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杰克虽然不明白献祭法阵是什么,也不知道灵魂审判代表这什么意义,不过那只防御力惊人的灰隐魔蛛,竟然如此干脆的被这个魔法秒杀掉,可想而知这个魔法的威力到底多么恐怖。

虽然对于魔法的分级并不了解,但他多少也猜得出来,这么可怕的魔法不大可能是白阶实力能够运用的魔法。看众人的样子也证实了他的猜测,简妮丝这回是又一次不顾自身危险,强行使用了超过她实力限制和身体承受能力的魔法。而且,这一次的情况似乎比上一次危险的多。听骑士们的交谈,简妮丝为了强行使用越阶魔法,还使用了某种禁术。

有一半来自显得的杰克猜得到催动禁术是个什么结果,无数小说、电影里面都有过催动禁术遭到反噬这样的桥段。他突然间感觉到有些惭愧,如果不是自己太吝啬不想浪费经验值,导致刚才的样子看上去过于危险,可能简妮丝就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使用越阶魔法来救他了。

和简妮丝不顾一切的舍己为人比起来,自己为了那点小算盘过分节约经验值的行径,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也太过**丝了一点。

别人能够为自己做到这一步,自己怎么还能继续吝啬下去?想到这里,杰克不再犹豫,立刻点开了升级界面选择了升级战士等级。

又是那道熟悉的白光闪过,杰克状态神勇的原地复活,中了灰隐魔蛛的麻痹毒素之后的异常状态一扫而空。

一旁众人似乎已经对频频出现在杰克身上的这逆天一幕有了很强的免疫力了。毕竟就算是奇迹,看得多了也不值钱了。一众骑士面无表情地看着原本还一脸苍白的杰克瞬间恢复正常,而后飞快地向着简妮丝的方向跑了过去。

杰克来到了简妮丝藏身的小树林中,立刻看到了晕倒在地上的简妮丝,她的手腕上竟然还在流着鲜血!

卧槽,这时割腕自杀吗?杰克吐了个槽,连忙上前扶起简妮丝,扯开衣服一角,准备用军用急救术帮她包扎一下。

可就在他将简妮丝扶起来以后,他立刻看到了简妮丝身体下方压着的东西——一个由数个六芒星构成的魔法阵。令杰克感到阵阵揪心的是,这魔法阵竟是用血画出来的,显然这个法阵这就是简妮丝会“割腕自杀”的原因。

看到了这里,杰克马上猜了出来,这个所谓的献祭法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恐怕这东西的原理就是施术者献祭出体内的鲜血来构建魔法阵,然后在成型的魔法阵中施法,从而获得暂时性的能力突破罢。

他一边帮着简妮丝包扎,一边对着已经昏迷了过去的简妮丝小声埋怨道:“你这个蠢女人,真是个笨到极点!下回不要再做这种蠢事了,战斗是我们男人的事情!”

虽然明明知道简妮丝已经昏了过去,听不到自己说什么。但杰克就是想要开口对这个几次三番为了不相干的人牺牲自己的蠢姑娘抱怨几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

这个女孩实在是个太过善良的好人,穿越以来,简妮丝已经数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对第一次见面的自己赠出佩剑,还是越阶使用魔法救治伤势沉重的艾米阿姨,再到现在不顾自身安危出手击杀灰隐魔蛛,救出自己。这些都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地痕迹,让他感动,让他为刚才的自私和小气自惭形秽。

帮助简妮丝止了血,杰克小心翼翼的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走出那个献祭法阵的中央后,再将她轻轻放回到了地上。而后,杰克蹲了下来,向她的脸庞看去,只见简妮丝秀丽的小脸之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血色也同时在慢慢退去,显得越来越苍白。杰克心中开始焦急,看她这个样子很明显是内伤又加重了,这可怎么办?

杰克虽然有个战场急救的技能,可问题是战场急救之中根本就没有如何治疗内伤的方法。难道让他学武侠小说那样传功给她么?问题是那种传功他也不会啊!

不知所措的杰克轻轻叫起简妮丝的名字,希望能叫醒她。她的本职可是牧师,只要她能醒过来,就肯定有自救的方法。可无论杰克如何呼唤,简妮丝仍旧紧闭着双眸,头无力的靠在杰克的臂弯里。

杰克明白,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要想办法抑制住简妮丝的内伤。自己不懂,说不定外面的几个骑士会懂。想到这里,他连忙再次轻轻的抱起简妮丝,走出了丛林。

杰克抱着简妮丝一走出来,三个被困网内的苦逼酱油众统统看到了简妮丝那白森森的脸色。盖伦连忙冲着杰克喊道:“快,把我们弄出来,简妮丝的情况不妙!”

杰克闻言连忙找了块柔软的草地将简妮丝放了下来,而后向着盖伦三人飞奔而去,同时开口问道:“简妮丝小姐似乎受了内伤,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谢尔曼道:“内伤?真的是内伤就好了!哎,这个蠢货,灵魂审判是可以随便用的么?”

听到谢尔曼的话,杰克突然间反射般的反驳道:“住口,谁说简妮丝是蠢货,她一点都不蠢!”

这话过于暧昧,以至于费克思猛地抬头看向杰克时,杰克自己都有了些脸红。他连忙补救道:“简妮丝的行为是勇敢无畏,绝对不是什么愚蠢!要知道,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们现在早就全军覆没了!”

这时一旁的盖伦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杰克的尴尬一般道:“别说了,快放我们出来!简妮丝的情况很危险!”

杰克闻言连忙上前,可他立刻就发现,这些蛛网实在太过坚韧粘稠。没有附魔效果的情况下,他手中的附魔骑士长剑的剑刃都砍不断这东西。

杰克忙了半天毫无进展,盖伦有些急躁道:“你在干什么,快用你刚刚的方法把这些网子烧掉!”

闻言杰克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可是我的长剑上的附魔次数已经用完了!”

他回头看了看菲尔,如果菲尔还可以使用魔法的话,随便使用一个火系魔法就能搞定眼前的课情况。可看上去,菲尔此时自身都难保。

现在的菲尔正盘腿坐在地上,周身各色魔法元素环绕,一团团黑色烟雾从他的额头上飘散出来。看情况,他正在用魔法元素驱逐体内的毒素,短时间内是不用指望他能够帮忙了。

“我之前就有些奇怪了,你这把剑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为什么看起来和圣殿的制式附魔长剑这么像?刚才的那团火焰,你说是附魔效果?”盖伦连忙问道。

杰克回答:“这把剑是简妮丝送给我的,上面只有三次附魔效果,现在我已经全部用掉了!”

被困网中的三人互相看了看,盖伦一脸喜色道:“你怎么不早说!快把剑递过来!”

杰克顿时有点糊涂:“什么意思?”

盖伦解释道:“既然是简妮丝送你的,那肯定就是圣殿的制式长剑了,那个魔法阵我刚好知道怎么充能,快把剑递过来,我帮你恢复它的能量!”

闻言,杰克连忙按照盖伦说的,将长剑穿过蛛网的空洞朝着盖伦被粘的死死的手递了过去。长剑的剑身刚刚接触道盖伦的大手,立刻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虽然盖伦被蛛网捆得严严实实,无法做出祈祷的动作,导致他无法使用圣骑士的魔武技,可是他体内的魔力还在。

而为魔法武器充能,不需要做出什么特殊的姿势和咒文,只需要将能量未满的魔法武器接触到魔力源上就可以。因此就意味着,盖伦可以为杰克的附魔长剑充能!

只见光芒闪耀了片刻之后散去,杰克惊讶的看到,长剑根部的三朵火焰莲花再次明亮了起来!

太棒了,自己的杀手锏又回来了!大喜过望,杰克立刻挥舞起长剑,点燃了长剑上的附魔烈焰划过那些困住三人的蛛网。只几个接触,那些蛛网就被烧断成了数截。三人总算是挣扎了出来。

盖伦出来后,先是看了看菲尔的情况,而后道:“菲尔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他正在驱逐体内的毒素,想必再过不久就可以清醒过来。”而后,他面色沉重的走向了被杰克放在了草堆之上的简妮丝,眉头一皱道:“糟了!”

杰克闻言心中一紧道:“怎么了?很严重吗?”

费克思眉头紧皱地看着地上的简妮丝道:“哼,真是不知所谓的蠢货,在这种地方竟敢贸然使用献祭法阵!不知死活!”

嫉妒和愤怒充斥着费克思的心胸,在他心里,地上这个贱人三番两次不听自己的劝阻,为了拯救贱民胡乱使用魔法,真的是自寻死路!

杰克闻言感到了一阵愤怒,他怒道:“你说什么!我已经说过,简妮丝不是什么蠢货!”

费克思闻言失笑道:“哦,你紧张?你紧张你救她啊!她使用了献祭法阵,燃烧了自己的灵魂来释放灵魂审判!这个魔法可不是说用就用的,灵魂一旦开始燃烧,除非有同级的牧师在旁补充她损耗的灵魂能量,否则她就是死路一条!你说说看,在这种地方我们去哪里找个牧师!”

听到这里,杰克整个人呆愣住了,他看了看其他两人。只见谢尔曼扶着额头闭上了眼睛,而盖伦则紧紧皱着眉头看向简妮丝,两人都没有反驳费克思的话。

杰克感到阵阵眩晕袭来,几乎让他站不住脚,他难以置信的问道:“这怎么可能?你们的意思是,简妮丝会死?”

盖伦一脸沉重的看了看杰克,而后慢慢地道:“理论上,如果没有人救她的话,她的确死定了。”

没想到回家以后事情比在上班还多,今天先更新3000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