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子昂通知了安辰和安琪两兄妹必须立即赶到中山市第一医院,必须立即赶来。两兄妹包括龙肖宇和龙菲儿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中山,这是他们兄妹父母相识相恋的地方。但是此时他们已经顾不上欣赏中山的美,踏进医院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妈咪快不行了,只是一直在支撑着在等着他们能够到来。而龙肖宇站在了病房外,他不敢走进去,他害怕,他害怕见到颖若,他痛苦的坐在了外面的椅子上。

安琪进门就已经成了泪人儿,她伏在颖若的床边痛苦不已:“妈咪,你怎么了,妈咪,你醒醒啊,妈咪,是我,是我啊。”

安辰的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下,他不敢相信,就在前几天还和病魔做斗争的妈咪,只是和爹地来中山寻找当年的回忆,他却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如果能够预知未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妈咪和爹地来中山。这回他们的旅程变成了生死诀别的旅途。怎么不叫人伤心,怎么不叫人难过呢,病床上躺着的可是他们兄妹最爱最爱的妈咪啊,他们原本还打算等妈咪回家好好的给妈咪庆祝她的生日,颖若的生日还有几天就到了,可是现在颖若也许等不到那天了。

颖若感受到了手上的泪,缓缓的睁开双眸,迷离的眼神由于见到安辰和安琪而变得精神了不少。她低低的说了一声:“辰辰,琪琪。”

:“妈咪。我们在。”

:“让大家都出去吧。”

颖若说的很轻,安辰复述了母亲的话,其余人这才离开。颖若缓了一口气才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依旧是低低的话,安辰和安琪只能伏在母亲的身前才能听到她的声音。

颖若微微的抬起手轻抚上女儿的发丝:“琪琪,不要难过。”

:“妈咪,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去救那个疯女人啊,妈咪一点都不值得啊。真的不值得啊。”

安琪哭的越来越难过,颖若已经没有了泪,她没有多少力气难过,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去难过:“辰辰,妈咪将公司留给你,好好照顾你爹地。善待对你好的帮助过你的人。要好好对待你的妹妹。”

颖若断断续续的似乎在做着最后的遗嘱,安辰不敢怠慢自然一一应承下来,他跪在了母亲的床边,伏在颖若的身边哭着:“妈咪,什么都没有比你更重要的。妈咪对不起,对不起,我从小到大没少惹你生气的,现在后悔,真的后悔,妈咪,我真的很爱你,我和妹妹不能没有你。”

:“你们兄妹长大了,没有妈咪一样可以过的很好,要学会长大学会面对一切的问题。知道吗?”

:“知道了,妈咪。我一定会将公司经营好,一定会和妹妹守着我们的家,会好好的照顾爹地。”安辰做出了决定也做出了承诺。

:“辰辰,是不是,是不是龙肖宇来了?”

:“是的,干爹在外面,我去请他进来。”安辰急忙走出去让龙肖宇请了进来。

龙肖宇舒了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走进病房,看着虚弱的颖若,他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泪如雨下,颖若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睡去,她知道如果睡去了就再也醒不来了,她必须努力控制住自己:“肖宇。”

:“我在,颖若,我在。”

:“我谢谢你,谢谢你-------以后------,以后--------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颖若别这么说,我一直将辰辰和琪琪视为己出,你放心,放心啊。”

:“恩。”颖若轻轻的发出了声音,一阵刺骨的痛传来让她嘴角溢出了血,她此时伸出了手:“宇恒。宇恒。”

安辰急忙扶着焦急走过来的宇恒走到病床边将父亲的手和母亲的手放在了一起。颖若露出了笑容,她笑的很灿烂:“宇恒,我说过要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现在,我等不到我们白发的时候了,我要先走一步了,如果,如果真的有来生。我要早点认识你,我们要真正的长相厮守,真正的做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宇恒,孩子们会好好的照顾你。他们会代替我成为你的眼睛。宇恒------”

宇恒紧紧的握住颖若的手。她能够说如此多的话,他明白,这是回光返照,颖若即将离开自己。他反而不那么悲伤,不难么难过了,毕竟与其如此痛苦不如离开,而且他欣慰的是他没有走在颖若的前面,因为他不想看见颖若为了他难过。

:“颖若。答应我,一定要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去投胎到下一个轮回中,如果来不及等我,你过奈何桥的时候不要喝孟婆汤,要带着今生的记忆,这样我就能在后世找到你。我们要带着今生的记忆在后世中厮守一辈子,答应我。”

颖若流下了泪:“好,我答应你,我会等你,我会等着你。”

此时颖若已经再无力气说半个字,她迷离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喃喃的低语:“母亲,你来接我了吗?美智子来了,母亲,女儿来了------”

一双美丽的双眸永远的闭上了,她可以不用再如此的痛苦的承受身体的病痛和伤痛,她可以不用再为了二十多年丈夫不在身边而纠结万分,而今香消玉殒之时,许多人哭成一团。伤感着颖若才五十多岁就离开这个人世,她还没有享受过一天,就走了。

此时在门外,一个黑色的身影默默的抽泣着,她看着已经无生命的颖若,她本来该笑的,她本来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内心会如此伤心?为什么她会有罪恶感?这是为什么?

站了许久她才转身离去,秦子昂似乎看见了门外那抹离去的身影,他叹息了一声。

数日之后,在梅花山上的一座名为水月庵的庙宇内,清风古佛,秦子昂走到一位背对着他而默默诵佛的师太面前站住,矗立了很久才开口道:“洁茹,你真的就这样在这里过一辈子吗?”

:“这位施主,世上已经没有一位叫洁茹的人了,她已经随着安施主的离开而离开了。”

:“洁茹,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总之,我只想告诉你,颖若的葬礼已经结束了,遵照她的意思将她埋在了梅花山上,你是不是因为赎罪才会在梅花山出家?”

:“施主,不管是赎罪也好还是真心的皈依我佛,总之,为一位旧友诵经念佛超度亡灵,这是贫尼的功课必须要做的,赎罪不赎罪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贫尼失陪了。”蔡洁茹正欲走却被秦子昂拦住了去路。

:“大哥也快不行了,你真的不去看看大哥吗?”

蔡洁茹心一惊,但是随即恢复了镇定,她微微鞠躬深施一礼:“阿弥陀佛,施主,贫尼法号清心,你说的大哥贫尼并不认识,还请这位施主今早回去吧。阿弥陀佛,请恕贫尼不远送。”

看着蔡洁茹毫不留恋的离开,秦子昂不禁感慨万分,这么些年他也有错,如果他不是那么爱护洁茹不是那么为了洁茹,他如果当年制止洁茹的行为,或许,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种种悲剧,人心难侧,人心复杂,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不满奢望和贪欲早就了人世间太多的悲剧发生。

一个月后,在颖若的坟墓旁新添了一座墓碑,偶尔人们上山观赏风景的时候总是会看见一位尼姑总是会站在那对夫妻的坟墓前默默诵经,自言自语的陪着那两座坟墓说话,随后才会离开,由于见怪不怪人们也习以为常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坟里到底埋着怎么样的故事和悲情。

梅花山之巅,一对夫妻携手站在夜色的空明中。他们相拥在一起彼此显得如此恩爱和痴情:“颖若,我只让你等了一个月我就来见你了。”

:“宇恒,为什么那么着急呢?你可以在人世间多呆一段时间的。我担心孩子们会因为我们的离开而难过。”

:“我相信龙先生会代替我们好好的照顾他们的,颖若,从此没有什么可以难住我们的了。从此以后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了,我很开心,你开心吗?”

:“我们还要度过一次,走奈何桥的时候千万记住不要喝孟婆汤,我记住你对我说的话,这也是我对你说的话,记住,过奈何桥的时候千万不要喝孟婆汤,我们要带着今生的记忆去后世。”颖若偎依在宇恒的怀中道。

:“我不会忘记。”

山的另一边一道门沉重的打开出现了一条深邃的道,两个人携手向里面走去,要过奈何桥了,记住彼此,记住今生,记住过奈何桥的时候千万不要喝孟婆汤,要带着今生的记忆投身后世,因为他们要在后世继续前生的姻缘,因为他们深爱彼此,因为他们有未了的情和爱啊。

他们的爱从中山开始,从梅花山有意无意的邂逅开始,历经了沧桑,历经了生死,爱有很多种,长相厮守那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谁都希望并羡慕着。而有些爱平平淡淡却也温馨,而有些爱短暂却刻骨铭心,颖若和宇恒的爱结束在中山,结束在他们邂逅过的梅花山上,爱是如此的短暂,却也刻骨铭心,他们携手在去奈何桥的路上,下辈子,他们要经历真正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恋。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