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亲吻

“爸爸……无论什么,我都会帮您得到!”

“我想让一个人去死!”

杀人?!安阳的脑袋仿佛被重击了一下,抱着安父的胳膊微松,眼中的黑气也淡去了许多,至少可以分清他的眼白和黑眼珠,但仅仅是一瞬间过后,他的双眼再次被黑气攻城略地,反而更加深了几分。就爱上乐文网

“那,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去杀了他!”

安父的声音起了变化,如同是上下牙齿用力摩擦着发出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很多杂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安阳!杀了安阳!他这个占据了我儿子身体的孤魂野鬼。杀了安阳!帮我杀了他!”

杀了安阳!他是孤魂野鬼!

对了!没错!

说到恨,安父最恨的就应该是他!他是个冒牌货,还是个杀人犯!

安阳眼中的黑气瞬间被震散,恢复既往的清澈,只是如今清澈的眼里布满了恐慌和茫然!

“儿子,醒了?”安阳耳边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随后安阳听到一阵急促渐远的脚步:“医生!医生快来啊!我儿子醒了我儿子醒了,他醒了!”

安阳的目光渐渐聚焦,看着安父佝偻焦急的背影,心中一片纷杂。

几个主治医生和护士不到一分钟就涌进了安阳的病房,不由分说地为他做了一系列地全面检查,最后才终于放心地让上面报告,安阳只是营养不良,用脑过度导致贫血严重,再加上情绪波动过大才昏迷了这两天。

安阳这才知道,他竟然昏迷了两天!

吃过药坐在病床上,安阳茫然地摸着自己有些微晕眩的脑子,以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竟然想不起究竟是什么时候晕倒的,是见到安父跪倒的那一刻,还是说完那些话。

那些话……

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安阳的思绪,抬头看去,就见安父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病房,正要在离病床不远、又不触及安阳目光的椅子上坐下,因为动作过轻,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

许是感受到了安阳的目光,安父的动作一下子僵硬起来,转过身看着安阳,有些结巴道:“儿……儿……阿……阿阳感觉怎么样了?肚子饿么?头还晕不晕?渴不渴?我给你削个水果吃吧,你想吃苹果还是梨,或者剥个橘子?”

安父问得很快,生怕安阳拒绝,不等他回答,就轻手轻脚地坐在床边,拿起水果刀帮安阳削起了水果。

安父的刀功很好,苹果皮从头削到尾,转了一圈,一点儿也没断。安父还很细心,削皮之前怕安阳嫌弃他脏还专门带了一次性手套,削好后还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小叉子叉着,让安阳方便食用。

安阳看着安父的动作,突然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一个可怕又令人窒息的圈套。

在他无比感恩养父母的时候,他碰到了第一个世界的安父,然后鬼迷心窍为了任务杀了他。在他后悔的时候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养父母却因为一场意外几乎跟自己恩断义绝,导致他因为安父内心对养父母产生了那么一丝怨恨。

如今,他的亲生父亲就在眼前,可是他却又没办法好好接受眼前这个男人,因为曾经亲手杀死的安父。

吃了一块苹果,安阳想勾一下唇角,却发现沉重得抬不起来。对于亲情,他似乎一直处于一种不停追寻、不听错过,不停得到、不停失去状态。

费尽了力气,安阳挤出一丝笑容,叉了一块苹果送到安父嘴边:“很好吃,谢谢……爸,你也尝尝!”

安父接过叉子,一口将苹果块儿塞进了嘴里,他嚼的很慢很慢,根本不舍得咽下去,嘴唇发抖,声音哽咽:“好吃!好吃!是真好吃!我、爸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

安父的眼眶红了,眼睛也湿润了,因为不想影响儿子的心情,连忙站起身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指着床头的按钮说:“爸出去洗个脸,你哪儿不舒服就按铃!”可能是感觉到自己这个自幼就走丢的儿子也想跟自己好好相处,安父说话都利索了几分,儿子父亲的说得也比之前流利许多。

安阳往后靠了靠,看着安父踉跄的背影,闭了闭眼睛,就这样吧,安阳,不要再纠结,不要再矫情,死了的人永远弥补不了,错误的代价已经付出,活着的人就好好珍惜好好对待。所以,不要一错再错!你……又有父亲了!亲生父亲!

“安先生,请告诉我亦欣在什么地方?”冷漠低沉的声音让安阳睁开了眼。

跟安红莲本尊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安阳面前,看着眼前地人,安阳忍不住回想剧情资料,资料中说邢恩是一个黑白通吃的厉害人物。

如今看来,不止是厉害能形容。毕竟,作为研究出基因强化剂的国宝人物,目前安阳所在的病房附近,光明面上他所知道的保护力量就有两个班,更不要说暗地里了。

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就是一个护工,都是经过特别培训过的。可是现在呢,邢恩就这么大大方方地站在他的病床前,毫不掩饰地问他楚亦欣的消息。

看来,这个人的背景,远不是黑白通吃那么简单。

只是,用着那个人的脸,却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还真是讨厌!

安阳忍不住撇了撇嘴,切!你又不是安红莲,我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想到这,安阳身子往下一滑,钻进了洁白的被窝,留给邢恩一个黑乎乎的后脑勺!

邢恩愣了愣,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随之而来的就是怒气,说话的声音更低沉了几分:“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安阳不耐烦地挖了挖耳朵,忍不住暗叹了一声:不愧是言情世界的男主之一,这霸道总裁爱上我似的台词可以有!!

“你是谁?”这是回到病房的安父,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脸色黑沉地站在自己儿子病床前,下意识地就心头发紧,大声质问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