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一分钟

readx;———————————

与此同时,上海军港却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这里的一份太过压抑,太过紧张,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海神号的进港。

“再扫描一遍,涅罗之壁外没有大量兽族聚集的迹象吗?”夏陵虽然已经做了足够周全的准备,但还是不太放心。身旁的一名操作员低头看着手里的仪器,再次确认,涅罗之壁以外20海里范围内的海水中兽族的密度很低很低。

夏陵长舒了一口气,试图使自己平静一点,可是左眼皮总是不受控制的在跳动。

20:55“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25海里。”

21:00“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20海里。”

21:06“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15海里。”

21:13“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10海里。”

21:20“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5海里。”

21:24“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3海里。”

21:26“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2海里。”

21:28“海神号距离涅罗之壁入口还有1海里。”

隐隐的天际,一艘巨大的舰船缓缓驶出海平面,它的右后弦已经呈现明显的破损,船身似乎在漏水缓慢下沉,但是看起来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海神号已经坚持了六个多小时,似乎不差这1海里。

21:30“500米。”

21:32“300米。”夏陵的拳头不禁攥紧,一股浓浓的不祥预感在他的心头蔓延开来。到底是什么呢!该死!

21:34“200米。”船身由于漏水,行驶的越来越慢,但是已经到达距离涅罗之壁200米的地方。

夏陵下达了开启闸门的指令,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隆隆声,数百万吨重的涅罗之壁缓缓抬起,无数的空洞展露在人们眼前,像是密密麻麻地蜂窝,管洞里面积存的水倾泻而出。

这一刻,变数突生!

“将军!二十海里外突然出现了大量兽族聚集,正朝着里飞快挺进!”

夏陵心头一紧,但随即冷静了下来:“都不要慌!还来得及!马上停止涅罗之壁的抬升,恢复原状!通知海神号,上海军港不予进入!”

还来得及!还来得及!夏将军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慌,还来得及!

涅罗之壁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恢复原位,而就算兽族游得再快也不可能在一分钟游有到这里。

就在这时,遥远的天际划过三道耀眼的光亮成品字形,朝这里,朝海神号急速逼近!

“将军!ecc紧急通知!30秒之前位于上海东北40海里处的近海,海魂号凭空出现,发射了三枚强力燃|烧弹!这将会引爆海神号!”操作员大喊起来。

所有人大惊,海魂号不是已经失踪了十多天了吗,怎么可能出现在近海!

“轰隆隆——”

天空中已经有隐隐的雷声传来,那是强力燃|烧弹急速飞行与空气剧烈摩擦产生的爆响。

肉眼可见,三枚巨大的导弹在急速放大,直冲下方的海神号而去!

“隐蔽!所有人隐蔽!!!”士兵军官们在夏陵将军的大吼中,朝最近的建筑物掩体飞跑而去。

天空一片火光,红彤彤的景象仿佛世界末日到来。在这奇异的景象出现十几秒钟后,惊天动地的巨响如海啸般扑面而来,瞬间淹没了所有建筑物,充斥着整片天地。大地在剧烈的抖动,猝不及防的人们被狠狠的掀翻,无数的玻璃幕窗爆裂开来,黄浦江中竟然掀起了高达十数米的浪头,海水冲上了外滩,将坚硬的栏杆冲击的变形,将路边的石砖拍的粉碎。

时间仿佛凝固,空间发生了扭曲,这个世界没有了光和影,没有了音和声。

“轰————————”在急速音浪和气浪的冲击下,沿江路上的绿化树木被从腰部齐刷刷的折断,被卷上了天空。距离闸门最近的一片建筑物已经被夷为平地,连瓦砾都没有剩下,只有空气中漂浮着的灼热的粉尘烫伤着吸入者的呼吸道粘膜。

烟尘散去,坚不可摧的涅罗之壁已经被轰开了一个长达二十多米的缺口,其余部分也是布满裂纹,摇摇欲摧。海水疯狂的涌进,倒灌。

这座“不可沦陷”的城池——沦陷了!

———————————

30秒钟之前,陆晨还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手里牵着一个,眼睛还盯着另一个意淫,这生活简直太美好了。

下一刻,悲剧发生了。

台上一位大腹便便的大叔响应美女主持的号召,将一桶冰水混合物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发粗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很快,他的惨叫就被窗外惊天动地的巨响淹没了。

坚固的钢化玻璃幕窗在强大的气浪冲击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仿佛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触目惊心。

不少钢化玻璃已经破碎,好在进过特殊处理,破碎后的碎渣都是成钝角,否则得会有不少人被割伤。

人们从破碎的窗口看到了横亘于黄浦江之上的那段被誉为神迹的涅罗之壁已经荡然无存,外面两百米处,海面上似乎漂浮着大大小小的残留物,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那就是海神号在爆炸中心的高温中没有被完全融化的遗骨。

一时间,东方明珠塔内部警铃大作,红色的指示灯在急剧闪烁,广播播放着紧急撤离的通知,侍者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才允许上岗的,此时皆是训练有素的指挥着与会嘉宾有序撤离。

在场的人员也都算半个贵族,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修养,所以都还能勉强保持镇定,这也为疏散节约了宝贵的时间。

“怎么回事?那堵墙不是号称永不沦陷吗?怎么还没有被人攻打就自己报废了?”陆晨皱着眉头问道,心里推测着各种实际的原因,同时考虑着夏秋爸爸所代表的军方在这次事故中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不明|真相的陆晨是用“事故”来形容眼前的景象的,殊不知,这不仅不是意外事故,反而是一场精心策划实施的恐怖阴谋。

“雨潇,你没事吧?”身旁的亚瑟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叶雨潇礼貌的回答着,目光却不自觉的随着陆晨的身影移向了遥远的北方江面。

黄浦江北端与长江相接处,隐隐的传来嘈杂的声音,如浪潮一般,在急速的向这边推进。

防空警报在城市上空作响回荡着,所有的士兵竞技者被要求赶往黄浦江北端的涅罗之壁大缺口处,好在城市的电力系统没有损坏,城墙上的防御武器悉数进入了工作状态。

上海据点的防御武器比起广州来,更加的精密,数量也是增加不少,像平时只有在军工杂志上才能见到的烛龙火焰喷射器以及能够放出200万伏特超高电压的电弧激发器也是可以见到踪影。此外,天空中还悬浮着数十架武装直升飞机呜呜作响,长达十数米的螺旋翼搅动的气流在下方城墙的士兵都可以感受到。

如果放在平时的话,就算有ss级怪兽攻城,只要电力系统不损坏,也是绝对没有危险的。可是如今涅罗之壁被炸出了一个二十多米长的大缺口,这样一来就为阻击兽族的进攻增加了许多难度。

更加麻烦的问题是,缺口正对的位置是江水,也就是说,在兽族进攻的正对面没有办法展开有效的阻击,这也将大大的削弱两侧阻击的效果。

上海市常备守军多大一万五千人,再加上许多来此修炼的竞技者,守备力量已经多达两万人,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有劲使不出,正面没有办法阻击,其中一把部分人只得沿着江岸铺开,可是一旦把兽类放了进来,兽族向岸上突围的地点就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只能把兽族挡在缺口之外。

夏陵暗暗后悔,怎么就听了邵毅的话,可现在后悔也不是办法,只得全力组织军队进行防守,希望将损失降到最低。

“将军舰驶出军港,在黄埔江面排开,正面阻击兽族进攻,力求将之拒之门外!”夏陵做出了最为正为正确的决定。涅罗之壁损坏之后,其中的动力设备就失去了功能,无法起降,而被炸开的缺口又只有二十米宽,根本不足以让巨大的军舰驶出涅罗之壁与手足在更为宽阔的江面上进行决战。

上海军港此时停靠着数十艘军舰,在黄浦江面一次只能排下三四艘,所以往后足足排了有八|九层,绵延超过了一公里,这些军舰装备有先进的微型导弹发射器和鱼类,想必会给守备联军提供不小的助力。

“马上|将苏必利尔号护卫舰向前开动,用舰首堵住缺口!”夏陵下达指令。

苏必利尔号是一艘已经退役好几个月但是始终没有来得及被拆卸的第八代护卫舰,舰长250米,宽超过40米,俨然是海上的移动碉堡。苏必利尔的舰首采用钨钢合金制造,硬度虽然无法与涅罗之壁相提并论,但也是相当坚固的。

数千名士兵进入了这在江面上拥挤的停泊的舰船,登上夹板,架设机枪、榴弹炮、火箭弹发射器等等易于拆卸搬运的武器装备,他们将在正面与兽潮死磕到底。

“警报!警报!距离兽潮到达还有三分钟!”防空警报呜呜作响,整座城市都处于一种极端亢奋的氛围中,这将是二十三年来上海市经历的第二次大规模的兽潮入侵。

“哥,为什么每次遇到这种事队长和陆晨哥哥总要玩失踪?”海月站在涅罗之壁上很不高兴的问海羽。

海羽没有回话,神色凝重的盯着远方的江面,那里,兽族犹如海浪一般一波连着一波,无边无际的袭来。

“东方白,等一下开战后你保护好林浩,海月交给我。”

东方白点了点头,摆弄着手里的战斧,嘟囔道:“这次怎么连大叔都失踪了?我看到大叔昨晚一个人吃了小半瓶辣酱,不会是正蹲在厕所里艰苦奋斗吧。”

林浩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小脸有些苍白,紧紧地抓着手里的鹰眼狙击枪,师傅(一个不良大叔)在这的时候,林浩不论多危险,都不会慌乱,可是现在大叔也是失踪了,不免有些紧张。

“林浩,需不需要我保护你啊?”海月见林浩紧张的模样,装出一副过来人身经百战临危不惧谈笑风生泰山崩于面前该挠痒痒挠痒痒该打哈欠打哈欠的淡定模样得意洋洋地问道。

说实话,林浩在队里最害怕的人就是海月了,海月仗着自己比林浩大了两岁总是在林浩面前作老气秋生状。(按今年也就是2114年算的话,林浩是15岁而海月是17岁……嗯,请注意,日后有一段姐弟恋将要上映)

“不需要。”男孩子被女孩子刺激了自尊心,气呼呼的说道。

“海月,不要乱说话,集中精神!”海羽轻声训斥道。

海月朝林浩厥了厥嘴,将注意力重新聚集到了江面。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听到兽族有如滚滚雷声的吼叫,那气势威压皆是给在场的所有人不小的压迫感。

“吼——吼——”

“距离兽潮到达还有30秒!”警报响起,所有人进入了战备状态。

夏将军亲自立与城墙,手持冲锋枪,身先士卒。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军人,他不会将自己的失误归结为别人的责任,所有的一切都将由自己承担。夏陵微微一笑,丫头,你看你老爹我多有自知之明啊。多亏把你嫁出去了,今天就算我倒在这里,也可以没有什么顾虑了。

“距离兽潮到达还有10秒!”几百米开外,浪头一般密密麻麻地兽族嘶吼着咆哮着向涅罗之壁已经被苏必利尔号舰首堵住的缺口发动了进攻。

300米!当第一只兽类进入激光武器的射程而被洞穿脑壳,一时间数万发弹壳从涅罗之壁上倾泻而下,轰轰烈烈的上海保卫战,打响了!

————————

哈哈,我也要离开家乡开始全新的大学生活了。

更新可能会放慢,毕竟学业为主。但是一定不会太监,这点请大家放心。

手里还有一卷的存稿,会陆陆续续发给大家……就酱~(w)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