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察觉到陆易城可能是被活埋了,莫行琛和温泽谦开始疯一样地刨坑,两人那是一个挥汗如雨。

“啊,挖到了!”莫行琛看到土里冒出只手,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

两人猛一阵挖,终于陆易城和顾染逐渐从土里露出来,男人死死地护在女人身上,抱在一起。

莫行琛忙伸出手指,探了探两人鼻息,“还好还好,还有气!”

温泽谦也是顿舒一口长气,幸好他们没事,这悬了一晚上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两人也不作耽搁,赶紧把陆易城和顾染抬上来,扛上车准备先送去医院再说。

“琛子,你先送他们去医院,我在这里等龙崎几个回来复命。”温泽谦对莫行琛说。

龙崎就是刚刚去追徐丰车子的温泽谦的手下。

“也好,要是你把那人抓回来,我要第一个收拾!”莫行琛一脸阴寒,居然敢把他兄弟弄这么惨,他一定要让他们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再说徐丰这边。

他载着叶安琪慌不折路地在山路上逃窜,后面龙崎等人紧追不舍,山里的夜格外黑,除了车灯眼前的一块地,压根看不清四周。

徐丰对西郊这片山又不熟,惊慌之下,早就忘了下山的路线,现在完全就是跟无头苍蝇似的乱窜,一心只想摆脱追兵。

“哐哐哐……”

车子不知道撞上什么东西,发生巨大的声响,车身都震了起来,把昏迷的叶安琪也震醒了。

“徐丰,你不想活了吗?在山里也敢把车子开得这么快!”叶安琪一醒就被这飞快的车速给吓到了。

“不是我不想活,是后面追的人不想让我活!”徐丰大声道,额头直冒虚汗。

听到男人的话,叶安琪忙转头向身后看去,果然看见有两辆同样开得飞快的车追在后面。

“完了,肯定是陆易城的人!”叶安琪顿时大惊失色。

“陆易城?!”徐丰也是吓得大喊一声,天啊,难道刚才坑里的男人是陆易城,所以他把陆易城活埋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徐丰现在是欲哭无泪,他感觉今天搞不好就是自己的死期。

“叶安琪,老子可算是要被你这个女人害死了,你他妈不是说这个地方万无一失,不会被人发现吗?陆易城是怎么找过来的?!”

徐丰一边开车,一边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道。

“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他会找过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哭爹骂娘,而是赶紧摆脱后面的跟屁虫!”

叶安琪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眼看着一切都要成功了,陆易城却是在最后关头突然出现,把她的全盘计划打乱,自己还落了个仓惶逃窜的下场。

而此时后面穷追不舍的两辆保镖车内。

“崎哥,这人可真有意思,不往山下开,反还把车子往山顶开,这不是明摆着自寻死路吗?”

龙崎稳如泰山地开着车子,嗤笑一声,“估计是个路痴二愣子吧,正好把他逼到山顶,我们也好抓了人回去交差!”

“嘿嘿,这种傻子居然也敢学人绑架,还是绑陆少的女人,我都想为他掬一把同情泪了。”炽爱游戏:高冷娇妻太难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