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ioge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头过來看黎葵希望她能认真的听自己说话也正是这一个红绿灯让他又方便转头认真看黎葵的机会他这才现

原來黎葵刚刚一直不说话那不是因为太过生气了而是她整个人不舒服难受到说不出话來现在她整个人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怎么了小葵那里不舒服吗”

看到黎葵苍白不已的脸色严城慌乱的不知道该把手放放在哪里想要触碰黎葵又担心自己一碰到她她又更难受“小葵”

太过难过的黎葵根本就回答不了他的问題但也是在严城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绿灯打算赶紧到医院去看看这时候黎葵的阵痛才好了些整个人都缓和了下來沒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的痛了

“好些了吗”严城一边开着车一边注意观察黎葵的反应见她的表情沒有刚刚那么的严重了整个人现在处于放松的状态看起來是好多了刚刚她整个是都要蜷缩在一起一样

黎葵无力的扬起低垂的沒有游离的目光抓不到重点的看向严城气若浮虚的开口“好多了”好像多说一句话就要用掉她很多力气一样

越是看黎葵这个样严城也是不能放心他拿过热水壶递给黎葵“要不要喝点水”在他的心里面在不舒服的时候喝点水总是好的

黎葵摇摇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更不用说喝水了她只想着赶紧到医院这样的痛法也不是这个问題

“那你忍一下很快就到医院了”看着前面的标牌上面显示医院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五百米看着这个东西突然有很安心的感觉

面对严城的话黎葵还是沒有做声因为她又开始痛了起來这比刚刚还要痛的多了她整个人又陷入了自己的疼痛感官里面严城说了什么她也不清楚

随着一阵一阵的疼痛黎葵他们已经來到了医院的门口严城赶紧下车來打开车门带黎葵出來虚弱的黎葵在严城的带领下走了进门诊楼去找到了平时自己看的医生做过一通检查后医生就直接让她办理住院了给他们的说法是宫口已经來两公分了需要住院待产

办理住院的期间严城就给黎葵家里打了电话告诉黎母黎葵目前的情况虽然有些意外严城为什么会和黎葵在一起但是现在黎母也顾不得这么多黎葵现在都快要生了她要赶紧赶到医院去才是

给黎母打完电话严城这才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同样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严母一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放下手中的活连忙赶往医院來

他们是早上十点多到的医院孩出來是在第二天的凌晨两点是一个小美女看到红润润的孩什么都不懂只要有人一碰她她就会不明情况的哭个不停直到黎葵出产房后给她喂上奶水她喝饱了才安静下來

他们用了一件单人间下半夜的时候其他人都回去了就留下黎母和严城一起照看黎葵

本來以为自己只是出个门和黎葵产检沒想到这一出來后公司就回不去了其他的事情都是交给职员去处理的如果有什么需要他签名的文件他会让人家送过來给自己

不过住院也不过两天的事第三天一大早黎葵自觉恢复的还不错和自己的管房医生说过后就办理的出院手续回家去了

黎葵不回家还好她这一回去了严城去她家那就是一个考验虽然这些天在医院黎葵都沒有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并沒有真正的把他对自己说的话全都忘记了

对于严城说的那些话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尽管在医院里面的时候严母要让她原谅严城让他们重新找个时间举办婚礼她还说道了一个重点那就是虽然黎葵他们沒有举办婚礼但是他们自己领证了在法律上可就算是合法的夫妻了

尽管知道严母这么说只是简单的想要她和严城和好而已并沒有其他的意思了其实在严城沒有理自己的这段时间里面严母也是时不时的熬一些汤过來给她喝然后就和黎母两人一起聊天

所以比起严城黎葵见黎母的时间还要多呢撇开严城不说她也知道严母是真心的待自己好的

今天严城借着要把在家的玩具带过來给黎葵所以就过來看看她顺便看看自己那出生沒有几天的孩

说是拿玩具过來严城也只是带了一个级大的娃娃垫过來给黎葵说这样可以带着宝宝在上面玩耍

“小葵”严城小心翼翼的走进黎葵的房间里面明明才回來几天但是房间里面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孩的存在看着床上都是孩的衣服尿布以及湿巾还有一个妈妈时不时的在旁边看着他

低头看着孩睡颜的黎葵沒有现严城进來只是专注在孩的身上听到他的叫唤声后她才抬起头來就见严城已经來到自己的身边了

“你怎么來了”撇了严城一眼黎葵就把头转向一边去了不去看他是沒有心情看了

“我带东西过來给宝宝”说着话的同时严城还伸长了脑袋去看正在酣睡的女儿看着她那睡觉的样心头一紧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心里面环绕着有了一种感觉原來孩是这么小原來这是他的孩

觉得神奇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思议想想自己的孩当时还什么都沒有呢现在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小娃娃出來

“”黎葵沒有做声她已经沒有心情去和严城说话了要是说自己那时候是伤透了他的心那现在被伤害的人就是她

看了孩好一会严城这才下定决心的去看向黎葵虽然这些日她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是沒有什么感觉但是他知道知道黎葵心里面对他一直有个坎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

“小葵我有话和你说”既然黎葵不愿意就这么听他说话但他还是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清楚这样或许还可以得到一点点的原谅

“还有什么要说的”她一点都不想要知道关于那件事的原因了一点点都不想要了解也不想听严城说话“你上次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亏我还一直以为是自己做错了是自己伤害了你但是沒想到你才是最能伤人的那一个人是不是有人像我这么傻的喜欢你让你很有满足感很开心是吗这样捉弄我”

说着话黎葵越想越心酸整个人也因为这份自知之明而不能接受事实她低着头不去看严城同时掩盖住自己脆弱的心灵

“不是这样的”严城猛的抓住黎葵让她看向自己一脸的真诚“我沒有这样想虽然现在说起來你会不相信但是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

“其实一直以來我都以为自己忘记不了金琳在你出院的那段时间里季夏笛不是总是想要帮你和我撮合吗当时的我是很厌烦的不喜欢季夏笛做这种事在我看來你只是我和金琳的朋友而已”

“不对”黎葵猛的打断他的话带着微红的眼眶看着他“我和金琳本來就是朋友你只是她的男朋友而已是我们认识在先的”

那委屈的话语好像要是严城敢说不是她就要哭出來一样的确也是明明自己这样已经够委屈了结果还要连身为金琳朋友的这个权益还要让他给抹灭

“是是”严城连忙点点头回答她因为心疼所以手就下意识的去搂过黎葵的身体到自己怀里意外的是黎葵也沒有挣脱他的安慰

“其实慢慢的和你相处后我心里面就已经慢慢的觉得离不开你了回家和季夏笛说话时也总是会不经意的谈起你來当我现自己有这个习惯后为了避免让人家误会我就只能是继续假装不在意你”

“直到那天你和我说你是金琳当时我心里除了不相信以外更多的是窃喜因为你的这句话我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了在和你在一起后我就开始去查关于你的事情你因为什么原因住院为什么住的医院都沒有人知道这些都让我很怀疑也很好奇”

在严城胸口待够的的黎葵轻轻的推开严城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孩带有鼻音的说道“然后呢你查到了为什么不和我说你当我傻吗还是怕我会一直纠缠你”

她怎么越听着就越不开心呢

“我说我爱你”严城也是无奈了自己说到现在沒有说到重点黎葵却已经早就听厌了现在却也只能是抛下这一句话來收拾她那不安的心

果真话一出來黎葵整个人就安静了下來瞳孔不由得放大的看向他她怎么觉得自己今天碰见大事了呢

感觉好假这不是真的吧但是跳动的心以及那已经死机的大脑來告诉她这是真的像是假的一样真

“你你说什么”已经懵了的脑袋只能是迟钝的指示她不顺溜的说出这话來

“我爱你”严城再次重复一遍自己对黎葵的心意这句话他想说好久了但是自己都碍于自己那不知何谓的自尊心与想法

趁着黎葵还在确认他话里的真实性的时候严城接着说道 “我之所以沒有告诉你沒有揭穿你那是因为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如果后面你沒有主动和我说我也不打算说的我就打算这么和你继续下去无所谓你到底是谁”

“我不说何颜亭也会说啊”黎葵已经收回自己的思绪了她想到黎钰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何颜亭

“她说就说只要你不承认我也不会承认但是我沒有想过你会这么直接的就说要和我分手了这是我想都沒有想过的”

“这还怪我咯”听严城说了这么一通黎葵已经渐渐放开心扉了她算是了解严城这些日以來的想法了

“沒有”严城摇摇头“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会突然说分手了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是金琳吗为什么那天这么干脆的就承认了”

关于这件事他想了很久都沒有一个结果完全想不通这是什么情况

“你不是说你查我了吗”黎葵笑笑她已经完全的放开心來了狡黠的说道“那怎么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

“完全想不通”严城看到她那狡猾的样心里已经乐开花了但是表面上也沒有表现出來

“我那天是去了金琳家在她房间待了一会结果现自己的日记本”说着黎葵还站起來走到自己放本的抽屉拿出那本日记本來“这里面都是我写的日记看到这个后我才想起來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事”

“刚好心里一直都很沉闷为自己这件事苦恼的时候何颜亭又要我把话和你说清楚反正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也正准备和你说分手的那刚好是一个契机而已”

严城接过黎葵手上的本在黎葵的允许下翻开來看看到了这些日以來黎葵对自己的真心实意

“所以你是担心我先开口拒绝你了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我不会说分手的话你还记得我们领证了吗”

“不是沒有领吗”黎葵追问到她那天明明沒有去领的

严城把日记放下來提议到“是沒有要不我们今天去吧”

黎葵迟疑了一下犹豫的看着严城现在说去领证她就要去领吗感觉太匆忙了

“不想去的话下次再去”有些失望但是严城也知道自己急不得毕竟这事是自己找出來的所以不管时间有多久他都愿意等待

黎葵默不作声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严城但是这不代表她以后不会接受所以现在就先这样了吧等着看他以后的表现毕竟现在她也已经知道严城对自己的心意了知道这一点已经让她足够满足的了

结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