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衣美女

</script>

“谁认识他!”

两人不约而同的扭头不屑道。乐 文 w-w-w..c-o-m。

沈懿抽了抽嘴角将两人请进去,但还没进门,就见小松狮犬一骨碌跳了下来,对着姚冲龇牙咧嘴,那模样,好像和见到仇人似的。

“哈哈,你真是不让人待见,沈道友的狗看到你都不喜欢。”

林之清幸灾乐祸道。

“沈兄,这……”

姚冲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他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这只狗。

沈懿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小松狮犬对突然对着姚冲龇牙,但想到小松狮犬吃货的本性,就明白对方这是记仇了,当时姚冲把那么多火岩果拿走,小松狮犬只吃到一个,它心里早就把姚冲死死记在心里了。

“别闹了。”

沈懿抱起小松狮犬,捋了捋毛,才对姚冲说道:“别介意,它就是吃撑了,两位请坐吧,不知今日前来是……”

“沈兄,我是来恭贺你今日夺冠,沈兄今日着实令我大开眼界,当初从沈兄手里买灵酒时就该想到沈兄必定不是凡人,却没想到什么如此一鸣惊人,年纪轻轻就能对炼丹之术如此造化。”

姚冲笑呵呵的恭维道

“嘿嘿,沈道友艳福不浅啊,月逆海可是指明要你当他女婿了。”

林之清挤眉弄眼的说道。

“两位勿要取笑在下了。”沈懿回想起月逆海的话就是一阵无语,他也是第一次用地火炼丹,谁知道学艺不精,本想练个下品丹,却失手炼成中品丹。

若是让其他炼丹师得知沈懿此时的想法,估计灭了他的心都有,其他炼丹师千万百计想要提高丹药品质,沈懿却为了没炼成下品丹而懊恼。

“哈哈,这哪是取笑啊,今日沈道友也看到月小姐了,真是风姿卓越之人。”林之清继续笑着说道,但说完却感觉有道视线紧紧盯着他,他一转头,就发现是沈懿怀里的小松狮犬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明明是小不点的一只,却不知为何令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连忙道:“不过,沈道友,恕我多嘴,希望沈道友能多思虑一下,望月宗有三色幽莲的确是难得,但以沈道友的能力,留在望月宗实乃大材小用,我御兽门乃三大宗门之一,三色幽莲也并非得不到,沈道友若是愿意入我御兽门,我御兽门定会想办法取得三色幽莲给沈道友,另外,在御兽门,最不缺的就是瘦肉,沈道友的小宠尽可吃个肚皮滚圆。”

姚冲听林之清那么快就说明来意,他也急着开口:“沈兄,我散修盟亦是云泽第一大盟,盟友遍布五湖八州,最重要的是非常自由,即使入了散修盟,也没甚限制,且资源也不必三大宗门少,沈兄这等不愿被拘束的能人,入散修盟可谓百利而无一害。”

沈懿一听,这两人原来是打着拉拢的目的前来,但他郁闷的是分明他只练出成色不好的中品丹而已,怎么就遭到那么多人的重视,整个云泽大陆会炼中品丹的炼丹师并不在少数。

“嗤,你在吹牛吗,散修盟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说那专爱盗人乾坤袋的魔修猛元,人人喊打,而你们散修盟却只看他有些修为就将他纳入,分明不考虑其他道友的想法,我可是听说不少散修盟的道友都被猛元偷过乾坤袋。”

还没等沈懿开口,林之清就揭了散修盟的伤疤。

“哦,那御兽门亦不是那么好的,御兽门近年来越来越无用,连高级魔兽都驯服不了,却驯养的低级魔兽能力也越来越低,我看很快就要被挤出三大门派了吧。”

“你,散修盟一到有事发生,整个人心都是散的,别说一等宗门,就连二等都算不上。”

“御兽门没有高级魔兽镇派,也不堪一击。”

“那也能灭了散修盟。”

“你且试试,到底谁更厉害。”

两人这是要掐起来了,沈懿不禁有些头痛:“两位道友都平平气,可否听沈某一言?”

“沈兄(沈道友)请讲。”两人说完就互瞪了一眼。

“首先沈某感谢两位的厚爱,散修盟和御兽门皆是大门派,沈某若能进入实乃大幸,但是沈某还要去找寻两个兄弟,待这次望月宗之行结束,沈某就要前往无尽海的另一端,听闻那里也有大陆,沈某猜想,我那两个兄弟应是在那,打算前去寻找,不知结果如何,故此目前并不打算进入宗门,让两位失望了,沈某在此感到抱歉。”

沈懿说完抱了抱拳,他说的是实话,那么久没有沈陵和沈铒的下落,他只有寄希望在无尽海的另一端。

沈懿说完,两人都觉得遗憾,但好歹沈懿没有选其中一个,让他们心里好受一些。

“那真是遗憾,姚某唐突问一句,沈兄这次前来望月宗的目的是?”

沈懿俊眉微皱,目前毫无祁灵神籽的信息:“不瞒两位,我此次并不是为了三色幽莲前来,而是为了祁灵神籽,我这小宠天生不能吸收灵气,听闻祁灵神籽能改善兽类体质,故此想求得祁灵神籽试上一试。”

祁灵神果除了能让灵根粗细改善,对妖兽作用更加明显。

小松狮犬听沈懿竟然说他不能吸收灵气,毫不客气的咬了他一口,沈懿却只是笑笑,再次顺毛捋。

“原来是这样,沈兄果然对小宠十分看重。”姚冲从进来就发现沈懿对小松狮犬的重视,时不时为它捋一捋毛,被咬也一点都不生气,且沈懿看小松狮犬的时,会不由自主的变柔和,若说他为了那小松狮犬来此,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额,沈道友说的是这个嘛?”林之清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小袋种子,倒出来,透明的米粒大小。

沈懿立刻就认出那就是祁灵神籽,有些惊讶的看着林之清:“林道友,这祁灵神籽是哪里来的?”

林之清挠了挠头尴尬道:“这是我们长老特地找月逆海要的,因为我们御兽宗要尝试看看能不能改善中级妖兽的灵智。”

沈懿恍然,他心里难免有些波动,毕竟他所需要的祁灵神籽近在眼前:“不知林道友可否卖予我五粒,不管是需要多少灵石,沈某都愿意支付。”

五粒一般是改善一只低阶妖兽最少的用量。

林之清爽朗一笑:“沈道友这说的是哪里话,我们不是好友吗,不就是五粒吗,我免费给你十粒。”

他说完当真数出十粒,递给沈懿,其实如果不是这个祁灵神籽对他们宗门的确有重要的意义,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全部送给沈懿。

沈懿心里不太平静,脸上却是不显,但是非常慎重的道谢:“沈某多谢林道友慷慨,沈某日后必定回报此恩。”

将祁灵神籽接过,沈懿就感到一股轻灵的气息从祁灵神籽中传递出来,可以确定,这些祁灵神籽都是能种活的,想到此,沈懿心里也有些激动。

“嘿嘿,这没什么的。”林之清笑着摆手,却不知日后他有多庆幸做了今日之事,才得以受到沈懿相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