跌落,如此也不知多少次了。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龙杰的模样已经看不出来了,好像所有的水分都已经被蒸发了一样除了骨头便是一层黑红色的皮肤。龙杰已经不再向空中飞去,只是静静的漂浮在涅槃池的池面上,闭着双眼,也不知是放弃了还是在等待着什么。

“距离杰帝子回归之日,也有半个月了,怎么大帝还没有昭告天下?”

“依我看,定是杰帝子这次在罪衍之地神性缺失严重,所以大帝正在为他蕴养神魂,恢复修为,所以至今都没有让杰帝子现身。”

“此言有理,你们想想啊,杰帝子最后一世才堪堪回归,恐怕神性早已消耗殆尽,修为就更不提了,大帝现在肯定都急死了。”

.......

“杰帝子是不是没有成功回归啊,若是如此,那就太好了,希望妖祖护佑我妖族!”

“这么久大帝还没有昭告天下,真希望杰帝子失败了,以雪我魔族之耻!”

.......

也不知过了多久,龙杰已经不记得了,自从他知道他的重生台是涅槃池的时候,他就再也不关注时间的问题了,因为这里的天色永远是那样,一成不变的血红,美艳而又显得骇然。

龙杰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血红色的天际,有一个黑点在不断的靠近。他笑了笑,只是看起来特别渗人。黑点终于临近,只是凌空而立,没有靠近涅槃池,龙杰笑道:“叶叔,原来接我的人是你!”

“少帝,如何了,是老臣无用,花费了将近一月才赶到,让少帝受了这些苦,少帝您先沉入池底我帮您将封印破开!”说着便拿出一块龙环佩悬于空中,不断向其汇入神性,静静地龙环佩泛起了金色的光芒,愈来愈浓烈,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一条百丈的金色龙影向涅槃池撞去,突然涅槃池水化作一头赤色凤凰迎龙而起,顿时金龙与凤凰撕扯在一起,龙杰趁此机会快速离开了涅槃池,向天际飞去,回首看了一下涅槃池便消失了。中年男子立刻收了环龙佩,也向天际飞去,徒留凤凰迎天怒吟。

“叶叔,辛苦你了,从清都赶到涅槃池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一定从未停息过,这份情,我古君记下了!”

“少帝言重了,接您是大帝吩咐的,老臣自当尽心,少帝还是快些饮下这瓶生之泉吧,您现在这副样子可回不了清都!”说着便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递给了龙杰。看着现在这般的龙杰,心里却有点心疼:真是的,也不知道大帝怎么想的,你看看少帝现在还有个神样儿吗,给那几个姑娘看见还不哭死了,就是吓到其他人也不好啊,你看看着皮肤黑的,这眼睛突地,这身子瘦的就只剩一层皮了!

龙杰接过玉瓶,一饮而尽,瞬间周身遍体透着荧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当光芒渐息之时,进入眼帘的那纯的如透明的雪一样的白皙肌肤,清浅剔透如琉璃一样的褐色眼眸,揉在一起却是令人甘心情愿堕落到地狱的迷乱。那眉眼日后纵然 是熟悉到闭上眼睛都是清晰的,也是看不够的,让人只想隔着清风明月,隔着飞花落雨细细的端详。他明明拥有如阳光般亮泽的黑发 ,如瀑披散随风而扬,浑身却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漠然,明明那双褐色的眼眸中充满笑意,笑容却很远很远,像是白雾笼罩的山,一点都不真实,精致的紫色长袍和他的皇者气质融合的完美无缺,举手投足优雅随意,犹如暗色中绽放的一朵诡异奇丽的曼陀罗。

“叶叔,我们应该回去了,他们恐怕等急了,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古君淡淡的笑了笑,便向清都飞去,在天穹之上留下一道光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