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度过新学期第一天, 同时也是他校园生活的最后一天, 楚向晚准时放学回到了家。因为担心儿子会再出什么状况, 所以楚妈妈特意请了一天假留在家里,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听到开门声,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扬声道:“小宝回来了?妈妈正在做饭, 今天在学校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

“没事——”

楚向晚换了鞋子从门外走进来, 这个时间爸爸应该还没有下班。

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去能源局报到了,应该先把这个消息跟父母说一说, 他于是决定等爸爸回来之后再公布喜讯。

经历了一天之后, 这种要进入梦想之地的兴奋感并没有消退, 反倒因为最初的不真实感减弱以后,更加倍地涌了上来。

为了不在这里突然笑出声, 或是忍不住手舞足蹈, 楚向晚跑到了厨房里。

见他进来,楚妈妈问道:“你进来做什么,小宝?”

“我来帮忙。”楚向晚卷起了袖子,看到放在一旁的碗筷, 立刻说道, “我来拿出去吧!”

在这个时代, 他们家是少有的还每顿自己生火做饭的家庭。

为了更高效率地工作,营养学家研发出了营养剂, 只要一管就能顶替一餐, 方便快捷。但是, 楚向晚的父母都认为,只要能做饭,就尽量不要让孩子吃营养剂,这样才是家庭的意义。

见儿子跑进跑出地帮忙,楚妈妈心中升起了一阵欣慰,再三确认他身体没有再出什么问题之后,这才继续烹饪。

四十分钟之后,楚爸爸也下班回来了,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他在玄关换了鞋子,说了一声“我回来了”,就听妻子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饭做好了,快洗手吃饭。”

楚爸爸应了一声,然后问道:“小宝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楚妈妈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站在餐桌旁对他说道,“刚刚还帮我做饭来着,现在应该在他房间里。”

楚爸爸“嗯”了一声,说道:“我去叫他。”

房间里,少年正坐在桌前,正在为明天去能源局报到做准备。

他在自己的个人光脑上进了本基地的论坛,搜索那些关于第一天去能源局报到的注意事项,郑重其事地看着,还不忘做笔记。

当门被敲响,听见父亲在外面叫他吃饭的时候,他还因为过于专注而被吓了一跳。

缓过神来之后,楚向晚才开口应道:“来了。”

他把笔记本跟光脑都放在桌上,推开椅子从自己的卧室里出去。

香喷喷的饭菜都端上了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坐在桌前吃饭,楚向晚酝酿了半天,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于是在妈妈伸手把自己的碗接过去盛汤的时候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我有一个消息要宣布。”

“什么消息?”楚妈妈一边盛汤,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你的暑假作业通过了?”

儿子通宵两天赶暑假作业的事情她看在眼里,一边觉得心疼,一边又觉得好笑,真是再没有她儿子这么倒霉的孩子了。

“有人向你告白了?”楚爸爸第一个想到的则是这个,毕竟这是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了,儿子会收到一些告白也不奇怪,这就是青春。

“……不是!”楚向晚都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想到那个方向去,见妈妈把汤碗端给自己就伸手去接,一边接一边说,“我要进能源局了,明天去报到!”

“……”

说完,他就等着爸妈高兴地询问自己细节,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片沉默。

楚向晚放下汤碗迷惑地抬头,就看到父母在用一种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不是脑子睡坏了!”他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今天哥……呃,能源局的人特地来了我们学校,打算特招我进去,让我明天去报到。”

见父母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他又说道,“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问我的班主任!”

楚妈妈立刻对丈夫说:“去,问问。”

楚爸爸二话不说放下了筷子,走到起居室那边去发起通讯了。

楚向晚:“……”

怎么他们就这么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他坐在餐桌前,跟妈妈大眼瞪小眼,等着爸爸跟班主任通完讯。

“……是,好的。”

通讯结束后,楚爸爸回到桌前,楚妈妈马上就问道:“怎么样?”

楚爸爸心情复杂地朝她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

今天能源局是来人了,而且还是在理事长办公室见了自己的儿子,要特招他进能源局。

连儿子的班主任都这么说,应该就是真的了,可是他们在能源局却没听说过什么针对普通人的特招计划。

夫妇二人的目光一时间都聚焦在了儿子身上,想着前两天他们还在担心儿子这样突然昏睡了一个月,要是有后遗症的话,工作生活都会成问题,没想到今天回来就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惊喜。

楚向晚小心地道:“怎么了,爸爸,妈妈?我进能源局,你们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这个世界上,哪有父母听到自己的孩子能进能源局会不高兴的?可问题是为什么能进?

楚妈妈轻声道:“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本来要找其他人,结果误招了他们家小宝。

楚向晚:“……”

楚爸爸点了点头,也轻声道:“有可能。”

他说着,看了好像深受打击的儿子一眼,然后对妻子说道,“局里既然要他明天去报到,我看明天就让小宝跟我们一起过去吧,我先去打探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这样一来,就算是搞错了,局里要招的不是他们的儿子,小宝也不会这么尴尬。

楚向晚还想解释:“等等——”

“好,就这么说定了。”楚妈妈直接拍了板,对儿子说道,“今晚早点睡,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局里。”

“……”楚向晚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毕竟,哥哥他们醒来的事情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向外宣告,那知道内情的自己也应该保守秘密。

如果不能暴露哥哥的存在,那他不管用什么理由跟爸爸妈妈解释都解释不通,还不如明天跟他们一起去局里。

这一晚上,一家三口的心情都各不相同。

楚向晚以为自己会兴奋到睡不着觉,结果因为赶作业太累,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反倒是一墙之隔外,不管是楚爸爸还是楚妈妈都辗转反侧,一晚上没睡。

-

第二天,一家三口一起出门去上班。

自从知道儿子没有什么资质之后,夫妇二人就没有想过有一天儿子会跟自己成为同事,走同一条路去局里。

能源局到他们家的距离就跟楚向晚的学校到他们家的距离差不多,只不过在两个不同的方向。这么多年来,楚向晚还没有走过这个方向,一时间觉得新奇又兴奋。

在路上还好,等到了能源局门口,他走在穿着制服的父母中间,就像个被爸爸妈妈带来上班超龄儿童。

楚向晚进来的时候很顺利,因为有父母在身边,守卫并没有拦他,进来以后就开始忍不住四处看,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能源局。

他的父母虽然都在这里工作,可是他却都没有来过这里,随着深入,能源局每一处都可以看到有人忽然出现,有人瞬间消失。

楚向晚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哇——”

这是在能源局内部的移动方式,只要有足够的权限,在整个人类基地都可以瞬间移动。

夫妇二人在这里工作多年,司空见惯,现在没有选择瞬移也只是为了陪儿子走走,没想到这一路却不停地听到旁边传来儿子的惊呼,两人顿时都有种带养在乡下的儿子进城的感觉:“……”

之前一直没有带他来过这里,是因为怕儿子对自己工作的地方产生向往,结果却没有进来的资格过于打击他,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他们早就带他过来了!

夫妇二人同样供职于五处,进入了工作区域之后,就遇上了不少同事。

见他们带着儿子来,同事们都笑着问道:“今天带儿子来上班啊?”

尽管楚向晚已经成年了,不过他们没有觉得带这么大的儿子来这里有什么问题,搞不好小朋友就是学校要求,要跟着来体验父母的工作环境。

夫妇二人也没有多解释,只是点头说道:“是的。”“带他来看看。”

直到来到走廊尽头的办公室,他们脸上的笑容才撤了下来。

楚向晚是第一次来父亲的办公室,他看了看这里面的陈设,然后问道:“爸爸,妈妈,你们上班的时候也是在一间办公室吗?”

这办公室里有两张办公桌,明显是两个副科级干部共享的空间,他会这么问也不奇怪。

“不是。”楚妈妈无奈地道,“这是你爸爸的办公室,我的办公室在楼上。”

虽然他们夫妻二人都隶属于五处,可是具体的职责却不大相同,因此也不在同一个楼层。

尽管昨天是丈夫说要去打探情况,可论起交际手段,还是她更胜一筹。

楚向晚坐在待客的椅子上,听妈妈问道:“小宝,昨天局里去你学校的人跟你说过没有,你以后是要进哪个部门?”

“……”楚向晚挠了挠脸颊,想着哥哥说的去他那里工作,于是说道,“没有特别明确地说,不过我想应该是去四处吧。”

楚妈妈:“……”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脸上再次浮现出了忧虑的神色——这明显就不靠谱啊,他们的儿子去科研处去干嘛啊他?

在他们已经笃定这是局里搞错人的时候,从他们进入能源局开始就在关注着他们的云天涯也在手环上随意地按了一个键,在对面的人接起之后简短地道:“把制服跟徽章都送到五处楚霆副科长的办公室去。”

对面的宪兵队长应了一声“是”。

他们能源局科员以上的授章任命都是由宪兵队执行,虽然因为那天跟楚向晚说只是让他进来做个普通科员,给他准备的也只是一星制服,但实际上他在能源局系统录入的职务那一栏,写的是实职副科。

等他的通讯结束,赵烟澜的声音就在这个空间里响起,说道:“别人都是在能源局工作多年不够资格晋升,所以在科员的位置上享受副科待遇。你的人倒好,明明是实职副科,却享受科员待遇?”

也是没谁了。

云天涯坐在沙发上,手里一上一下地抛着一颗球。

闻言,他把球往对面的墙壁上扔过去,在它弹回来的时候又精准地接住,说道:“我乐意。”

赵烟澜:“这么小就招进来,我看你就是想玩养成。”

云天涯对他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嗤之以鼻:“你倒是想养,还养不成。”

坐在办公桌后的人安静了片刻,忽然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云天涯瞬间就不想跟他说话了,楚云非也没比楚向晚大多少,他赵烟澜才是禽兽。

他们不一样!

他已经想好了,就先把人放到身边,给入个文职,之后就看楚向晚自己想怎样吧。

...

感情的事可以慢慢水到渠成,小树苗也可以慢慢长大成材。

云天涯再次抛接起了手里的球,然后心念一动,眼前就浮现出一块虚拟屏幕,上面正显示着楚向晚那边的画面。

被他叫去送制服跟肩章的宪兵已经到了,把东西送到了少年手中,看画面上他们一家三口不同的反应,云天涯忍不住笑了一声。

小楚宝贝就是在这样的家里长大的,难怪会这么可爱。

等少年穿上能源局的制服,戴上比他的实际职阶低一级的肩章来到自己身边,肯定会像把他教得这么好的父母一样努力工作,想要有所建树。

云天涯很乐意看他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只做对四处有用的人。

他想着等楚向晚长大到可以担得起副科职责的时候,肩上的一颗星也会变成原本的两颗星,只是有楚云非压他一头,他是楚科,楚向晚就只能是小楚科了。

云天涯觉得,这听上去就是某个科属跟他的亚种。

他的目光停留在虚拟屏幕上,看到少年去换上了为他量身定制的制服,要跟着宪兵队长去自己的办公室了。

下一刻,他人就消失在了沙发上,只留下那颗球滚落在地。

他回到了久违的办公室,坐在久违的位置上等着他来,等着门开启,等着他来到身边,等着之后朝夕相处的日子,等着他长大,也等着一个可期的未来。(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