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野至的心中豪情万丈,把机甲堡垒的行进速度调到了最高。

窗外20的风声呼啸,行车窗上铺满了被撞扁的雪花,摩尔掏出了袖中的猎枪,轻轻擦拭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赶到了兰泽湖畔,先行的据点人正坐在机甲堡垒里与魔能雪狐缠斗着,谁也奈何不了谁。

看到魔能雪狐还没有到能毁坏机甲堡垒的程度,施落施德长舒了一口气,悬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善意的提醒道:“如果你们实在敌不过的话,就赶紧回到机甲堡垒里来吧,据点是死的人是活到,大不了我们就再开垦一块荒地!”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无论怎样我们都会战斗到最后一刻!”野至眼神坚定,手里拿着还未发动融合的渊之黑雾走下了机甲堡垒。

魔能雪狐看到终于有人从机甲堡垒里走了出来,扭了扭脖子,仿佛在嘲笑着这个不要命的小男孩,轻蔑道:“我看你这么年轻,不要这么轻易地放弃生命,不如你现在进去把当初封印我的那些人喊出来,我就饶你一命。”

“大言不惭!”野至听到魔能雪狐这般轻视自己,不由得怒了起来。

“渊之黑雾,发动一维融合!”

断剑再次被黑雾重铸,野至又披上了黑色的魂力斗篷,身上再度漾起银色的光辉。

只要完成灵承的觉醒,战斗姿态的转变就简单的了许多,再也不需要用魂力来沟通体内的灵痕,只需要发动手中的灵承就可以了,既方便又迅捷。

这点也算是人类比起魔能兽稍有优势的地方,算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后来也有强大的魔能兽注意到这点,开始研究魔能兽的身体特性,以便仿照着制造些魔能兽能够使用的灵承。

“哦,原来是完成了灵痕融合的人类,怪不得你敢从这些老鼠洞里钻出来。”魔能雪狐眼中划过一丝惊诧,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在数年前,他就已经完成了灵痕的融合,难道还怕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男孩不成?

呼啸的寒风中,两人遥遥相望,谁也没有先动手,都想先试探下敌人的实力。

对视了一会儿,魔能雪狐开始忍不住了,野至明显感到周遭的气温明显下降,空气微微皱缩了一下,水蒸气的含量变得更少了。

一颗由冰雪凝结的巨型獠牙缓缓在魔能雪狐的脚下汇集着。

“冰晶之牙!”

这颗冰晶之牙足足有一辆马车那么大,尖锐的獠牙上沾满了冰雪倒刺,发着森然的寒光向着站在空中的野至袭来。

冰晶之牙所过之处卷起呼啸的寒风,慢慢卷起了一道剧烈的雪龙卷,将漫天的风雪都吸入其内,像是一条愤怒的雪龙,在空中狂舞着颀长的身躯。

野至看着冰晶之牙卷起的风雪气旋,轻轻举起手中的渊之黑雾,挺身而出。

半空中,雪龙的獠牙与渊之黑雾的剑尖针锋相对,强力的碰撞在空中发出轰鸣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黑一白两股气流激烈的对轰着,在半空中形成两道半球形的气墙,野至在左,魔能雪狐在右。

忽然,野至身上的黑雾暴涨,两道狰狞的烟雾自渊之黑雾的端头游出。

两道黑雾越拉越长,紧紧地螺旋缠绕在冰晶之牙形成的雪龙卷躯体上,雾气变得越来越深厚,渐渐变得凝实。

渊之黑雾又倏然迸发出巨量的烟雾,缠袭住雪龙卷的黑雾应和着发出耀眼的黑色光芒,光芒炸裂,就连周围的丛林都染成一片枯桠的黑色。

光芒过后,两道黑雾向中心迅速收紧,刚刚还势头凶猛的雪龙卷在黑雾的绞杀下支离破碎,化作一场鹅毛大雪,飘落在空中。

隐于雪龙卷端头的冰晶之牙也随之被打得支离破碎,大雪中又落下一阵冰雨。

魔能雪狐看到自己的进攻被野至轻松化解,也不着急,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慎重,不敢像刚刚那般轻视野至了。

“有点儿意思。”魔能雪狐飞落至地面,慢慢走到野至的面前。

它好像丝毫不惧野至会突然动手杀了它,细细的看着野至。

野至感受到一阵冰冷的寒意随着魔能雪狐的接近渐渐深入他的骨髓,他想要动手把魔能雪狐击飞,可是野至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冻僵在地,动也不能动了。

那个被黑雾搅碎的冰晶之牙,在碎成冰渣之后并没有烟消云散。

那些细碎的冰渣在魔能雪狐细致入微的操纵下缓缓接近着野至,黏在他的衣服上、头发上、脖颈里。

在兰泽湖畔这样严寒的天气里,野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些冰碴的接近与控制,只是感到身上更冷了。

而魔能雪狐每走近一步,对于冰碴的控制就更加细致几分,更是动用着冰晶灵痕的力量,在冰碴上渐渐延伸出一片片晶莹的冰晶,就像是一套剔透的冰甲。

“冰日浴衣!”魔能雪狐站在被冰晶入侵的野至身旁,得意地说道。

这个冰日浴衣曾经是它用来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是在后来的融合中,它渐渐发现冰日浴衣不但可以保护自己,也能控制别人。

就像今天一样,牢牢将野至囚禁在冰狱之中!

而在魔能雪狐的头顶,又渐渐形成了一颗很小却很锋利的冰晶之牙。

“再见了,少年。”魔能雪狐眼眸中忽然变得狰狞而可怖,“冰晶之牙,咬穿他!”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一道绚丽的魔法光束击中了马上就要抵在野至胸口的冰晶之牙。

冰晶之牙被魔法光束的冲击波直接轰碎成粉尘,在光束的余温下化成一滩雪水。

洛央纱急匆匆的赶到野至身旁,催动她独有的温热的魂力融化了覆盖在野至身上的冰日浴衣,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野至抖了抖身上刚融化就又被冻成小冰珠的水滴,心里还有点后怕,但是脸上却微微一笑:“没事。”

洛央纱紧皱着眉头,不安的说道:“我们一直在车上翻找魔能雪狐的信息,不过无法地带探险图册里好像并没有关于魔能雪狐的记录。”

“这样正好,我们可以正式在书上记载些属于暮远小队的东西了。”摩尔搭乘着纸牌车赶了过来,仿佛很高兴的样子,“如果什么都知道,那还有什么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家还在打招呼的时候,魔能雪狐已经再次蓄积了一个庞大的冰晶之牙,悬在空中蓄势待发。

卡斯缇奇最先发现了魔能雪狐的异动,对着魔能雪狐喊道:“我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魔能雪狐看着聚集在野至身边的人群,感受到他们的魂力都不弱,忽然有点儿拿不准主意了:“你们一起上算什么本事,有种来单挑啊!”

听到魔能雪狐的话,洛央纱有点儿气不过,她单独走上前去,一枪把魔能雪狐刚刚蓄积的冰晶之牙轰得粉碎,大有我一个人就能把你轰成渣的气势,怒气道:“单挑就单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