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等人到齐,唐越照例问了事情的经过,大家和山说的一样,他也不想纠结了,不管是国仇还是家恨,他一个外来人口现在也帮不上忙。

管家亲自将人送出去,府里的护卫和家奴是不一样的,需要礼待。

送完人,管家立即返回来,“小郎,属下已经按您交代的给那车夫放了十天假,也找了人照顾他的起居,只是那活血止痛的药酒……府上只有一些跌打损伤的药酒,而且都是给各位主子准备的。”

意思是,车夫一个家奴,哪用得上这么好的药啊?

唐越眨了下眼睛,“外面的药店没的卖吗?很贵?”

“药店只卖一些草药,不曾听说有卖药酒的。”

“这样啊……”唐越摸了摸下巴,“那你派人去抓药,方子你记一下,乳香1两,没药1两,赤芍1两,白芷1两,川芎1两,当归2两,生地黄2两,牡丹皮2两,甘草5钱,这是内服药,再给他擦些跌打损伤的药酒,你放心,咱家以后不会缺了药酒用的。”

他这个外科医生,除了会做手术外,一般外伤用的药方都熟记于心,总不会亏待了自家人。

管家听他报的顺溜,还大大的惊讶了一把,觉得眼前这小郎君无论是学识和气质都不像个乡下地方养出来的。

要不是这张脸太有标志性,他都要以为对方进错门了。

另一边,侯夫人赵氏正拉着唐氏姐妹前前后后的看,确认毫发无损才安心。

“如何就遇上这样的事了?以往每次出门都好好的……来人,快去把那车夫乱棍打死!连驾车都不会,要来何用?”

唐雅已经换了衣服重新梳妆,听到这话忙拦住她母亲,“阿娘,兄长已经安排妥当了,您再让人去打死那家奴,岂不是落了兄长的颜面?”

侯夫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摸着长女的额头,“阿雅,你病了?他算你哪门子兄长?娘亲要杖责个奴才还要顾及他的颜面?”

唐雅有些不乐意听这些,“还好有兄长在,否则你让我和阿宛怎么办?”

侯夫人拍了拍胸口,“说不定就是他带来的灾祸,否则为何他第一次出门就出这种事了?你看他克死了他生母,保不准就是个克星!”

“阿娘,这种话怎可乱说?”

一旁的唐宛也劝说道:“兄长待阿姐和我很好的,阿娘不妨再多看看,一家人能和睦多好,等将来姐妹们都出嫁了,您也有个依靠。”

侯夫人晤面,“你们真是……太让娘亲失望了!”

都怪那个丧门星,一来就抢走了她的夫君和女儿,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也偏心于他,他怎么就没死在北越呢?

出了女儿的院子,侯夫人气闷难当,让人喊来管家,吩咐他将今日跟出门的奴才全都打死了事。

见管家期期艾艾地不动弹,侯夫人质问:“为何还不去?”

“夫人,小郎君已经交代人为那车夫治伤,事情的经过也问清楚了,只等侯爷回来定夺。”

潜台词是:夫人您就别多管闲事了!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夫人想杖责个奴才都不行了?那车夫连马都看不好,死有余辜,竟然还给治伤?这是何道理?”

管家想了想,回答了句:“小郎君宅心仁厚。”

“那你的意思是本夫人恶毒无礼?”

管家头皮发麻,他一个大老粗实在不会咬文嚼字地争辩,“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夫人自然是心善的,那车夫固然有错,但已然得到了教训,不如让他将功补过。”

侯夫人胸口剧烈起伏,“这个侯府到底还是不是本夫人当家?”

管家低下头,“这内宅的事自然是归夫人管的。”至于外宅,夫人还是少操心的好。

后面半句,管家没敢说出口,但侯夫人不傻,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好!……好的很!”侯夫人甩袖离开,管家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说错,于是心安理得地办事去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