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的一干二净

临近下班,叶梦萱给韦祎打了个电话,她觉得和孟默然他们出去吃饭有必要告诉他一下,既然答应交往了,就得周到些。不想,电话关机中,搞什么?第一天正式交往就这个样子,一种不爽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哪是交往,电话都敢关机,不会是在涮自己吧,他可别是第二个杜少凡!那样自己可惨了!

刚收好电话,孟默然出来了,“叶梦萱,收拾好没有,我们走吧!”

“哦,好了。”叶梦萱赶紧挎起包包跟着孟默然走出办公室。孟默然又拨了个号,

“你在哪?我接你去。”

芊芊那边一看是孟默然的电话,反而有点不领情地骂他傻,这时候你说不方便接也行的,她吐了口气忙说,

“哥,不用你接了,我一会自己去,我正洗头呢,记住**酒店,跟前台一打听就知具体座位了。”

“你还在洗头?”孟默然有点急眼,又不是宴会,打扮个毛?

“嗯,快了,正在干燥头发。”

“那我等你?不是说韦祎休假了吗?你车技又不怎么好。”

哦,原来他休假了,可能有别的事,看来是我冤枉了他,叶梦萱听到话音心里不纠结了,赶紧追上孟默然的脚步。

“不用不用,酒店又不在繁华的地方,我自己能行!”

这丫头,还挺固执,

“那好吧,你快点磨蹭!”孟默然挂断电话,和叶梦萱进入电梯。

上了车,孟默然帮叶梦萱拉过安全带,想到安全带叶梦萱就想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笨,还是心里不装事,每次系安全带她都想把带子往脖子上套,而且屡教不改,她还记得一次坐韦祎的车,那次他没帮她,她抻过安全带就往脖子上套,韦祎扑哧笑了,

“我的姑奶奶,勒死啊!”

搞得叶梦萱尴尬着回“哦,总是记不住。”

想着那次,差点笑出声,叶梦萱赶紧用小拳头堵住嘴,没出声。

“你笑什么?”孟默然被她莫名的举动搞糊涂了,好奇地瞥了她一眼。

“没,没笑什么,我觉得我很笨,系安全带老想往脖子上套。”叶梦萱讲笑话一样说了出来,正好省着尴尬。

“哈哈,也不能说笨,你肯定不会开车吧!”孟默然其实也想大笑,怪不得她坐车那么老实,总是等着别人帮忙,可能怕闹出笑话吧!这么说也挺有智慧,不过也不错,给了自己表现的机会,

“我是不会,我爸说不想让我有风险,他说女人开车不如男人反应快,自从我妈驾车出了点小事故,我爸就反对我学开车。”叶梦萱突然放开话匣子。

“不开也挺好的,芊芊那丫头,自从学了开车,我就没省过心,你都不知道他开车有多愣,还好总是有惊无险。”孟默然不由自主地又想起芊芊。

“她那么不细心啊,看着挺细腻的。”听他那么一说,想想那次坐她车,有点后怕。

“也不是不细心,脑子问题,反应慢,开车就显着愣,不学也是好事。”

“也对,我觉得我脑子就不好使,所以不想学。”

孟默然轻轻瞄了她一眼,勾起唇角,的确她的乖巧是他想娶的类型,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越看越舒服,紧紧攥了攥方向盘,一副满意的样子,可该怎么接近她呢?总该聊点私人点的事吧!

沉默了一下,他试探着抓了抓她的手,一副深情的样子,

“叶梦萱,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感觉神经唤起他的运动神经,轻轻扭过头,发现她穿的有点薄,还是入冬时的羊绒袄。

叶梦萱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

“哦,我春夏秋冬手脚都是凉的,可能是冷血吧!”

孟默然紧紧捉住她,诡异一笑,

“什么冷血?又不是美女蛇,我看是缺乏关心。”

“哪有,我妈我爸老关心我了,就连我弟也知道问候我呢!”叶梦萱再次缩回自己的手,一脸的不自在。

“那是不一样的,你缺的是男朋友的关心。”他终于找到了命入正题的机会。

叶梦萱觉得气氛越来越怪异,又想到办公室的“错觉”,她努力思考了一下,不如不如我向他说的明白点吧,对,就这样,免得误会下去,如果再不说清楚,他误会成我在鼓励他可就糟了,她僵着表情笑了笑,

“老板,我好像恋爱了。”

话是说出口了,又有点没底气,今天一天没联系上韦祎了,说好的今天正式恋爱,可惜事情有点不尽人意。

“你恋爱了?”孟默然僵住表情,心怦怦直跳,看她的眼神好奇怪,简直把人当成了不明生物!

难道我不行恋爱吗?还是我说错了什么?看着他的表情,叶梦萱有那么一点点想忍住不说接下来要说的话,好像是早了点,向外公布这个···

“嗯,好像是。”到嗓子眼的话还是惯性溜了出来。说完,又没底了,早上韦祎给自己打电话说有事要做,叫自己坐公交就挂了,这第一天恋爱是有点找不到感觉。

“什么时候开始的?”孟默然有点担心又期待着什么。

这样问还真让叶梦萱越来越没底气,她勉强笑了笑,

“应该是今天,今天吧,我觉得是!”

唔!有点勉强,她这是不确定吧!孟默然警觉地看着她的表情,真想多挖掘点她脸上的讯息,

“这么说的话,应该不是许腾辉吧!”孟默然大脑快速转了转,今天才开始的话,不妨用个排除法。

“老板,开什么玩笑!当然不是····”话刚说到这,孟默然电话就响了。叶梦萱赶紧闭上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