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张军吓的身子发颤了起来,求饶道:“好,我答应你们,以后都不去骚扰谢文娟了,我再去,就特妈是个煞笔。wenxue6.com”

顾超和我对视一眼,我们两人的嘴角,都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顾超冷冷的说:“你说是这么说了,我怎么相信你?万一,你说话不算话呢?”

张军激动的说道:“证明这事,我有什么办法?总之,请你们相信我。”

顾超的眼里浮现一抹冷意,冷冷的说:“好,我选择相信你,不过,老子也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不守信用,老子随时都能找到你,一枪迸了你。”

我也走到张军面前,冷冷的说:“以后不要再去惹娟姐,明白吗?”

张军点了点头。

我和顾超对视了一眼,然后便离开了废弃厂房,故意放一把刀子在张军旁边,至于他怎么解救自己,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我们开车离开,坐在车上,顾超轻声的问我:“小杨,你觉得张军会信守诺言吗?”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说道:“这谁知道啊?”

顾超低声的说:“如果这混蛋不信守承诺,老子弄死他,老子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我点了点头。

我和顾超开车回到小区,在小区门口分开了。

回到出租车,小艾还没有回来,我有些奇怪,就打电话给了小艾。

小艾告诉我说,她在酒店要值晚班,到十二点,所以,今天可能就在酒店睡了。

我挂掉电话,顿觉一股不适感。

坐在床上,我拨通了谢文娟的号码,我觉得我必须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谢文娟。

电话通了,我微笑着对谢文娟说:“娟姐,搞定,今文学楼永远都不会在骚扰你了,我们也威胁他了,如果再骚扰你,就弄死他,他应该不敢去闹你了。”

谢文娟高兴的说:“哦?是吗?小宋,真的啊?”

我笑道:“是啊,娟姐,你这下可以轻松了。”

“呵呵,是啊,小宋,那张军有没有对你说那些胡言乱语啊,说什么我在外面勾引男人那些话?”谢文娟问道。

我立马否定道:“没有啊,当时我和他就是交流骚扰你的事情,其他的他没说。”

“说了也没关系,那些都是他自己乱编的,你不要信。”谢文娟笑道。

我微笑着说道:“当然了,放心吧,娟姐,我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嗯,那就好。”谢文娟轻声的说道。

我吐出一口气,心里暗暗的说:“到底是不是谢文娟在外面勾引男人啊?”

这件事,在的脑海里,越发的变得扑朔迷离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谢文娟忽然问我:“小宋,你现在家有事吗?”

我说道:“没有啊,娟姐。”

“哦,那你到我家来一下,我要好好的感谢你。”谢文娟笑道。

我的心尖顿时狠狠的一颤,谢文娟的语气,让我的脑海顿时产生了很邪恶的想法。

这种邪恶的想法就是不由自主的在我脑海里生成了。

我毕竟有求于谢文娟,所以就点了点头,说:“好啊。”

我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朝谢文娟住的小区赶去。

到了谢文娟的家里面,谢文娟不由分说,上来就抱住了我。

我一时有些发蒙,轻声的问道:“娟姐,您这是。”

谢文娟忽然迷离的说:“小宋,给我。”

我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我完全没有想到谢文娟竟然会来这套,我浑身发抖,而谢文娟这时已经开始在我的脖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的脖子麻麻痒痒的,不一会儿,我也有了反应。

谢文娟的撩拨让我的大脑瞬间发热起来,我忍不住内心的渴望,抱着谢文娟,走进了她的卧室里面。

我和谢文娟在床上,疯狂的运动着。

谢文娟给我的感觉,就是个长期床事压抑的女人似的,一遍又一遍,虽然我很累了,不过,却一次次的撩拨我,让我头脑再一次发热。

我和谢文娟完事了四遍才结束,我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刚才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就像是梦一样。

谢文娟则躺在被窝里,头发披挂在肩膀上,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她侧卧着身子,嘴角噙着微微的笑意说:“小宋,功夫不错吗?”

我和谢文娟既然突破了底线,自然也就没有顾虑了。

我激动的说:“娟姐,能让我当上车间主任吗?”

“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当然了。”谢文娟微笑着说道。

我看向谢文娟的媚眼,忍不住钻进了被窝里,谢文娟顿时闭上了眼睛,满脸的享受。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班上,今天就是宣布新的车间主任人选的日子,所以,我的心情难免有些忐忑。

上午九点,公司的全体员工都召开会议,我们一起聚集在公司3楼的会议室里,听领导训话。

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孙总在讲完一些废话后,忽然宣布:“今天借此机会,我宣布一次人事调动,宋杨,之前是设计部的老员工,有技术,有能力,这次特意下放到车间锻炼,由于李海洋自作孽,所以已被公司开除,至于公司车间主任,就由宋杨代理,实习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会亲自进行考核,如果不达标的话,我会重新选择其他人选,让我们欢迎宋主任上台讲几句。”

唰。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了我这边,我的脸庞微微有些滚烫。

我慢慢的站起来,接受所有人投射来的眼神。

有羡慕的,有不屑的,有愤怒的,也有嫉妒的,总之不一而足。

我走上了讲台,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便临时头脑里酝酿好了一段话,轻声的说道:“非常感谢孙总这次对我的信任,我其他也不多说了,我当车间主任后,一定让车间的兄弟们干的舒服,也给全公司的兄弟姐妹保驾护航,总之一句话,我有十分的力气,绝不会出九分,争取为公司创造更大的利益。”

“好。”

孙总带头鼓掌,下面也发出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讲完后,我下台了,然后孙总又讲了一些关于公司愿景等等之类的一些空话,我们就散会了。

回到车间,自然而然的坐到了以前李海洋做的办公室里,那种感觉,别提特妈的多爽了。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一时的兴奋而冲昏头脑。

我刚在主任办公室里坐下,便取出柜子里的文件,认真仔细的阅读起来,我要尽快的适应车间主任工作。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我正阅读着车间一些工作流程,还有人员名单,谢文娟忽然打来了电话。

我拿起电话,谢文娟笑声从我的手机里传来:“小宋,怎么样?娟姐对你不错吧?”

我微笑着说:“都是娟姐提携的好。”

谢文娟微笑着说:“今晚还来娟姐家里吧,娟姐做好吃的给你吃。”

我的心尖顿时狠狠的一颤,心里暗暗的说:“谢文娟这s妇,果真求不满啊。”

我满嘴答应:“好啊。”

我明白,谢文娟在公司里,看似整天不干活,其实有着很大的能量。

她是孙总的小姨子,所以,孙总多多少少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会给她一点面子。

所以,这个女人,我肯定不能得罪她。

只是,我刚挂掉谢文娟的电话,车间在折弯机那边工作的小王,忽然跑来告诉我:“宋主任,不好了,老袁在折弯机那边工作的时候,被机器弄伤了。”

我的眉头顿时一皱,真没有想到,我上任第一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忍住内心的慌张,问道:“老袁人呢?他现在情况怎样?”

小王说:“手指头恐怕断了。”

我的心尖更加狠狠的颤了下,忙跟在小王后面,跑到了折弯机那边。

我看到剃着小平头的老袁正坐在地上,右手食指包裹着一块白色的布,满地都是血。

我忍住内心的怒意,走到老袁面前,温和的问道:“袁师傅,你没事吧?”

老袁皱紧了眉头,痛苦的说道:“宋主任,我这次算不算工伤啊?”

我在脑海里迅速的盘算着对策。

如果算是工伤,那么老袁的住院费,还有疗养费等等肯定都是我们公司出了。

要是孙总知道了我刚一上任,就出这么大的事,肯定对我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我一脸认真的说:“老袁,你这先别想太多,我叫人把你送医院去,先把手指给保住再说。”

老袁也没有说什么。

接着我便安排车间的孙大头开着他的私家车,黑色的大众宝来,把老袁朝医院送去了。

忙完了老袁这事,我把车间所有的人员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询问众人:“有没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老袁的手指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这时,我正对面的精瘦的小王说:“宋主任,是老袁送板材的时候,折弯机好像停工了,他就伸手进去看了下,没想到折弯机忽然工作起来了,袁师傅没来得及躲开,手指就被折弯机给压到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讲了一些车间安全生产的一些事情,就把这些人给散开了。

我不知道老袁这次受伤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有所谓高人背后指点。

总之,这事发生在我刚一上任,我必须要积极的把他给处理好。

我回到了主任办公室,给孙大头打过去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我一脸严肃的问:“孙大头,袁师傅怎么样了?”

孙大头说:“宋主任,在拍片了,不过医生可能建议要截掉那段拇指了。”

我一脸严肃的问道:“有没有可能保住。”

“我也不知道啊,片子还没出来。”孙大头说。

我说道:“好,医院就你和老袁,你帮他一下,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过去看你们,老袁你一定要照顾好了啊?”

(h.org)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