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第二十四章

顾宁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女武师,一时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什么人?”顾宁问。

萧廷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显然并不想与她分说,避开顾宁的问题,兀自入内。

先前庭院中的打斗声把厅里的人惊动了,一个掌事嬷嬷般的中年女人从里面走出,看见萧廷的那一刻,脸色一变,慌忙迎出跪地:

“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还望皇上恕罪。”

萧廷摆手让那嬷嬷起身,丫鬟扶着个四十多岁的夫人从厅中走出,萧廷与之点头致礼,夫人请萧廷入内,顾宁的目光在萧廷和那夫人之间移动,暗自揣摩着两人之间什么关系,萧廷走到一半突然回头对外喊了一声:

“你愣着等什么?要朕请你不成?”

萧廷一吼,对顾宁多少还是有点杀伤力的,完全歇了傍晚在元阳殿里和他争吵的劲头,加快脚步从那两个女武师身边经过,跟着萧廷入内。

入内之后,萧廷自然而然坐在主位之上,顾宁立于其后,那名将他们迎入厅的夫人在萧廷的示意之下也坐了下来,夫人坐下之后,看向了对她递来好奇目光的顾宁,对萧廷问道:

“这位姑娘是……”

顾宁穿着男装,却没逃过这夫人的眼光,正要回答,便听萧廷抢先回答:

“是内人。”

顾宁眉心一突突,觉得‘内人’两个字从萧廷口中说出来无比的尴尬。

果然,那夫人也愣住了,重新回头盯着顾宁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起身要对顾宁行礼,顾宁快步上前扶住她:

“夫人不必多礼,您坐您坐。”

待都坐下之后,顾宁才有空把目光落到始终跪在一旁的那个小太监身上,那小太监双目通红,显然是大哭过后的颓废状态,顾宁看着他问: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张家后人?”

这名叫双喜的小太监既然决定以命相搏刺杀萧廷,便说明他身上肯定负了血海深仇,在顾宁的想象中,他是张家唯一的后人,张家满门两年前被萧廷杀了,唯独他一人存活,所以他便孤注一掷,不惜残缺身子也要入宫找萧廷报仇,这一切逻辑看起来都是合情合理的。而且,顾宁也在萧廷口中,证实了她这些猜测。

可是,现在情况看起来,又仿佛不是那么回事啊。

这个藏身在庵堂中的夫人,跟小太监又是什么关系,各种混乱侵袭顾宁的思绪,将她脑子里搅成一团乱麻。

萧廷低头喝茶,并不说话,那夫人往跪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小太监看了一眼,眼眶也瞬间红了,幽幽叹息:

“这一切都是命数,我张家不知祖上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这辈子竟得如斯报应。”

然后,那夫人便将情况娓娓道来,过程经过,委实让顾宁又震惊了一把。

原来那小太监双喜确实为张家后人,两年前张家也确实遭受过灭顶之灾,不过对张家满门下手的并不是萧廷,而是有人借着萧廷之名义杀人。

张院正当年为寿王开出一副毒、药,送寿王归天,寿王党的势力得知此事后,便一直处心积虑想要报仇,他们暗地里布局,对张院正下了毒手,用毒蛊控制了张院正,要借他的手将萧廷毒杀,否则便要拿张院正全家抵命,张院正既不想背叛,又不想全家人受牵连,便急急匆匆谎称自己得了重病,坚持要告老还乡,萧廷问他为什么,他也只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

带着全家离开京城之前,才让人给萧廷送了一封信说明自己急速离京的缘由,萧廷看到张院正的信之后,就火速派徐峰带人营救,可惜等他赶到的时候,张家人已经被杀的死的死,逃的逃,支离破碎了。

萧廷好不容易找到了差点被杀的...张夫人和张小姐,将她们救回京城,藏在庵堂之中,张夫人以为张家除了她们母女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死在贼寇刀下,却怎么都没想到,大儿子和小儿子都还活着。

而眼前这个小太监双喜就是张夫人的大儿子张题西,当年他们家在官道上遭遇刺杀,父亲被当场杀死,母亲和妹妹也不知所踪,他驮着只有四岁的弟弟跳下了河,用芦苇呼吸,躲过了杀手刺杀,等他们爬上岸的时候,家里人的尸首全都被收走了,他在地上捡到了一块大内侍卫的腰牌,因为是长子,所以当年父亲为皇帝做的一切,他多多少少知道些,觉得父亲突然被逼离开京城,肯定是受了皇帝威胁,若是张家就此远离是非恩怨,回归乡里倒也不错,偏偏皇帝赶尽杀绝,要他张家上下几十口陪葬。

张提西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带着弟弟偷偷潜回京城,不敢暴露身份,他日日想着复仇,可是皇宫岂是他能随意进出的,又不敢找父亲生前的好友帮助,怕害了人家,最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将弟弟安顿给一户心地善良的农家之后,他便孤注一掷,净身入宫做了太监。

可宫中太监多如牛毛,他入宫后才发现,就算在宫中,他想凭一己之力刺杀皇帝也是不可能的,他潜伏于御膳房中,动了不少回下毒的心思,可是御膳房出去的食物,每一样都有人试毒,他无从下手,这才沉下心,在御膳房里韬光养晦两年之久,其间他在御花园里死去的一头丹顶鹤冠中取得至毒之物,不动声色的配成了鹤顶红的剧、毒,想着当年父亲为皇帝毒杀寿王的便是此毒,所以他也要用这种毒把那丧心病狂的小皇帝杀掉。

黄天不负,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去元阳殿送饭的机会,这机会得来不易,若是一次不成,下次又不知要多久才有机会了。

所以他决定今天动手,并且做了两手准备。

若毒杀不成,他便举刀刺杀,不成功便成仁。张提西绝对是抱着必死决心,拼死一战的。原本他的计划还算周祥,不料却因为身上的海棠花香而引起皇后的注意,一手将他的计划葬送。

张提西没有报成仇,还给仇人抓住,满腔仇恨无处控诉,在自绝性命之前,被人送到了这庵堂之中,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亲人,他这才知晓,原来母亲与妹妹竟都没有死,而是被那个他恨了两年之久的‘仇人’救下,藏在庵堂中,未免杀手再次发现,还给张夫人和张小姐安排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女武师保护,先前顾宁从墙头闯入时,女武师以为她是刺客才动的手。

刚开始听张夫人说这些陈年往事的时候,张提西是不相信的,坚持觉得母亲与妹妹是被那狗皇帝骗了,可当张夫人把当年父亲写给皇帝的那封信拿出来给他看之后,张提西才惊觉事情真相并不是他所思所想。

这两年来,他不仅恨错了人,还报错了仇,为了报仇,他甚至连身都净了,身为张家长子嫡孙,他的这般行径如何容得张家列祖列宗,母子二人除了抱头痛哭也别无他法。

顾宁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听了一遍,沉默良久,直到现在还觉得有点太出乎自己的想象,她现在都有点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萧廷了。

两个时辰前,她还在心里把萧廷给骂个半死,觉得他冷酷无情,心狠手辣,过河拆桥,现在真相啪啪打脸。

偷偷往萧廷那边瞥了一眼,萧廷正好抬头,两人目光交错,电光火石间,顾宁僵着脸尴尬一笑,萧廷傲娇转头,视而不见,还顺便附赠了顾宁一记大大的白眼,顾宁讪讪收回目光。

张提西大大呼出一口气,将双眼盈满的泪擦干,再睁眼时竟情绪激动起来,猛地往他身边的门槛撞去,顾宁吓了一跳,赶过去救人也没赶上,幸好一直守在门外的两个女武师眼明手快把张提西踢开,让他没能撞死,跌倒在一旁,崩溃的大哭起来,边哭边用拳头砸地,声音之...凄凉悲切,任谁听了都不好受。

张夫人更是扑倒在一旁嬷嬷怀中哭的是肝肠寸断。

“让我死,让我死!我活着就是个笑话,我就是个笑话!”张提西一心求死,撞门槛不成就去撞门,还想去夺那女武师手里的剑,都被一一阻拦。

顾宁想安慰他,可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见萧廷起身,深深叹息之后,对张提西留下一句:

“你就没想过,当年误导你入宫找朕报仇的幕后黑手还逍遥法外吗?你现在死了,可就什么都死无对证了,你若不顾亲者痛,仇者快,尽管死去。”

顾宁悄悄拉扯萧廷的衣袖,让他在这关键时刻少说两句刺激人的话,萧廷低头看了一眼被顾宁抓住的衣袖,想也不想就大力把顾宁的手拍掉,一副相当嫌弃的样子,谁知动作甩的大了,只见他眉头一簇,伸手捂住了右边胳膊,手掌湿漉漉的,竟然都是血。

他一身玄衣,血迹看起来不那么明显,顾宁大惊,萧廷竟然受伤了,是刚才他为自己挡了那女武师的剑。

“你这伤得赶紧包扎啊。”顾宁心中的愧疚成倍增长。

萧廷却淡定自若:“吵死了。你不是巴不得朕死了才好吗?”

说完这句话,萧廷便再不理顾宁,大步走出庵堂,顾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难为情的摸摸后颈子,对张夫人拱了拱手,算作告别,然后头也不回跟随萧廷脚步离去。

凭那小狼崽子记仇的性格,这回顾宁冤枉了他,到宫里约莫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啊。只不知那小狼崽子会如何对她……

作者有话要说:  内人,嘿嘿。

作者公告:本文明天大概就要v了,明天中午十二点,三更奉上。(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