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多谢两位大哥了!”

“小公子们可要记住了啊,在宋城多打听打听蓝城的消息,若是你们的朋友已经离开了蓝城,你们不要再去那个危险的地方了。%%%.wenxue6.com ”

“记住了,这是在下自己炼制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两位大哥收下。”

白冰拿出瓶三品品的回元丹,每瓶五颗,这样的小礼物既不寒碜,也不至于太过唐突,如同纪念品一般,容易被人接受。

那两位男子接过药瓶,直呼小公子太客气了,谢过白冰之后转身离去。

待那两人走后,白冰、幻灵儿、炽和妖冶姬昊四人竟无一例外地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节奏啊!

一行四人外加一个幻灵儿想抱它不让、它想让白冰抱着走白冰却又怕它被炽摔的更远而不敢抱的陌离出了客栈之后往定远城南门行去。

往南门走的路,白冰四人每人添置了一些山国本土服饰。你还别说,山国的本土服饰还真是好看的很呢,颜色大多较柔和,裁剪得颇为得体,白冰和幻灵儿被吸引着还多买了几身女装来着。

只是那姬昊还是好艳丽之色的服饰,要找那颜色夸张的男装,还真是不太好找,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在一家风格独特的小店内觅到了姬昊的所爱,也正因为难找,那妖冶姬昊差点将人家店里符合他品味的散发着妖冶气息的服饰全部给清空了呢。

除了服饰,四人自然还顺带着补充了一些其他的物品,收拾停当之后,四人一白狐这才出了定远城的南门。

出了南门没多远,几个带着强烈的好心急着往蓝城行去的家伙,直接乘坐着幻灵儿的腾云帕朝着宋城的方向而去。

之前那姓曹的路人说定远城与蓝城之间只隔一个宋城,白冰四人以为他们离开定远城所到的第一个城池定然是宋城,哪知道,一连进了三座城却都不是宋城,而是三座凡人所居住的城池。

合着在山国修士眼里,凡人的城池不叫城池了?众生平等你们知不知道啊喂!

更为让白冰几人郁闷到吐血的是在凡人城池里打听宋城或者蓝城这样的修真城池,抱歉,这些个不是修士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有宋城啊蓝城啊这几号城池的存在。

此刻的白冰几人才意识到他们补充的一应物品里面居然没有山国的地图,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没有地图的日子不好过啊!两眼一抹黑。

好在那两位热心的大哥将蓝城和宋城的大体方向说给了他们,他们出城之后又是乘坐的腾云帕赶路,之后又有了经验,见灵气稀薄的城镇直接飞过不落脚,所以,半日的时间他们已经经过了好几个城镇,在几人的耐心快要耗完时,一座古朴庄重的城池终于出现在了几人的感知范围内了。

“哈哈,宋城终于到了,我很好,那蓝城的失踪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赶紧地去打听打听。”幻灵儿浑身的兴奋因子直冒,简直掩都掩不住。

“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将自己的兴奋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是不对的。”陌离见幻灵儿兴奋不已,很是鄙视她。

“呃,我这不是为了解决问题来的吗?对,我们是来终结失踪的!知己知彼很重要,我们得赶紧地打听消息,待打听清楚了后也好商量商量营救或者防范措施是吧?”

说话间,几人已经到了离宋城不远的地方,收起腾云帕改为步行,几人的进城颇为低调,可几人不凡的气质和后面跟着的那只太过惹眼的白狐,还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喂,哪里能以最快地速度打听到消息?”幻灵儿边走边问道。

“自然是茶馆啦、饭店啦这样的公共场所喽。”白冰随口答道。

“还有青楼!”姬昊补充了一句。

“你去青楼打听吧!”幻灵儿和白冰异口同声地道。

“别啊,你们怎么如此狠心?不怕仪态万方的本公子被人欺负吗?”姬昊做哀怨状,怎奈幻灵儿和白冰竟没有一个回头看他一眼的,白白浪费了昊大公子的我见犹怜之态了。

“这位公子你好,请问离此处最近的茶楼在何处,该怎么走?”一个看去十分斯的男子从侧面走来,白冰迎去向人家打听着他们寻找的目标。

“哦,公子是刚到宋城吧?大一点的茶楼倒离这里不怎么远,你沿着这条道往西,过两条街道后再往南,便能看到一家两层的茶楼德兴茶楼,那里的茶还不错。”

那儒雅公子很是彬彬有礼,指路指的非常彻底。白冰谢过那公子之后朝幻灵儿点了点头,两人同时举步朝着那位儒雅公子所指的方向走去。

“白,你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啊?出门在外的你一个女子,不是应该多问几个人才好的吗?不,这种问路的事情让那姬昊去可以,那需要你亲自出马?”

炽抬步跟白冰的脚步,嘴里面嘟嘟囔囔起来,顺带着,还多瞅了那个刚刚告辞离去的儒雅公子两眼。

“喂,为啥不是你去问路?”又躺枪的姬昊不满地反问炽了一句。

“你不是长的好看吗?”炽理所当然地道。

呃,这是炽说的话吗?真的是炽所说的理由吗?咋这么让人不能相信的呢?白冰和幻灵儿听到这样一句神转折,对视了一眼,莫名想笑。而姬昊呢,居然听到炽夸他好看,瞬间那自信心爆棚,竟大有乐的找不着北之感。

只有安安静静跟在白冰身后的小白狐陌离很是不忿地吸了吸鼻子,不过,到底是什么话都没说。在公共场合,陌离打算将哑巴进行到底。

两三条街道的距离对白冰四人来说压根不是事,说着话到了。远远地,那典雅复古的二层小楼闯入几人眼帘,单是那小楼前的牌匾“德兴茶楼”四个字已经够夺人眼球的,那字不要太遒劲有力哦!

白冰向来喜欢这些个化气息特别浓郁的东东,走到哪里都喜欢多看几眼人家的牌匾,这次也不例外,远远地,她将牌匾看了好几遍,越看越喜欢,爱屋及乌,也对这家茶楼寄予了某种期许。

“几位爷,里面请!”德兴茶楼的伙计很是热情。

“几位爷,是想要大厅还是想要雅间?是想待在一楼还是二楼?”

还没进茶楼的大门儿呢,楼内的伙计看到有客人门,麻溜地迎了出来。

“二楼,靠窗的位置。”压根没征求后面三位的意见,白冰直接报了需求。

“好勒!几位爷请从这边楼梯!”

白冰几人进到茶楼之后,见这茶楼里的人还蛮多的,看来是来对了地方,希望待会儿能有所收获。

了二楼后选了个钟意的靠窗看又能很好地隐蔽身形的位置坐下之后,白冰几人随意点了茶和茶点,坐下静待着与蓝城有关的消息能滚滚来。

可白冰四人外加一个小白狐陌离喝了一壶又一壶的茶,茶点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吃完了一碟又一碟,结果呢,有用的消息愣是没有听到一条。

众人所议论的不是张家的姑娘看了李家的少年郎,是谁家的媳妇太过彪悍,驭夫有道,再是痴迷于修炼的在谈论修炼遇到瓶颈如何突破,又或者是一些谈生意的商人正迂回地谈论着下一步的合作之类,这些个毫无营养的闲聊之语听的几人都快睡着了。

“伙计!”幻灵儿百无聊赖地坐了许久,终于坐不住了,招呼起茶庄的伙计来。

“这位爷,您有何吩咐?”小二一溜烟小跑到幻灵儿跟前,静待这位大爷的指示。

“伙计,本公子跟你打听个事,听说蓝城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不好向别人打听,问问茶馆伙计总行吧?幻灵儿索性不再等着“窃听”了,改为直截了当地问。

“这位爷,蓝城,蓝城没什么事传出啊,您不会是听错了吧?”伙计一脸不解地回答幻灵儿道。

“你好好想想,你们这茶馆每天都这么多人是吧?难道没有人提提蓝城总有人失踪的事?”

幻灵儿半点都不死心,都传到定远城的事了,没道理离蓝城最近的宋城内的人没听到半点风声啊?听那曹姓男子所说的,应该是已经发生好几个月的事情了啊。

“这位爷,您也看到我们这茶楼里客人很多,若蓝城真的发生什么事,我们肯定会是最早听到风声的那一拨人啊,小的真是没听说蓝城有人口失踪的事啊。”

“你真的确定?”幻灵儿心里却不再那么确信蓝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这件事了,难道他们被那曹姓男子给骗了,可那曹姓男子没道理骗他们啊?

但若真如同那曹姓男子所说的,宋城与蓝城相邻,没道理宋城的这样一个人气很旺的场所里面的伙计半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哇。

幻灵儿看了一眼白冰,两人一个眼神交换,便已明了对方打算接下来做什么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