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口工里番全彩本子

二十六

我和小猪,竹竿,肥波四人一起朝青峰寺奔去。半天的时间,我们来到了青峰寺门口,看到青峰寺门口有一个小沙弥在寺门前扫地。寺门陆陆续续有香客进进出出,我们走到寺门口,“小师傅,你见过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受伤的老头吗?”我问道。那个小沙弥看了看我们,眼睛里有一丝惊恐,小沙弥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只是负责每天打扫寺门的,有什么事情,你去问昌天方丈吧。”小沙弥说完,继续低头扫地。“你每天打扫寺门,怎么会不知道有没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受伤老头来过寺庙呢?”肥波在一旁看不过的说。“不要跟和尚多费口舌,他们总是喜欢说一些简单又听不懂的话。”小猪说。“走吧,我们进寺去问一问方丈就好了。”小猪又说。

我们四人走进了寺庙,青峰寺果然是个千年古刹,自开创以来虽几经兴废,但是历朝历代都有所修缮扩建,寺内九楼,十八阁,七十二殿,佛塔林立,殿堂巍峨,整个寺院有上千的僧众,还有一大批习武求学之人,真是香火鼎盛,气象恢弘。我被眼前的青峰寺的雄伟壮阔惊呆了,“这些和尚这么有钱!”我说。小猪笑了笑说青峰寺的昌天方丈与朝廷走的很近,朝廷每年给青峰寺拨的钱多到花不完。我问小猪为什么朝廷要给一个寺庙拨这么多钱,小猪说当年青峰寺并没有这么辉煌,二十几年前,少林寺是江湖上的龙头老大,少林寺的方丈当上了武林盟主,统一江湖势力,声势浩大,朝廷害怕少林谋反,皇上就大力扶持青峰寺意图与少林寺抗衡,这二十年过去了,青峰寺如今成了江湖大寺,江湖上很多人传言说如今的青峰寺已经可以和少林寺平起平坐了。我听完小猪说的,问小猪怎么知道这么多。小猪笑了,说自己就是在江湖上长大的,这些事情是江湖常识,是我知道的太少了。我们四个人进寺,找到一个和尚,告诉他我们想要去拜见方丈。那个和尚倒也是和善,领着我们进了客堂,说让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客堂很宽敞,进了门口就看到客堂中间摆放着一个火炉,火炉是铸铁造的,炉壁上八只神兽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火炉两旁是两排八个黝黑发亮的乌木木椅摆放整齐,木椅之上还有放着一个棉织坐垫外包一层金黄色绸缎,木椅和木椅之间放着一张小茶桌,精致小巧,上面雕琢着祥云金光,吉祥如意,煞是好看。一进客堂,就闻到了一股香味,清香怡人,我环顾一下四周,才发现客堂的四个角落放着四个香炉,四个香炉造型各不相同,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摆放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造型的香炉,甚是讲究。我们四个坐在椅子上,不一会儿,一个大和尚端着茶盘上面有四盏茶,端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先喝茶等待,方丈一会儿就来。然后就离开了,竹竿看了看外面,见那个和尚离开了,掩饰不住的激动,:“这个寺庙太好了,我们出家吧!”肥波喝了一口茶,也很激动说道:“他们可真有钱,要是能吃肉喝酒,在这出家也还是真不错!”小猪笑着说:“能不能有点出息,出门在外,最重要的是矜持!”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客堂里进来了一位身披袈裟的和尚,看起来是面慈心善,佛法颇深。小猪跟我说,这个和尚就是青峰寺的昌天方丈。昌天方丈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们问道:“让各位久等了,不知各位找贫僧有何贵干呀?”小猪走上前说道:“久仰方丈大名,我们四个特地来拜访一下您。”我有些疑惑,小猪这是说的什么呀?我们不是来找抚头的吗?我心里想。昌天方丈皱了皱眉头,看着古灵精怪的小猪问道:“方才我听寂千通报我,说你们好像是找什么人的吧,出家人不打妄语,莫不是他刚才通报有错,不是你们几位施主吗?”我赶紧说:“是我们,没弄错,没弄错。”方丈又问道:“你们找什么人呀?”小猪说:“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受伤的老人,您见过他们吗?”昌天方丈看着我们,没有说话。我赶紧补充道:“就是那个告示上的。劫刑场的人。”“贫僧不曾见过他们,但是不妨帮你们打听打听,不知道你们是他们的什么人?”昌天方丈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说道。我刚想说他们是我们的朋友,话还没有说出口,小猪就抢先一步说道:“我们不认识他们,就是看告示上悬赏挺高的,闲来无事,就想凑一凑热闹,赚些外块。”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小猪,竹竿和肥波也有些惊讶,小猪到是一本正经的。昌天方丈一听,瞬间脸色就有些变了,说道:“前天京城劫法场的事情,贫僧也有所耳闻,那个劫法场的人能把犯人给救了,可见武功不简单呀,这个外块可不太好拿呀。”小猪笑嘻嘻地说:“这有什么,我们四个就是随便打听打听,碰巧抓到了他就赚了,抓不到不赚不赔,怎么着也不亏。”“哈哈哈,施主要是这么想倒是极好的。只是不要因此惹祸上身呀。”昌天方丈转过身来:“贫僧还有别的客人,不能奉陪了。”离开了客堂。

昌天方丈离开之后,我们四个人也离开了客堂,准备下山。刚刚离开客堂走了没有多远,我刚想问小猪刚才为什么对方丈撒谎,就听到身后有人喊我,我们转过身来,看到四个熟悉的身影,是叶家四少。他们四个急匆匆的跑过来,我有些吃惊,真是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他们四个。“你们怎么来了?”我问道。“我们四个在这里学武呀。”叶森东说道。他们四个人说听寺里扫地的小沙弥是他们四个的好朋友,昨天抚头和赵镖头来也了,今天你来了,都是他告诉他们的。“抚头他们昨天来了?”我大吃一惊,“方丈刚才跟我们说没有见过他们呀。”我说。森楠说昌天方丈是怕惹祸上身,所以才不敢承认的,昨天就把抚头和赵镖头拒之门外了。“昌天方丈真是铁石心肠。森备说。“那……那抚头他们呢?他们去哪里了?”我问。森东说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黄昏的时候就离开了。森喜说刚才方丈找来了寺院里的几十个武僧,在课堂外面候着,说是要抓劫法场的从犯,给朝廷送去。他们叶家四兄弟觉得可能是我,就赶紧跑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了,还好我没事儿。我越听越迷糊,“什么从犯?方丈抓我们?”小猪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还没有听明白吗?刚刚客堂之上,方丈的话就是绵里藏针,给我们下套呢,就你傻乎乎的看不出来。”我想了想客堂上小猪的表现,恍然大悟。还好我没有说是抚头的朋友,要不差点就有牢狱之灾了。小猪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呀!大原。”

我们辞别了叶家四少,叶家四少离开时说昨天他们看到赵镖头和抚头时,赵镖头已经奄奄一息,估计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希望我们能尽早找到他们。我们离开了青峰寺。小猪问我们应该去哪。我想了想,说:“我们去塞外吧,佛门都不愿收留他,除了塞外,他也没有地方去了。”其实,我想去塞外不只是想要去找抚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卫容小丽也在塞外,卫容小丽是刚刚知道自己是虎贲将军魏龙厉的女儿,虽然虎贲将军魏龙厉已经死了,但是在知道了自己亲爹是谁后,谁不希望,不去亲自看看他呢,即使是看看他的坟墓。而虎贲将军魏龙厉的坟墓就在塞外。小猪说好,她觉得塞外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竹竿和肥波说只要小猪去哪,他们就去哪。于是,我们四人组在青峰寺之后,又一次踏上了前往塞外的行程。

话说抚头在赵镖头的坟前坐了一夜,也想了一夜。他想到了那天晚上,赵镖头被抓的那天晚上,卫容小丽刚走,他很失落,也很难过,自己一个人坐在那片抓虾的草地上,喝着酒看着月亮。等他晚上回到家时,就看到家里乱糟糟的,哭声喊声乱成一片,自己的父亲不见了,他才意识到家里出了什么事,他赶紧找到自己母亲问爹去哪里,母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地说爹被皇上抓去砍头了。他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朝廷在家里搜出来一把猎虎弩,非说是刺杀皇帝的凶器,要抓刺客,非说爹就是刺客。抚头记得,自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措手不及,自己爹大半辈子都安分守己,踏实做人怎么可能会刺杀皇上,一定是朝廷搞错了,冤枉了爹。他一路跟着爹追到京城,希望到了京城皇帝能明察秋毫,事情还有转机,可谁知,他们竟然把爹屈打成招,他恨皇帝无眼,朝廷无能,经活生生的把好人逼成死刑犯,还有青峰寺那帮见死不救的和尚,一个个阿弥陀佛,念的比谁都好听,到了真正该施展我佛慈悲之时,却闭门不见,甚至对自己大打出手,自己跪在寺外,磕头三千,却不曾看到我佛一丝的怜悯,自己舍生忘死救出爹,却因为我佛见死不救,使爹惨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上。抚头越想越怒,越想越恨,他恨皇帝昏庸,他恨朝廷无能,他恨我佛冷酷无情,他恨自己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老爹死在自己的面前。他恨自己武功不济,不能给老爹报仇雪恨。不知不觉,天亮了,抚头站了起来,朝山下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待在爹的坟前,爹不想看见自己充满仇恨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内心里特别想要杀到青峰寺上,杀到京城去,杀到金銮殿上,他想给老爹讨一个说法,可是他无能为力。他握紧了拳头,眼睛中充满了血丝,自从刑场之上大开杀戒之后,抚头发现自己看什么东西都是一层淡淡的血红色,抚头走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毫无目的,毫无方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突然,他听到旁边有巨响,声音巨大,开天辟地一般,每一次震响之后都伴随着一些稀稀拉拉的碎石头落地的声音。抚头很好奇,他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抚头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他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只见一个五六十岁左右的男人,他长发披散,虽然其中夹杂着几缕白发,却依旧是精神抖擞,器宇轩昂,魁梧的身材,一双有力的大手,仿佛轻轻一拨就能掀起一股气浪。只见他握紧拳头,对着面前的一块大石头,打着一套拳法,声沉气足,拳法稳健,每一拳下去都伴随着一声巨响,随后碎石满地,没一会儿,那大石头上己经是处处石坑了。抚头看着他,自己虽然在江湖上走镖走了多年,但是这么厉害的拳法和深厚的功力抚头还是第一次见。那个练武人好像感觉到身后有人再看他,转过身来。抚头这次看到他的正面,浓眉大眼,赤瞳花发,强壮的身体给人一种铜墙铁壁一般的感觉,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铜板。抚头感觉自己仿佛遇到了救星,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师傅请收下我吧!我想跟你学武!”抚头一个头磕在了地上。那个练武的人看着跪在地上的抚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能找到这个山上了,也是难得,他问抚头学了自己的武想要干嘛。抚头说他想要为父亲报仇。练武的问抚头找谁报仇。抚头说和尚和朝廷。练武人仰天大笑,说:“哈哈哈,和尚!不错!看来这是天意呀!”练武人笑了笑,说道:“不是我不愿意交你,只是本门派的武功若想要练好得能吃苦,忍得了疼痛,狠得下心,否则学也学不会的。”抚头说自己能吃苦,再疼自己也能忍。练武人说让抚头去那块大石头上打上一拳,若是资质可以,就收他为徒。抚头站起身来,握紧拳头,走到了大石头旁,他要为父报仇雪恨,他要杀了那些见死不救的秃驴,他要杀上朝廷让混蛋天子为自己父亲的死付出代价,他要变强。那一刻,抚头一咬牙,气沉丹田,全身气力集中到右拳之上,狠狠地打到了坚硬的大石头上,一瞬间,右臂筋骨尽断,血肉模糊,气力全无,“啊!”抚头一声惨加,昏死过去。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