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放进女人阳道动态图

冯图南暗暗咂舌,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够快了,但和莫良一比却是相形见绌,莫良竟然都天罡境两层了,这个妖孽……

吴白的手下急忙来到吴白身旁,查看吴白的情况,吴白伤的不轻,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并没有伤及根本,吴家众人不由松了口气,二公子已经惨死于凌云山脉,大公子好不容易才从胡营死里逃生,若是如今再出什么事情,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莫良对吴家众人恶狠的目光罔若未闻,呵呵笑道“现在我们两清了,带着那块源水晶,滚吧!”

“我……”吴白面容扭曲,一句粗口尚未爆出,便气的翻白眼昏死了过去。

“公子!”

冯家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暗爽,那是要多解气有多解气,这吴白活该!

而吴白的护卫此时已是睚眦欲裂,恨不得一掌拍死莫良,但隐藏在人群中的那名高手却是让他心有余悸,不敢贸然行事。

最后,他狠狠的瞪了莫良一眼,撂下一句狠话后便离开了“你等着,吴家不会放过你的!”

莫良却是漫不经心道“走好,不送!”

吴家众人带着吴白狼狈的离开,冯家众人却像是打了个大胜仗似的,一个个神情振奋。

冯图南向莫良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他知道,莫良代替自己出手教训吴白,相当于替他们冯家挡枪,吴白如今定是对莫良恨之入骨,注意力也全在莫良身上,便也暂时没空找他们冯家的麻烦了。

冯图南随后将莫良带进了内堂的一间厢房中叙谈。

冯图南笑道“凌云山脉一行,陆文远和吴白等人都险些丧命,好不狼狈,而你不仅毫发无伤,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啊,看来这些日子我真是白担心了。”

“多谢冯兄挂念了。”

“莫家那边……”冯图南欲言又止。

“莫家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回来就是处理此事的,黄家、陆家,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

冯图南深深的看了莫良一眼,他知道莫良既然敢如此说,那其必有准备,他知道莫良很少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神色期待道“那我就等着看一场好戏了!”

……

天水城南,黄家府邸。

黄府后院特意准备出来的一处精致院落里,陆文远就住在此处,只不过如今的陆文远全然没有了之前的从容和潇洒,他失去了一只眼睛,右半边脸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无奈只得整天带着半截面具示人,他仅剩的那一只眼睛中几乎时时刻刻透着凛冽的冰寒,终日黑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尤其是此时,当他听到手下汇报冯家典当行中发生的事情之后,脸色又黑了几分。

他从黄岩口中得知,上官菁和冯图南在暗地里和莫良私交甚密,而且之前他们追杀莫家的残余之时,有不少漏网之鱼被一些神秘高手救走,黄岩怀疑这些神秘高手就是上官菁和冯图南派出的。

虽然上官菁和冯图南现在都不敢公然支持莫家,但难保以后会有什么变故,为了防患于未然,陆文远想尽早将这二人除去。

但凌云山脉中接连发生的惨祸让他们陆家的强者损失惨重,如今他们陆家已是元气大伤,除了对付莫家之外,不宜再动干戈,陆文远便想借上官水和吴白之手帮他对付上官菁和冯图南这两个潜在的威胁。

但陆文远没有想到,上官水和吴白居然如此废物,竟然双双败北,这二人不但没有给上官菁和冯图南造成任何损害,反而自己惹了一身骚。

就这二人还配和自己齐名,同为卫国四大家族的公子?呸!简直是一群猪!

陆文远冷静下来后不由暗忖,不管是昨日上官客栈中发生的事情还是今日冯家典当行中发生的事情,导致上官水和吴白失败的罪魁祸首都是一个半路杀出的神秘少年。

通过手下对这二人的描述,他确定了这两个神秘少年实际上是同一个人。

这个神秘少年和上官菁、冯图南都有关系,而且他的修为乃是天罡境二层……想着这一切,陆文远突然变得心明眼亮起来。

莫非,莫非这个神秘少年是莫良!?

虽然此人的容貌和莫良相差甚远,但陆文远见过莫良在凌云山脉中的伪装,莫良的易容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他再改头换面应该也不是难事。

意识到这一点,陆文远的眼神中陡然涌现出了一抹嗜血的杀机,竟还有一丝兴奋,他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来人!”

……

另一边,莫良从冯图南那里离开后,便和邹阳一起直奔炼丹师分会而去。

他从冯图南的口中了解到,冯图南收留了大约十几名莫家的人,但他们暂时并未暴露,莫良便也没着急接这些人去沐飞霜那里,因为那样反而惹人注意。

此外,冯图南还告诉莫良,炼丹师协会的人曾私下里找过他,向他打听莫良的事情,并嘱托冯图南如若见到莫良的话,帮忙转告一声,邓会长如今就在天水城炼丹师分会等他。

莫良想了想,也是该见见这位邓会长了,且不管其它,就单凭这位邓会长放下身份,特意来天水城见他这份心意,也不能总晾着他吧。

然而,莫良和邹阳前脚刚来到天水城炼丹师分会,甚至都还未进门,一道声音便喊住了他们。

“你们给我站住!”

只见不远处以一个身穿蓝色锦衣,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为首,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走来,冤家路窄,正是上官水等人!

上官水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你竟蠢到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上官水在城中找了莫良一天,刚听说吴白在冯家典当行中被一个神秘少年揍了,而据描述,此人和昨日打他的那个少年出奇的相似,他正欲来炼丹师分会向师尊禀告此事,正好和莫良二人撞在了一起。(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