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上学不许拿出来

顾连慧放下电话之后, 发了好长时间的呆。

她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乱, 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想些什么。

她的瑶瑶,她的宝贝。

人总是自私的,顾连慧甚至真的有一秒产生了阴暗的思想,她想带着瑶瑶离开这里,去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可她不能。

如果……如果洛福多说的是真的?她应该怎么做?让那两个人带着她的宝贝离开?顾连慧不甘心,但她也不能剥夺孩子与亲生父母见面的权利。

顾连慧是知道叶菲瑶的。

她暖心的小宝贝一定不会说因为亲生父母找过来,就决定放弃顾连慧离开, 但身在其中,顾连慧还是会担心。

工作还剩下一半, 顾连慧却怎么都提不起心情来。

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天还没有黑,现在甚至还是夏天。

可她觉得有点冷。

***

比赛结束,叶菲瑶的柜子里又多了个奖杯, 身为小学生,叶菲瑶还是要回到校园里来。

马上就要毕业了。

她站在校门口,踌躇了一阵。

今天主动提出送她上学的,是昨晚回来蹭了一顿饺子的顾廉杰。小舅舅打了个哈欠:“不想上学我们就回家。”

小姑娘摇摇头:“没有。舅舅再见。”

长马尾一甩一甩, 叶菲瑶才走了两步,小舅舅就喊她。

明明已经成年, 高大健壮的小舅舅在对这叶菲瑶的时候,更像是个孩子, 像是她的朋友。顾廉杰站在校门口, 冲着小姑娘做了个鬼脸, 右手比了个“六”放在耳边, 就像是打电话一样——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叶菲瑶眯着眼睛笑了,她有那么一点点不自在的心情也放松得多。

她来的时间有点晚,到教室的时候,大部分的同学都到了,大家叽叽喳喳讲着闲话,看了叶菲瑶进来,干了六年体委还没有卸任的赵凯嗷了一声,从座位上蹦起来鼓掌。

“热烈庆祝我班叶菲瑶同学再一次夺得冠军!”

他爸爸的工作就是比赛相关的,赵凯比其他同学知道得更详细。而小体委这么一欢呼,班里的同学们都跟着喊起来,鼓掌的尖叫的,还有来抱抱的。

女孩子们喜欢用肢体语言来表达她们的亲近。

这情况去年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这次叶菲瑶还是不太适应,笑得有些腼腆,耳尖都泛起薄薄的红。

小姑娘的声线又软了三分,在同学善意的笑声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桌上已经摆着一盒香甜的巧克力,上面打着漂亮的蝴蝶结,一看就是同桌给自己准备的。

叶菲瑶原本还有些吊着的心回到了该在的地方,小姑娘笑得愈加真诚,主动给傲娇的吴韵一个抱抱:“谢谢你了!”

吴韵扬着下巴:“就是祝贺你拿个冠军而已。”

嘿嘿。

学校还是那个学校,班级还是那个班级,同学还是她的同学。大家依旧活泼开朗,似乎田志良的事情没有在学校里留下波澜——说起来,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田志良当时算是在“踩点”,在和那几个被选中的女孩子“拉近距离”,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又因为当时田志良说主动补课,还有个觉得自己有点笨的男孩子跟了几次“课后辅导”,所以课后辅导只是课后辅导,什么都没有。

真是……太好了。

小姑娘坐在亮堂的教室里,听着同学们叽叽喳喳聊天的欢声笑语,眯着眼翘着嘴角。

与此同时,顾家姐弟俩来到了约好的地方。

昨天晚上,顾连慧接到了她等着的电话。

话筒那头,拿着电话的应该是个女人,她的声音近乎...哽咽,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吐字变得清晰。有些东西电话里说得不太清楚,他们最后约了一个地方,决定见面谈。

地方是顾连慧选的,是她朋友开的咖啡厅。上午的时候这里来的人很少,上面一层就空给顾连慧了。

而现在,心神不宁的,也不止顾连慧一个人。

小舅舅没有和瑶瑶在一起的大男孩儿模样。

他沉着脸,皱着眉,说得上是帅气的脸蛋儿现在显得有点凶神恶煞。

他站在咖啡厅前面,不想走了:“姐,他们要是一定要把瑶瑶带走怎么办?”

顾连慧没说话。

顾延年和叶珍又出去忙了,所以顾连慧只能让弟弟陪她过来。顾廉杰说的这个,她也担心,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走到这儿了,还能怎么办呢?

姐弟俩沉默地走上了楼。

他们坐下还没有两分钟,脚步声响起。

顾廉杰秉持着自己是男子汉,并且开头就要有气势,直接凶巴巴地盯着楼梯口。

他正凶狠地盯着,眼睛却越瞪越大,表情还在装凶,这时候显得有些蠢。

顾廉杰张着嘴,声音都卡了:“叶、叶……叶亦文?”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个高大的男人。他脸色不太好看,苍白而又疲倦,一边走,一边摘去了帽子墨镜口罩之类的东西。

没有了帅气的妆容,他和电视剧中意气风发的大侠还是有着不同,但顾廉杰作为大侠粉丝,竟然一秒认出了叶亦文。

顾连慧也愣住了。

她不追星,但她也认识叶亦文,尤其是一周前她才见过叶亦文。

然后她才看到叶亦文身后的席柳叶。对于这位幕后导演,姐弟俩都不认识,但顾连慧猜得出来,她就是瑶瑶的亲生妈妈。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叶亦文和席柳叶坐在了顾连慧跟顾廉杰对面,双方沉默了一阵子,直到席柳叶先开口。

她也没化妆,比叶亦文看起来憔悴得明显。她眼睛里都是红血丝,揉了揉额角,对顾连慧笑笑:“……不好意思,昨晚在车里呆了一晚上,没能整理好仪态。”

她望着顾连慧,最终还是扬起了嘴角,眼睛微微眯着,眼中似乎有泪水在闪烁:“真的……谢谢你。”

席柳叶有太多的话想要说了。

叶菲瑶……叶菲瑶。

她原来早就见过小叶子。甚至前段时间她们也见过。

席柳叶一直很喜欢叶菲瑶。小姑娘长得好,有礼貌,笑容甜,又总给她一种亲近的感觉。她们见过的次数不多,但是席柳叶偏偏能记住小姑娘的一些细节。之前她从未想过,因为她没有问过洛福多为什么带叶菲瑶过来,她以为小姑娘是那些女孩子的朋友而已。席柳叶又听叶菲瑶说过妈妈,从未想过,她,就是她。

昨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席柳叶当场就哭了。

她抱着丈夫,哭得近乎虚脱,好不容易才收敛情绪,给顾连慧打了电话。

谢谢。

当然要谢谢。

他们把小叶子照顾得很好,他们真的把小叶子当做家人一样,他们……他们……他们做了她没有做到的事情,成为那个孩子的守护者,看着她长大。

席柳叶迟到了太多年……她希望她还赶得及。

顾连慧望着席柳叶,慢慢地嗯了一声。

他们互相听了一个故事,那些沉痛的,又或者不愿意回忆的过去,用简单的语言描述之后,仿佛也只是一个故事。顾连慧早就没了铁链的束缚,而席柳叶终于找到了她的宝贝。

那些痛依旧深刻,却不会在这一秒刺伤她们的心灵。

席柳叶带来了很多资料。结婚证,准生证,出生证明,医院的凭证...,警方的凭证,一些新闻报道,等等等等。

顾连慧带来了一本相册。

她昨天去把叶菲瑶的一些照片洗出来,在相册里放好。从她进入这个家庭的五岁开始,到最近的她。照片中的女孩儿从懵懂稚嫩逐渐长大,就连相片都看得出,从最开始的不自在,到后来对着镜头扬起灿烂的笑,她很幸福。

顾连慧在七岁大的小姑娘捧着西瓜的照片上点一点:

“她不挑食,但是喜欢吃甜的,蛋糕甜点什么的,喜欢吃糖,爱吃辣的,吃面必须放辣椒粉,海鲜喜欢吃贝壳类的,更喜欢吃肉。水果最喜欢吃西瓜,之前吃坏肚子就消停了三天还继续吃,芒果有点过敏,其他的都还好。她自制力太好,就是喜欢吃,自己也会注意吃了多少。”

席柳叶跟叶亦文认真地听,呼吸都放轻,一个字都不敢错过。

“她成绩特别好,马上就要上初中了,成绩全校第一,散打还是全国冠军。”

顾连慧说着,自己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知道你们想了她很多年。但她也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宝贝。我……我不反对你们接触她,但是不要直接去找她说这些话。瑶瑶很敏感的。我知道她和我们亲近,但她自己有想法,她是个大孩子了。她……”

席柳叶站起来,隔着桌子,手臂环住了顾连慧。

“我知道,我明白,我什么都懂,”这位母亲对另一位母亲哽咽道,“你是她的妈妈,你永远都是。我们是一样的,我不会从你身边去抢,我只是希望,她会明白,她还有一个妈妈爱她,真的很爱她……你同意让我接触她就好了。我会慢慢来,做什么都和你商量,好吗?”(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