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兄弟共享一个媳妇

织魂?

三个人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诧异。

织魂一说,这不是传言当中的事情么?

传言,只有古老的修真家族才会有这门修习之法,而且,就算拥有这项修习之法,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练的。

所以,“织魂”之术与其说是一项修真之法,倒不如说是“传说中的术法”。

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也从来没听人使用过。

而显然,欧阳沐颜能提出“织魂”二字,怕不是给他们普及“织魂”之术这么简单。

难道,这跟婉儿有关?

“你们猜想得不错,婉儿魂魄不完整,究其原因就是她的魂魄是靠‘织魂’而来,她的生命不是靠轮回投生,而是靠织魂投生而得的。”

织魂,没有轮回投生?

欧阳沐颜的话无疑是凭空扔出的一枚石子,在众人的心湖当中溅起层层波澜。

饶是时不时知道点“内,幕”的御风行,还有那心思诡谲的云染月,都在听到欧阳沐颜这番话之后,纷纷陷入了震惊的沉默。

倒是欧阳清风表现得让人讶异,他只微微愣怔了片刻,修长的指尖在桌上时不时的做敲打状,睫毛微敛,半阖着的眸子似在想着什么。

欧阳沐颜见着这副场景,只淡淡的勾了勾唇,他不动声色的走向了内室,在南宫婉约的**榻前呆了片刻,再出来时,手里已经揣着一个东西。

没人去注意欧阳沐颜手里拿着什么,见他安安静静的重回到座位上,几人皆只看了他一眼,复又重新揣测着他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而在此时,欧阳清风那敲击桌面的指尖终于停了下来。

没等云染月与御风行继续追问,也没等欧阳沐颜继续解释出声,只见得欧阳清风缓缓抬头,他眼里浮光闪动,染着一丝他人读不懂的颜色。

“没有轮回的灵魂,这么说来,婉儿还保持着前世的记忆么?”

“……”轰~

这下子,云染月与御风行两人又震惊住了。

前世记忆?前世记忆那不是上辈子的事了么?!

“你,你们……你们两兄弟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御风行震惊的瞪大了眼,他觉得,今日这话题已经超出了他接受的程度。

他好歹也是出自鸠山的人,按理说,知道点修真方面的事情也实属正常。

可是“织魂”“前世记忆”这方面的东西,就算是在修真界都只是“传闻”而已。

无论是人的灵魂,还是修真者的灵魂,只要是身亡之后,灵魂都得步入轮回,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洗去前世的记忆。

也只有这样,灵魂才能真正的获得新生,才能转世投胎。

带着前世的记忆重新投生,这怎么听怎么觉得诡异。

“你不是已经想明白了么,没有经过轮回的灵魂,没有喝过孟婆汤,婉儿若能记得前世记忆又有何奇怪?我比较好奇的是,这织魂又是如何一回事?”

云染月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前后稍微一连贯,自然也明白过来欧阳清风为何会有这样的猜测。

就算是他听到过后,第一时间的反应也是如此。

有前世记忆的妻子,那还是他们的妻子么?

若真像欧阳沐颜所说的话,他们几个人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就算没有进入修真界,云染月也知道里面的大致“环境”。

南巫集上有一些修真界的记录,虽然很少,也足以让云染月认清楚那里的行事。

跟南疆之地一样,修真界中,女修占主导,大部分都是一个女修与几个男修共同结亲。

这些都不是重点,云染月真正在意的是,修真者的岁月很漫长,若阿约还有前世的记忆,那是不是说明,她在“前世”已经成过亲?

不,不对……

他们所谓的“前世”,在修真者眼中不过是沧海中的一粟罢了。

合则聚,不合则散。

若是如此,阿约若是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他们在她心中到底又该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几个人没有察觉到云染月只因一句话就开始钻进了牛角尖,见他抛出了“织魂”的问题,几个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织魂上面。

“我对织魂也很有兴趣。”欧阳清风指尖微动,那细细敲打桌面的声音,使得人的心禁不住跟着他的思绪在走。

“嗯,本少侠也想知道。”御风行撑着头,也是一脸探究的看向欧阳沐颜。

欧阳沐颜闻言,没做迟疑,只将放在桌下的手抬起来,放在桌面上,轻握着的拳头在三个人的面前缓缓摊开。

在他的手心之中,豁然放着当初让南宫惊鸿与淳于昊天都心心念念的——兵符。

那兵符之上,四瓣的花朵已经有三瓣变了颜色,而今只剩下一瓣还是原来的模样。

当初欧阳清风让人去南幽取南宫惊鸿的鲜血,哪知道,南宫惊鸿的血液并不能使花瓣变色,而今,这兵符又被拿了出来,到底又是何意?

“南宫惊鸿的血滴上去并没有用。”抿了抿唇,欧阳清风淡淡的道。

当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是避开了其他人的,毕竟这东西似乎当初能抑制婉儿身上的寒毒,连同派人回去南疆的具体时间,也只有欧阳清风自己知道。

众人知道欧阳清风的顾虑,南宫山庄还处在危机四伏之境,做事情越谨慎越好。

“什么时候滴进去的?”云染月追问了句,他担心是南宫惊鸿的血液浸透时间不够,所以才没有反应。

毕竟,那是“天字第一号”呢。

若南宫惊鸿的血液都不能使得这花瓣变化,那又该去找何人?

“我说,你们是不是想远了,本少侠想知道的是,这东西跟织魂有什么关系?”御风行一把拿过欧阳沐颜手中的兵符,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见没什么奇特之处,手一扬,又重新扔回了欧阳沐颜的手中。

欧阳沐颜这次倒是认真的看了御风行几眼,不得不说,御风行这大智若愚的性情,在这个时候发挥的作用可谓是立竿见影。

是呢,他拿出这块兵符,又怎会只因那上面还有一瓣花没变色那么简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