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

王玲被魂灵附体的念头刚刚在我脑中产生,“哗啦”一声,桌子上的咖啡尽数被王玲推翻,洒了我们三个一身。

我第一反应就是拿纸巾擦干洒在裤子上的咖啡,就在这个空档,王玲疯了一样掀翻桌子,快速的冲出了咖啡厅。

“不好,安晨,赶紧拦住她。”我慌忙站起身,安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拉着一起追了出去。

“赶快叫救护车,有人出车祸了。”

“太惨了,我眼看着那女孩就这么直直的冲过去,然后她就被那个小车撞飞了,再被这个公交车碾压过去了。”一个路人结结巴巴的描述刚才案发的情景。

“就是,我看那孩子都被压扁了。”

周围还还有几个路人站在一旁看热闹,都不敢靠近,只是站在马路边说说风凉话。

公交车上的乘客都下来了,各个神色慌张,有的人吓得被旁边的人搀扶着,有的人打电话催促医院抓紧派救护车过来。

而公交车司机脸色苍白坐在马路边,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安晨扯着我的袖子,一脸疑问的看着我,“冶,王玲真的就这样死了吗?刚才她还和我们一起说话,怎么就突然跑出来被撞死了呢?”

“安晨你先不要激动,我们等警察来处理王玲的事情行吗?”我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极力隐藏自己紧张的情绪。

“小冶哥哥,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你的东西,王玲在咖啡店打碎的东西,我已经结算过了。”姬月一边说一边好奇的朝公交车那边看。

我迅速将姬月拉到怀里,“月月,乖,不要看了,王玲出车祸死了。”

“出车祸?死了?”她说话的音调提高了两倍。

“安晨,你带着月月先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办。”我将姬月推到安晨身边,朝他点了点头。

“小冶哥哥你要去哪里?我也跟着你去。”

“我要去妘家,你跟着我,不方便。”

安晨倒是通情达理,二话不说,带着一脸不乐意的姬月离开了案发现场。

他们兄妹走后,我打电话联系了韩子梦,约她还在这间咖啡厅见面。

打完电话,我一直站在咖啡厅门口看交警处理这起事故。期间,警察找我问过话,原来那女孩的名字叫黄佳琪,是艺术学院表演系的大一新生。

我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她告诉我们她叫王玲,莫非就是亡灵的意思,看来这个附在黄佳琪身上的亡灵,并不知道黄佳琪的名字。

“呦,你这是等我呢?还是站在大马路边发呆呢?”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我抬头一看,来人脸上挂着笑容,一步一摇的朝我走来。

“有什么话还是进去说吧!这里不太方便。”

韩子梦瞥了一眼事故现场,眉头微微蹙起,然后挎着我的胳膊,拉着我走进咖啡厅。

“给我一杯摩卡,再要一杯白水,谢谢!”刚一落座,她就叫来服务生,都没问我,就全都点完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点摩卡?”我有点好奇的问她。

“我是给我自己点的摩卡,至于你就喝白水吧!”韩子梦顿了顿,解释道:“我是怕你咖啡喝多了,今天晚上在宫里睡不着,会害怕。”

“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我要住在妘家?”

韩子梦点了点头,“因为昨天我带你出来,都被妘祭长老责罚了。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安慰呢?”她嘴里发出一阵娇笑。

“那也是你自找的,你让那几只阿飘带我走不就好了。”

“阿飘,哈哈哈,这名字好,要是太太知道你把她的老朋友叫做阿飘,应该会笑上一会。”韩子梦夸张的拍着腿大笑,这样的她还是我第一次看见。

有那么一刹那,我误认为她就是莫寻,可是她举手投足间的魅惑,是莫寻装不出来的。

“行了,别笑了,要淑女一点。”我轻咳了一声,以示提醒,“我今天叫你出来是想知道太太接下来对我们有什么安排?”

“安排,肯定是让你们尽快来妘家学习。”韩子梦从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撇给我,“这个就是妘家的门规,进妘家学习之前你们三个最好把这里的内容都了解清楚。否则妘祭长老对你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接过册子,这足足有新华词典那么厚,“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妘家?”

“刚才不是说了,今天晚上啊!所以你们学习门规的时间紧迫,一般情况下,新来的怨灵师是没有门规册子的,他们都是在不断受罚中改过来的。”韩子梦一脸奸笑的看着我。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就等于帮我自己,谁叫我看上你了。”

看着韩子梦痞痞的样子,我分不清她这话到底有几分真。

“你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到玄武门外,到了以后打电话,我就出来接你们。”

“别告诉我,你们妘家只能半夜进门。”

“恭喜你答对了。”韩子梦一拍桌子,一脸的坏笑。

看她调皮的样子,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姐妹两个还真让我看不懂。”

“这你有什么看不懂的,难道你是对陌动情了,然后发现她背叛了你,现在又突然发现我比她更好了?”

“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不去写小说可惜了。”

“对了,刚才在咖啡店门口是不是出人命了。”

我点了点头,“是的,一个女孩被公交车撞死了。”

我没有对韩子梦解释太多,因为对于她,我存了一点私心。

“那还真有些奇怪,我并没有看到阴间使者,也没有看到那个死者的觉魂。这里肯定有蹊跷。”韩子梦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你要到妘家学习,这件事情还是让其他人来管吧!”

我立刻反驳她,“其他人?你不会这么没有同情心吧!既然看见了就要马上去解决才对。”

韩子梦放下咖啡杯,“孩子,你还太年轻,要学的还很多,我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了,必须马上赶回去了,你别忘了今天晚上来找我。”

还没等我告别,韩子梦大口把剩下的咖啡喝完,匆匆忙忙起身离开了。

我翻看了一眼她留给我的妘家门规,不禁傻了眼,这门规居然不是汉字,这让我怎么看?

不知不觉中又被韩子梦给耍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