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漫画挤奶

“万万不可!”武缪忙道,“若让武城主知道砸阁杀人之事是由我和主母大人所谋划,出于脱罪之心,那他必然会无可选择地要和战无伶他们合作了,南疆群妖难免出现妖灵涂炭之事了。”  “南疆群妖的性命与我又有何干?”孙晓漠然道,“他们要是少些,说不定还能落个人界安静,我老孙取经途中也能少些烦累。”  武缪听孙晓把话说得冰凉,甚少妖情味儿,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听大圣说到什么人界,我却只道那是地界,不错,人是禀神意而出世,依神体而现身,将这地界占了大半有余,可先天之妖及成妖之兽乃是禀鸿蒙之意而现世,论起高下来,先天之妖且不论,即便是后天之妖,论起品格,也要比凡人高出一头来。”  孙晓听得一头雾水,斥道:“你少扯些淡,到底想说什么?  武缪道:“大圣莫怪,我不过爱较些死理,这地界本是由人妖共享,那些仙神爱称下界为人界,只不过是在暗暗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另外,我必须要告诉大圣,真正出于本心要阻大圣前去取经的妖怪少之又少,如今三界仙佛之界执掌灵柄,地位最尊,生而为妖,我们南疆群妖既然难以分享那天界的灵气,便要自求在这地界的多福,伤人性命,掠人财富,怕无妖不认为这不是求福之举。”  孙晓问:“难道他们之中就没有喜欢吃人肉的妖怪?”  武缪道:“不敢说没有,但必然数量极少,且都是些破落户儿。”  孙晓又问:“依你说,何谓求福之举呢?”  武缪道:“我只说南疆十六国向来是人占平原,妖据山川,两下里称得相安无事,大圣听罢还是不信,且问大圣可曾听闻一句:生在宝丛中,难图别家宝,只因此方山川是地界灵源最为丰美之地,群妖们守着灵源滋养妖体,又因灵源之地又多伴有宝植丛生,也理所当然地被群妖们看做自家的私产了,有这两样,他们又何必去骚扰人界呢?”  孙晓问道:“你说的所谓的灵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武缪道:“看来大圣知大难知小,知宏难知微,这灵源便是灵气之源。”  武缪看孙晓依然面现疑惑,便解释道:“若要说起这灵气,还须得从极远的时节讲起,昔时宇空混沌,盘古开天辟地,鸿蒙肇始,天地初分,阳清之气上浮为天,阴浊之气下沉为地,历化万千之年,这股阳清之气在其间得了变化,便是灵气。”  孙晓听他说得玄虚,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只是说:“这些话是从何得来?”  武缪听孙晓说话,多有不信,于是讪讪道:“我家城主人虽粗豪,见识却广,实不相瞒,这些都是听他所说。”  孙晓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你家城主说的啊,那你接着他的意思往下说吧。”  武缪继续道:“大圣有否想过,在那天地未分,混沌之初时,阴阳浊清二汽相萦相牵,无时无处,弥不相连,天地虽开,清天上浮,浊地下沉,那清天愈浮愈盈,浊地也愈沉愈坚,一旦某处地如幔帐,密实无隙,就使得不少上溢不及的阳清之气被密裹在地壳之中,此密裹阳清之气的所在便是灵源之地,此种地方,一旦发现,便可以为妖灵所用,甚为可贵。”  孙晓听到这里,不由发笑,笑罢言道:“我觉得你家城主在乱说一气,我忽然想起来,若说阳清之气便是灵气,那我们此时用来呼吸之气任其下沉却沉不到地里去,随风吹又能到天上去,它算不得阳清之气么?若是有几分算得,那我们就是身在灵气中了,还要那灵源之地何用?”  武缪道:“依我家城主所言,我们在地界所呼吸之气,乃不清不浊阴阳相济之气,此气弥漫人间,城主谓之人气。因此说,因有人气,众生才得性命,因有阴浊之气,众生才得立身,因有阳清之气,众生才得灵性。城主还说天上仙神于还曾炼化灵气以成神气;神气下泄,为人所用,无损无染者,是为道术之源;有损有染者,是为妖术之源。”  孙晓听武缪扯得有些远了,连忙打住,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只给我说一说,那战无伶的师门为何要捉妖就行了,我听得满意,不用你催,自然会离开此珠。”  武缪说:“既然大圣是心向正义之门,那我不妨说给您听,此些话皆是听自主母大人口中,战无伶说他师父冰魔霸凡白自创了新的妖术叫什么聚灵汲气,能从妖身上抽取其体内积存或隐含的灵气,他要将这些抽取的经过提纯或修炼的灵气炼化成妖灵丹。据战无伶说,此丹对一切生灵皆有强大功用,比大多数的神丹都要强上不少。”  孙晓说:“你们城主若是肯与他们合作,将来的报酬莫非就是这妖灵丹?”  武缪说:“大圣猜得不假,南疆大小妖怪,我们七笋须得帮他们捉够三万六千人,让她师尊炼成三千六百颗妖灵丹,这三千六百颗妖灵丹中,有大丹一千二百颗,中丹一千二百颗,小丹也有一千二百颗。事成后,他霸凡白将给我们七笋城一百颗大丹,三百颗中丹,六百颗小丹,我们城主为此心动不已。”  孙晓说:“只凭她一面之词,你们城主就信了?”  武缪摇头道:“事情不是如此,战无伶过来时,确实拿来了大中小三枚妖灵丹,其中大丹送于武城主服下,中丹送于主母大人服下,小丹用冰水化了,几乎洒遍了七峰上下的花花草草,几乎换来了一城新春之色。”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小心这可能是一场阴谋呢。”  “谁说不是呢,我还觉得这是一场大阴谋呢。”  ……  “好吧,我会暂且把你们设局害我砸阁杀人的事情瞒着,行了,时候不早了,我要出珠去了。”  时间到了这个时候,武缪并不理会孙晓的请求,他突然问:“大圣,不知你会在那傲菡国,不,干脆说成是在这南疆十六国呆上多久?”  孙晓说:“这可就难说的很了,我虽然很不希望会很长,但几天的时间恐怕是不够。”  武缪说:“既然是这样,那大圣可能还会有再来七笋城的可能,可你若再来昶阳山时,息影珠必然不在你出珠后所看到的地方了,这样,我和主母大人必然欢迎你来,你可以事先在昶阳山流云峰峰顶的一块形似蟾蜍的田黄石下留下书信,我每天必然出珠到哪里一次,只是时间不定,见着书信,便会按信中所说,去接应于你。”  孙晓点点头,声称武缪的话他都已经记住了。  武缪又告诫道:“南疆十六国,一十八路妖怪,各有名号,大圣若有心知道,就去问问那灵芝,她十九知道得清楚,另外,这十六国国境之中那些城池和其他人居之地,怕又祸事要发生了。”  孙晓问:“这是为何?”  武缪道:“岂不有闻师出有名一词。”  孙晓顿时明白武缪的推测有何而来,只问一句:“傲菡国也会如此吗?”  武缪说:“傲菡恐怕也难以逃脱事外。”  “嗯,我都知道了,”孙晓说,“你别在啰嗦了,可以送我回出去了。”  武缪不在说话,向着上空飞去,孙晓知道他要带自己出去,也跟着飞了上去。大概飞了一千多丈高时,孙晓便看到了一层淡青色的水膜在自己头顶晃动,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水膜的存在。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