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里那点破事 小说

你们精神上的一种图腾,叫我何以为报,情何以堪

我存扣不配啊

爱香啊,十六年前你我情不自禁,肌肤相亲,我对你负责了多少你以后为什么不告诉我,对我毫无所求你把儿子养成今天这么优秀,我存扣可曾付过一点一滴的亲情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啊

阿香啊,当年你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我却找出百般理由没有及时赶到你面前,并且十几年来不见你一面,音信都没有一声你这个“哥哥”是不是一个懦夫是不是有些虚伪和无情无义你凭什么要以儿子的名字来纪念他

存扣泪水涔涔,汗流浃背。

他从石磙上站起身来,遥望北面的兴东公路。公路上有稀疏的路灯。“爱香妹妹,哪一盏路灯下面带着你的大船呢”“爱香妹妹,你此时在做什么呢你是否也在想着白天我们的见面呢如果是,你想着什么呢”

从那里的路灯往东延伸十五里,大概就是吴窑中学的位置了吧“阿香妹妹,现在已经八点半了,你是否收拾好食堂里的事情,一个人孤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你正在心里筹划着三天以后的同学聚会吗你知道我也被邀请了吗你愿意我过去吗妹妹,我这次要你跟我到盐城好吗不,是你们母子到我那儿去吧。让我做一次补偿吧。我保证会把你们安置得好好的,我有这个能力呀让我们在盐城一起过上新的生活,好吗妹妹,请答应我的请求吧”

存扣在晒场的田埂上走来走去,东张西望,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一个疯子。

他累了。他重新坐回了石磙上。他两手扶着两端的石棱,举头望天。

繁星满天。星光灿烂。

面对无边无垠的宇宙,人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微不足道,无法不产生敬畏之心。但人类的感情却是永恒的,它比宇宙更深更广,更精彩和神奇。生命是一种偶然,作为人类是多么的幸运。无论是悲苦还是快乐,它都是人性绽放的花朵,男女的情爱更是其中最美丽的奇葩。秀平,阿香,爱香,春妮其实还有一个庆芸,这几位女子,她们把生命中最初萌生的最真切的男女情爱可以喻之为元红吧献给了存扣,生生死死,忍辱负重,无怨无悔。元红如花,缀成存扣颈上的花环;元红如甘泉,滋养着存扣浮躁的灵魂;元红滴成丝路,让存扣在上面安步前行她们是上帝派到存扣身边的天使,她们是对存扣恩重如山的人,她们都是存扣的姐姐,她们也是存扣的母亲

存扣痴痴地盯着天空,他想起小时候外婆和他在院子里乘凉时,用扇柄指点着星天对他说过的话

“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

“外婆,哪颗星是我呢”

“东边那颗最亮的,闪呀闪的,像眨着眼睛的就是外婆的小乖乖存扣呀”

“那外婆,你是哪颗星呢”

“在西边呀,你看那颗不大亮的星就是的。就是外婆。”

“外婆,你为啥不大亮呢”

“外婆老了呀,就不大亮了。”

“那外婆,你会不会死呀”

“呆乖乖,人老了当然就会死的,外婆也会死的。”

盐城第三章22

2006年01月03日00:01

“那外婆死了那颗星不就没有了吗”

“哦这个呀那你说外婆是好人还是坏人”

“好人外婆是顶好顶好的人”

“你记住了,坏人死了天上那颗星就没了,好人死了那颗星会一直在天上亮着。”

“那外婆肯定一直在天上亮着”

“是的,小乖乖外婆要在天上看着你呢”

现在,存扣盯着天空,他想,上面哪几颗星是秀平,阿香,爱香,春妮,还有庆芸,还有他呢是的,他们一定都在这天上,闪闪烁烁,而且会永恒地闪烁下去。深邃的夜空其实就像一本书,所有懂得爱的人都是其中的一个名字。存扣就忽然想,我为什么不把她们几个写下来,写成一本厚厚的大书,让她们在文字的星空中成为不朽,成为永恒,成为经典呢

存扣忽然就被这个念头激动起来了。他接连打了几下打火机,由于手的颤抖,火苗儿接近烟头就熄灭了。

“该取个什么名儿呢,为这本大书”他终于点着了香烟,默默地自问道。

他凝视着烟头。烟头火红,像开放着一朵活动着的猩红的花。

“元红”“就叫元红”“对,就是元红”

存扣为自己写书的决定和书名的创意兴奋莫名,在空旷的晒场上走来走去,做这部大书的最初构思。念头太多了,记忆的闸门稍微提起一点儿,就掀起了情感的惊天狂澜。

这时候,一串手机铃声把他拉回到现实。

显示屏上,一个新鲜的号码。

“喂,您是哪位”他问道。

没有回答。

“请问您是哪位”

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说话你是谁”

存扣忽然就发起抖来,大幅度发抖。他用颤抖的嗓音再度问了一遍:

“你是谁呀”

他紧张地把手机紧贴在耳朵上,屏气凝神,整个身子都像在打着热摆子。

“是我。”良久,那边终于传来一个沉静的声音,“是我,存扣哥哥”

“刷”随着这声音,存扣的头顶上掠过一片金色的流萤,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冲东北方向而去。

好一场流星雨

四月的星空下,寥廓的麦地间,一个白衣飘飘的人影顺着河堤向东北方向急奔,狂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阿香阿香妹妹”

“阿香你说话呀”

“阿香,求求你说话呀”

满世界都是这家伙的声音。

就像发了疯病似的。

顾坚

成稿于二〇〇五年六月十九日

扬州解放桥

上一页

:tk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