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贱人的无耻生活

即阳市郊区的一片小树林被警方拉起了警戒线。

不少警员在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尸体周围勘察现场,同时他们还有心无心地小声聊着天:

“最近可真不太平,死了好多人。”

“可不是嘛,昨天水坝死了一个女人,医院也死了一个人,这小树林又两条人命。哎,我都怀疑世界是不是快要完蛋了。”

“别那么悲观,水坝那个女人是谋杀,医院那个是自然死亡,这小树林的两条人命明显是寻欢过头了。”

“哎,小声点。别让队长听见咯。不过话说回来,那女人的身材可真棒,********的,只不过可惜了。”

“可惜归可惜了,不过你们瞧瞧现在的小年轻也真是的,开个房间不行吗?非要找什么刺激,这下都成风流鬼了。”

……

由于男性尸体下丢着一个用过的避孕套,不少警员推测:这一对男女一定是寻欢过头了。也许是警员们聊天的声音过于不严肃,一旁的顾乡推了一下眼镜,有意干咳一声,似乎在提醒警员们少说两句,认真干活儿。

警员们立即闭嘴,不再交谈,不然队长可要发火了。

这时易容来到了现场,刚到这里,她看到两具尸体后,脸蛋如桃花一样,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几名警员注意到了这一幕,他们坏笑着凑到了易容的身前,有意说着一些他们推测男女生前的风流韵事,不禁令易容的脸蛋越加羞红……

“你们几个小崽子讲的可真欢乐,最近局里是不是伙食太好了,养出了你们几个废物出来,要不要我写个报告把你们调到后厨啊!”

正当警员们说到兴起时,王皓叼着一根香烟走到了易容的身边,脸上除了不悦再无其他,几名警员知道王师兄马上要发火了,于是他们连忙散开去工作了,他们可不想被王皓教训。

此时易容心中可谓松了一口气,她对王皓乖巧地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王师兄。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赶他们走。”

王皓“咳”了一声,心想这小姑娘是太软了,于是王皓一副老师的样子说道:“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别默不作声,直接打这群小崽子。”

易容愣了一下,接着心有顾忌道:“可是…好吧我知道了,谢谢王师兄。”

“不用谢,快去验尸吧。”

王皓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然后朝一旁的顾乡走了过去。

这时的易容见到王皓的离开,她的内心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她叹了一口气后去验尸了。

王皓来到了顾乡的面前,深吸了一口后直接问道:“什么情况?”

顾乡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尸体说道:“男的叫刘谷雨,女的叫白小洁……”话还未说完,只见王皓不敢相信地盯着顾乡,问道:“你该不会骗我吧?”

顾乡淡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死人的事情我不会骗你。”

听到这话,别提此刻的王皓不自觉地想到了余野。

呵呵,跟余野有关系的人又死了,还是两个人。看来,余野不是命太硬克死周边的人,那么他是一个丧门星转世,实在是太邪乎了。

我以后还是离那小子远一点好了,别他把我也克死了。

王皓向顾乡询问了一点基本的情况后置身来到了尸体前,他仔细观察着两具尸体,发现男的趴在女的后背上,两人裤子都没穿,地上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一时王皓嫌弃地啧了啧舌,说道:“这亲人刚去世寻欢作乐,死了也倒是活该。”

蹲在尸体前的易容似乎很不喜欢听这话,她一下子站起了身子,瞪着王皓严肃道:“王师兄,你变了!”

“我怎么变了?”王皓疑问道。

易容摘掉了口罩,嘟着小嘴说道:“上次你说我对待于小叶尸体的态度不严谨,可是你现在也对这两位死者的态度不严谨,你变了!”说罢,易容气冲冲地戴上了口罩,蹲下身子继续验尸,完全不搭理王皓,似乎生气了。

王皓无奈,没看出这小姑娘还挺认真,我以后也别开什么玩笑了,省得小姑娘误会我是个不严肃的人。如此想着,王皓蹲在了易容的面前,赔着笑脸道:“姑娘,别气了,你说说这两具尸体不是寻欢,那会是什么情况?”

易容翻了王皓一眼没有应话,这倒是让王皓的脾气上来了,他的脸一下子沉住了,起身说道:“不说拉倒,我还不乐意听呢。”罢了,王皓要转身离开。

这时易容慌张起身拉住了王皓的胳膊,委屈道:“别…别…别…你别走,我说还不行嘛。”

“快说。”王皓没个好脸。

易容耷拉着脑袋,言语委屈道:“王师兄,我刚才检查尸体,发现两名死者是由于心脏骤停才导致的死亡。假设,他俩真是……”

易容突然止住了言语,抠起了小手,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扭捏。

王皓奇怪,问道:“你继续说呀,别停,他俩真是什么呀?

“他俩真是…”

此刻的易容好似很难启齿想要说的话,而王皓也迟钝,不知易容什么破毛病,不耐烦道:“别考验我的耐性,他俩真是什么呀?”

王皓言语中的不耐烦情绪让易容慌张不少,一时她下定了决心,猛然抬起了头,认真的盯着王皓说道:“他俩如果真是oa才导致心脏骤停的话,那么女性尸体的身上应该能检查出oa的痕迹。可是女性尸体的身上并没有oa的痕迹,我猜测他俩并不是oa才导致的死亡,应该除了oa他俩还发生过别的事情……”

“够了够了,别说了。”

王皓连忙劝着易容,脸上尽是不好意思。主要还是因为易容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周围的警员都朝他俩投来了异样的目光。那目光令王皓尴尬,

如果我再不劝住易容,还不知易容要说多少那么令人不好意思的词汇呢。

这时的易容也注意到了警员们的目光,她霎时感觉脸颊滚烫不已,羞的连忙蹲在了地上,别提有多不好意思了。

而王皓感觉此刻的易容真像个小姑娘,有意思。不过现在可不是看小姑娘的时候,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原地思考了起来:如果真像易容说的那样,那么也说刘谷雨和白小洁的死另有原因,那么会是什么原因呢?

谋杀?

凶手为什么要伤害刘谷雨和白小洁?动机是什么?现场还要伪造出寻欢而死的假象,那么凶手是用什么手法害人的呢?

得!又一桩奇案。

虽然案子看上去并不简单,但王皓倒是有突破口。他立刻回到警局,开始调查即阳市全部的监控摄像,他认为刘谷雨和白小洁昨天是晚上11点左右离开的警局,他俩一定在路上接触了什么人。

最终,王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监控摄像把谷雨和小洁昨天晚上在马路上的遭遇清清楚楚地拍摄了下来,王皓意识到事情果然并不简单,同时他还发现视频中的面包车正是之前自己跟踪楚城时的那一辆面包车,且视频中还出现了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

这男子出现的一瞬间,不禁令王皓恨得牙根痒痒。因为这男子化成灰王皓都认识,正是楚城。

如果说刘谷雨和白小洁是被楚城所害,那么算上之前的于小叶,刘雨彤,也是说楚城已经背了四条人命,简直是个变态。

这家伙肯定不是杂志社编辑那么简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