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黎明之前总是黑暗的,圣杯战争结束的倒数七十二个小时内,许多人都被梦靥困住难以入眠。www.しwxs.com

saber的脑袋被兰斯洛特临死前神态莫名的画面充斥,虽然作为英灵她不用睡眠,但也是辗转反侧无法静心。卫宫切嗣平躺在床上,枕着手臂仰望欧式繁复装修风格的天花板,爱丽丝菲尔枕着他的胸口缩成了团。作为圣杯的容器,爱丽丝菲尔已失去了人类的体温,卫宫切嗣甚至感觉不到这个曾和他亲密无间的女人的呼吸。

“圣杯——战争。”余光扫过窗口一闪而过的黑影,卫宫切嗣缓缓合上眼,喃喃自语:“骑士王re和她的团队……真是伤脑筋。”

偌大的艾因兹贝伦堡,只有零星几个人居住。单薄的人气并不能撑起这历史古老的空旷城堡,古乾的脚步轻缓,他站在黛茜斯德的门前许久,才抬手轻扣门环。

“你来了。”黛茜斯德早有准备,她让开半个身子,让古乾能够看到屋里:“我用高达位面的工艺做了两张弓,一个是反曲弓,一个是复合弓。你看看哪个顺手?”

“你不用给我准备什么,我会和你一起留下来。”古乾低下头:“——无论生死。”

“你必须活下去。”

“我做不到。”古乾沉默半晌,用男人独有的黯哑嗓音唤道:“哥哥。”

“你没有选择。”

黛茜斯德转身,她背后的手术台还残留着血迹。半绮的血液和正常人不太相同,起码他们的血液比人类更加粘稠,就如同调整人的基因比普通人类更加优秀一半。黛茜斯德扫掉手术台上染血的纱布,露出下面诡异的深紫色图形。

那是仿佛魔鬼契约一样诡谲的形状,反复的花纹让人看着眼晕。它像是一个满脸刺青的魔鬼假面,又像是一堆挤在一起的古老文字。

“我们都做出了选择。”黛茜斯德抚摸桌面深刻的暗紫色图形,昏暗灯光中,面容艳丽的她给人守着水晶球的女巫的错觉:“如果你们不想我们的牺牲白费,最好什么都不做。”

“那是……司狼留下的?”

“看监控吧,我要找出马拉的踪迹。他的灵魂,是我启动圣杯的电池。”

艾因兹贝伦堡最高层的阁楼中,罗琦的大剑大半插入了地板。作为战士,她已习惯了武器从不离身。跟随她辗转十数个世界的大剑切豆腐般的穿过阁楼的地板,在楼下的天花板中央露出小半个剑尖。

re不习惯睡床,大剑半位面斩杀妖魔却被普通人排斥的她们,是不被允许进入人类城镇的,能够让她们安心休息的地方唯有野外。

很多时候,失去人类体温的re甚至不用点燃篝火,只要靠着大剑闭上眼,就能算作休息了。野外的蚊虫和野兽是不会骚扰这群金发银眼的女性的,她们的血液也带有妖魔的臭味,是有毒的。

温柔的月光透过天窗,洒满罗琦的全身。远处旗杆顶端,金发女孩的发辫随风飞舞。saber冷硬的银色盔甲都随着月光,变得朦胧而温柔。

罗琦低声叹息。

“我以为你不会有脆弱的时间。”司狼敲了敲天窗的玻璃,他的声音被隔绝了,聪明如他伸手按住右肩,野战刀具现在他的左手中。他用锋利的野战刀给天窗开了个洞,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毕竟你看起来比谁都强。”

“那是你把自己伪装的太弱了。”

得到回复的司狼像是得到了某种鼓励,野战刀挥舞,在密封的天窗中央切出一个足够他通过的通道。他跳下来,走到靠着大剑安然闭合双眼的罗琦面前。

月光照耀在司狼的背后,他身前形成的阴影正好完全笼罩了罗琦。

罗琦抬头看向司狼这最早的同伴,他的神情温柔而坚定。罗琦抽动鼻尖,作为对于血液极度敏感的re,她发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我以为你喜欢这样。”司狼很少能够居高临下的俯视罗琦,这个他躯体形成的阴影都能轻易笼罩的女人,总是冲到最前面,留给所有人一个用来追逐的背影。他曾经以为她喜欢那样,就像他的兄弟黎明喜欢板着脸管闲事。

“总要有个人去充当这个角色。”罗琦的长睫毛打出一片阴影:“不是我也会有其他人,只不过我做的并不合格。”

“你想做到什么地步,人人满意吗?”司狼坐到罗琦身边,破洞天窗吹进来的冷风撩起他的发梢,旁边罗琦灿烂的金丝和他的黑发互相纠缠。司狼的语气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嘲讽,也带着他和罗琦初见时的那种尖锐和犀利:“还是想人人喜爱,成为极度完美的队长人偶。”

罗琦发现,司狼换上一套宽松的白衬衫和紧身的黑皮裤,如同刚见面时他习惯的装扮。宽大的衬衫隐约透出他腹部的绷带,罗琦能闻到阵阵的血腥味。

罗琦移开视线,不去回应司狼的质问。

“你真是把re的固执学了十成十,有时我会想,我们最初经历的世界是不是并非随即选择,而是和我们的性格有关。”司狼放肆的勾起罗琦的下巴,迫使她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微微上挑,是狐狸般的桃花眼:“罗琦。”

“放开!”罗琦沉下脸。

司狼的眸色深沉,他压抑许久的情绪酝酿成一场风暴。他的嗓音带有压抑的沙哑,尾音微微上翘。他用磁性的嗓音反复念着她的名字:“罗琦,罗琦,罗琦队长……”

“司狼!”罗琦的语气中带有明显的不悦,她扭动下巴试图挣脱司狼的钳制,但他的手劲格外大,和平日表现出来对女性的温柔完全不同。

“司狼。”司狼咀嚼这个名字,飒然一笑:“罗琦,叫我尼德霍格。”

罗琦愤怒的瞪着司狼,她握住他的手腕,阻止他的指尖继续在她面颊上游弋。司狼低笑一声,俯下身将罗琦揽进怀里。

罗琦被吓了一跳,反射性就要推开他:“你疯了?!”

司狼的反常带给罗琦的压力很大。她这才发现,司狼其实对她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知不觉中,罗琦已经习惯作为队长进行决策后,有个人会第一时间理解并支持她。她甚至知道无论她做出什么决定,有个叫做司狼的男人会用轻浮的语气调戏几句,却能比谁都要踏实认真的执行。

罗琦从不否认,小队中她最放心的人不是沉默寡言的古乾,也不是技术超凡的黛茜斯德;而是眼前这个好像除了从女人嘴里打听情报之外,再无其他特长的司狼。

司狼低笑,更加用力的把罗琦揉进怀里。

罗琦能感受到司狼腹部的伤口绷紧,绷带中渗透出粘稠的液体,翻起的皮肤表层凹凸不平,带着灼热的温度。

本来想要挣扎的罗琦突然被按了定格键,僵硬的一动不动,任凭司狼用力把她揉进怀里:“……别闹了,司狼。你应该去休息。”

“要我为你讲解女人什么时候才应该和男人说‘别闹了’吗?”司狼轻轻啄食罗琦的发鬓,带着令人心醉的温柔缱绻。他的动作轻柔的像羽毛,却留下一路的灼热和微痒。他比平日更加低沉的声音,如同醇厚的陈年佳酿:“罗琦。”

“……”罗琦被这一声呼唤惊得头皮发麻,生怕司狼伤口再度开裂的她不敢剧烈挣扎,只能用沉默表达她的无声拒绝。

“叫我尼德霍格。我和你说过,我的兄弟黎明,当然他可能不喜欢你叫他尤格德拉西尔。”司狼低声笑着,他很满意罗琦难得的乖顺:“在那个世界,他代号世界树,我代号啃食他根茎的黑龙,明明我是更早出生那个。即使有着成年人的思维,我还是不能免俗的那么认为着——作为失败品,我很害怕。”

罗琦闭上眼睛,拒绝与司狼对视。

“正品和赝品的区别就是,所有人的目光里只有他的存在。即使我做到比他更优秀,所有人也只会期待他超越我。虽然很幼稚,我曾经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期待他不曾存在。所有人不断把你和一个傻小子比对,实在叫人厌烦。”

司狼并不在乎罗琦的反应,他只是想单纯的想和罗琦说说话。她没有反应也没关系,她没能立刻推开他已经是最好的回应了。

高压之下必有反弹,司狼从未真正的轻松过。无论是实验室最完美作品的双生兄弟黎明,还是控制所有人生死的主宰x,他永远生活在一片无法逃离的阴影中。

司狼已经习惯用最轻松的态度面对生活,人生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司狼并不是轻生的人,但他也从来不把生命看的太重。

在实验室营养液里漂浮的那段日期,对司狼的影响很大。他对生命的概念几次三番的改变,作为培养槽唯二的成活品,他在唯一成功品黎明的阴影里学会了漫不经心和漠然。说好听了是风轻云淡,说不好听了就是冷血。

司狼并没有什么太在乎的东西,他仿佛一个游离在剧情之外的局外人,一个阳光下的幽灵。

罗琦抓紧了司狼胸前的衬衫,她听到这个男人心脏缓缓跳动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简短沉稳而有力。

罗琦张了张嘴,她很想问她究竟有没有还在乎的东西。话到嘴边,她又想起她并没有资格问这种问题。司狼对她表白了许多次,但行为举止都恰到好处的若即若离。罗琦也并不是没有看过他和其他人的相处,表白和温柔对于司狼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

“如果可以回去,我把你介绍给黎明。”司狼低头轻吻罗琦的睫毛,随着主人心情紧张而颤动的睫毛,让他感觉有趣:“他会喜欢你。事实上,他很少有不喜欢的人,虽然他不会和外人交流和表达自己。”

“你是要看我失态吗?”

罗琦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司狼的呼吸喷吐在她脸上,带来一片酥麻的颤栗re独有的亮银色瞳孔和司狼的灰银色不同,它是一种近乎妖魔的灿烂颜色。

“是我失态。”司狼温软的呼吸喷吐向罗琦的眼睑,他轻轻的啄吻罗琦的眼睛。他的呼吸声逐渐加重并变得浑浊,说话时平日不太明显的尾音也加重了不少:“罗琦——”

怀里素来冷硬的re战士那双亮银色的瞳孔,逐渐被耀金色替代。

罗琦忍下心推动司狼的肩膀,尽管她避开了他的腹部,新武骸刻画留下来的隐痛还是令司狼痛苦的闷哼。

罗琦再次僵住了。

司狼见状,清了清嗓,耍赖般的哼哼唧唧出声。

“司狼。”罗琦认命的放下手臂,司狼的怀抱温暖,除了他的心跳,她能感受到他紧绷肌肉的颤动。司狼给了罗琦一种他也在紧张的错觉:“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司狼挑眉,伸手捏了捏完全僵住的罗琦的脸颊。

“……”

即使预料到罗琦的反应,司狼依旧失望的嘟囔:“不解风情的女人。”

“如果你想被我觉醒后当做粮食,我满足你。”罗琦完全冷下脸,示意司狼立刻麻利放手:“我相信深渊者的食欲,并不会令你失望。”

司狼故意无视罗琦的警告:“嘿,陪我一晚怎么样?”

作为re时期实际的no.1,拉开区区半绮的力量罗琦还是有的。她不再顾忌司狼的感受,一点点挣开禁锢她的臂弯,抽起被司狼倚歪的大剑。

“罗琦。我认真的。”

坐在原地的司狼倚靠着墙壁,他仰头望着站起身的高挑银眼魔女,挂上了招牌般的漫不经心微笑。月光下,他菱形的瞳仁几乎缩成一条细线。

“认真的什么?”罗琦回身将大剑收紧背后的卡槽,双臂抱胸:“认真的觉得这么调戏别人很有趣吗?我应该荣幸,在黛茜斯德、古乾、还是骑士王saber、□□爱丽丝菲尔之间,你选择了我吗?!”

面对罗琦的怒气,司狼突然的大笑出声。今天晚上他发自真心的笑容比平常多了不少,哪怕刻画出灵魂的新武骸产生的疼痛,也不能阻止他的好心情。

比起以往的听之任之,司狼更喜欢这样鲜活的罗琦。

是的,喜欢。

司狼拉起罗琦的手掌,放到他的腹部,又拉着她抚向他的心脏。新武骸造成了他腹部皮肤的凹凸不平,翻起的血肉组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在暗紫色的图形下,还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咚咚,咚咚,咚咚。

司狼心脏跳动的声音简洁有力,比他的人更加温暖。

“是的,罗琦。”被瞪视的司狼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他没有用惯用的调笑反问,认真的伸手覆盖住罗琦的眼睛:“你需要考虑一下我。不是队长对队员,而是作为一个女人考虑一个男人。”

“司狼……”罗琦什么都看不见,看不到司狼的表情。视觉的缺失加重了她其它的四感,司狼的声音格外温柔和肃穆。

“我想把生命交给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