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好湿好紧

“差不多了。”晁帆自语着。

随后用铲子铲出了几粒瓜子,晁帆手指捏出一粒,“还真有点烫呢。”笑着望着众人说道。

晁帆这微微一笑,场中的几个女生瞬间被晁帆帅气的样子迷翻了。

“外白内焦,看样子应该可以。”晁帆用手指轻轻一捏,瓜子裂成两半,透露出了里面的焦黄。

“嗯,不错。”食老点了点头。能把瓜子炒到这完美的七分熟地步可是实属不易,更何况晁帆还是第一次顺手工炒制。

晁帆顺手把去了磕的焦糖瓜子放入了口中,脸上不由的洋溢出笑容。

“哎!那瓜子壳别扔啊!”一个女生下意识的说道,要知道她可是平时连米带……壳都一块吃下去的。

“额……”,女子忽然感觉瞬间有很多人注视着自己,很是羞涩地挠了挠头。

“原来这焦糖瓜子是这样制作的。”高小晴小声嘀咕着,早知道就把紫洛那丫头也带来看看了。

“炒制好了?”一群还在陶醉在焦糖瓜子香味的人,此刻发现晁帆正在将焦糖瓜子出锅。

那棕红的焦糖瓜子被晁帆倾倒而下,好似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潺潺的“流水声”那是焦糖瓜子在欢呼跳跃。

“老板!给我来三斤!”人群中一个反映极快的小子张口喊道。

另外的人反映也不慢,“晁老板,给我来上五斤!”

甚至有一个小伙子更绝,“老板,我全要了!”

可是话刚说完,就被众人的拳脚给淹没了。

“呵呵,不急,这焦糖瓜子还没冷却好呢。”晁帆望着被倒入筛板里面的焦糖瓜子,如若你仔细点的话,就会听见那焦糖瓜子里啪啪的声响音。

“嗯,晁老板说的不错,焦糖瓜子冷却好了才真的好吃,更何况你现在买了也没法装袋。”王老扶了扶胡须说道,一向讲究吃的他当然知道这点,这焦糖瓜子啊跟烧菜可是不一样,趁热吃的话反而软绵绵的品不出来什么味道,越是凉透了才越好吃。

不过此时的王老的注意力完全在另一件事情上,“不过……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焦糖瓜子如何分配的问题。”,王老说罢,望向了众人。

“对啊!这到底怎么分配啊!”众人焦急了起来,甚至他们有的人钱都准备好了,谁知道晁帆今天会制作这么少啊,还偏偏好制作的还那么好吃。

不由的有人开始咽了下口水。

晁帆也暗暗地点了点头,不错,现场一百多的人,出了少数路过这里看热闹的人,绝大多数的人是想买焦糖瓜子的。

这是他也没有什么绝佳的办法,这卖给谁都会得罪另外一些人,索性这么烧脑的问题就留给烧脑的这些食客吧,反正他自己已经够累了。

“趁着现在焦糖瓜子还没完全冷却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这里只有十五斤的焦糖瓜子。”晁帆耸了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啊?怎么这样啊!”众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这卖家不做主,确让买主自己决断起来了。这还不乱套么?

有的人都已经要跃跃欲试了,好似再控制不住,就要冲上了抢购一般。

其他人都担忧到,不由的把视线都集中到了最有威望的王老身上,他们相信王老一定能想到最合理的办法。

王老倒是没说话,不过看着旁边的中年男子好像有想法的样子,就示意他讲。

“不如这样吧,我们抽签决定,每个人只能买一斤焦糖瓜子,买完焦糖瓜子的15人,不能购买下面的五香花生米了,等会就让晁老板多做一些五香花生米好了。”身为会计的王卫国开始说道。

王卫国说的时候,王老也不由的点了点头,“嗯,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王卫国朝着王老点了点头,随后道:“各位感觉如何?晁老板你觉得呢?”王卫国觉得这是最合理的办法了。

“这……”瞬间让那些既想购买焦糖瓜子又想购买五香花生米的人瞬间难以抉择了。

“我同意!”一个中年大叔举手说道,反正他今天就是奔着五香花生米来的,晚上还指望着它下酒呢!

“我也同意!”一个夹着钱包的肥胖男子说道,这焦糖瓜子他可是爱死了,他不远往里从开发区跑来的,为的就是能尝一尝晁老板制作的焦糖瓜子。所以说,五香花生米对他的诱惑力不大。

“我不喜欢吃花生米,我坚决同意。”那胖男子紧接着说道。

“等你尝到了晁老板制作的五香花生米你就不会这么说了!”立刻有人开始反驳道。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想当初自己也是不太喜欢吃花生米的,可是……哎!一入晁门深似海啊!

“额……我不同意。”就在众人都表示这个提议不错的时候,晁帆很是小声地说:“因为我今天没打算制作五香花生米。”

“什么?你没打算做!”就算晁帆的声音再小也难逃这些吃货的耳朵,要知道他们可是为了吃什么异能都能凸显的。

“你不制作了我们吃什么?”众人感觉这天都快要塌陷了,他们可是深深的被晁帆家的五香花生米给吸引住了啊!更何况有些人是专门奔着五香花生米来的。

就连一旁安安静静站着的高小晴此刻也不淡定了起来,她还打算买不到焦糖瓜子的时候买五香花生米,现在晁帆不做了,那岂不是有很大的几率要空手而归了!那这样的话自己这三天假日里面吃什么!

而站在对面台阶上的小海更是不淡定了,他身为学生本来就身上没有多少钱,更是买不起那一百二十元一斤的焦糖瓜子,他之所以来这一方面是为了目睹自己偶像的现场风采,另一方面就是为了买一斤五香花生米好让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小娇尝尝,可是现在……

“别急,别急,听我说完。”晁帆察觉自己好像犯了众怒,不由的说道:“我今天之所以不制作五香花生,是为了给大家制作一个新品种。”

“什么?新品种。”众人都很是疑惑,“新品种是什么?”

“新品种,就是……她!”晁帆瞬间眼前一亮,发现了从人海中穿梭而来提着东西的宋佳玲。

“你终于来了。”晁帆笑着说道。(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