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光着全身的样子

轩辕二十年,五国统一,立国号新远。?乐?文?小说 www.. com

轩辕二十二年,新帝登基,改国号清远,同时减赋税,开仓放粮,大赦天下。

举国同庆。

燕书就是在这一年被放出来的。

清江说的请他做客,这一坐就是十多年,连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一齐被关押在那个狭小,暗无天日的地牢里,除了自由,倒是什么也不亏待他们。

当然,这所有人里面,从来都不包括大沉的摄政王。

那之后他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局。一个请君入瓮,统一五国的局,大沉摄政王走的那一天,外面似乎下起了雨。

柳陆进来的时候,带了一身的湿气,额角从不安分的碎发,倒是毫无生气的变成一缕垂在脸旁。

他听着他们寒暄闲话,听到那处牢门打开,听到属于柳陆的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回响。

那一刻,是此生最难熬。

从头至尾,他的目光偏冷,却没有落在过自己的身上。

比起国破家亡,比起当初背井离乡的孤苦,比起寄人篱下委身江汜楼。

那一刻他才恍然想起。

原来一晃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都过去了。

隔壁屋子里,冯国世子从不安分。

他与幕僚几次设法逃离未果,又换了个法子,企图挟持清江换自己一条生路。

说起清江,这个女人一向不甚安分。就算是有孕大着肚子,都不甘寂寞的要来看看他们这群人的近况,她把挑拨冯国世子,好像当做了一种乐趣。

最后。还是一个不留神凑近,被冯国世子一把拖住拉近。

燕书靠在墙边看得清楚。

她被拉近的时候,隐约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等那位日理万机的宋帝陛下,带着一帮人风尘仆仆赶来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那一眼的意义。

柳家兄弟穿着一身铠甲,跟在宋帝身后。

燕书垂下眼,这场五国统一的战争。想是已经打响了。

宋帝陛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温润无害的江汜楼楼主。他携着一身战火硝烟的味道,就那么闯进了地牢,后来燕书才知道。清江时间掐的准,那时他们刚刚回宫。

谁都没有看清是谁出的手,就那么一道寒光闪过,冯国世子挟着清江的那条手臂就已经落到了地上。剑走锋芒,顺着清江耳边似一道闪电。直直向着他而来,又斜斜的插在他旁边的墙壁上,与他,只隔着一道栅栏的距离。

宋帝伸手把清江搂进怀里。

他身后走出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走过去捡起那条手臂,也没做什么准备,就着地而坐。从怀里掏出一卷银针,板着脸不悦道:“都说孕妇见血了不好。大公子,你倒是委婉一点解决啊!”

柳陆从人群中而出,脸色微沉。

“习惯了。”

距离上一次见到他,已经有一年多了。燕书想。

就这么想着,他已经走到了跟前,也没看他一眼,伸手毫不费力的把插在墙上的剑收回剑鞘。

他的功夫,几时变得这么好了。

燕书喜欢拉一张草席,坐在墙根处,离外面最近的地方,有人进来,他一眼便能看到。

所以柳陆拔剑的时候,是蹲着的,离他很近,也只有一个栅栏的距离。

燕书看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眉毛。他好像黑了不少,铠甲之下,是一张面无表情略显严肃的脸庞。

柳陆拔出剑,转身离开,只有那么一瞬,他转身的那么一瞬,眼神是看着他的。

后来燕书靠着墙听狱卒闲谈。

那天清江动了胎气,当天晚上又为宋帝陛下添了一位小公主。

宋帝本该去燕国的行程延迟了十天。

燕书靠在墙边想,那有关他什么事呢?

后来,清江来找过他。

她第一句话,就叫他震惊在当场。

她说,“我知道,皇祖母不是你害死的,我们都知道。”

那时小公主出生已有一年,清江抱着小公主逗弄,脸上漾着一抹笑,牢房里是小孩子咿呀的叫声,燕书一时间忘记了反应,直直的看着清江。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一直站在她身后保护她的人,脚尖微微转了个方向。

过了好半晌,燕书才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一样。

“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清江把小公主递给一旁候着的乳娘,吩咐道:“带小公主回去睡觉,顺便告诉太子,让他下午过来和我一起用膳。”

“是的,娘娘。”

看着乳娘离开,清江这才笑着走近,吩咐道:“也不知道给我搬个凳子来。”

一旁赶紧有人端了张凳子来,上面搁了锦垫。

一年过去,清江好像丰腴了不少。

直到清江坐下,她才笑着开口,“你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仵作这种人吗?”

“可是,你们怎么会容许有人动……”

清江还是笑,“是,皇太后的遗体不能动,但是说来也奇怪,我并不是相信你,我只是相信自己。我知道不是你害死皇祖母的,但是凶手不是你,你却也脱不了太大的干系。”

“皇祖母自己服毒,不就是希望你能放我们一马吗?所以,伯仁因我而死。”

燕书恍然,“倒是这个原因。”

“如若不然,你以为,你当初还活得下去吗?我进门时,你那一瞬间的心慌和震惊,你伸出去扶皇祖母的那双手,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燕书只能点头,然后苦笑。

清江看着他这样,也只是笑了一笑。

“所以我对你的恨,远远不止那一点,可是好像又只有那一点。可是若是说恨。宋远也是我该恨的,我也是你该恨的,那到底谁是谁的恨,谁到底又真的错了。我们在这一条路上已经越走越远,远的离谱。我那几年总是做噩梦,梦里醒来全是皇祖母和母后的脸,他们有时候怪我。有时候又劝我放下。”

“那么燕书你呢。你是要选择继续,还是试着慢慢放下。如果要继续,那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你们燕国的十二个城池已被我宋国拿下,一时半刻我不会放你们离开,所以以后若是你还要继续向我晋国报仇,那时便已经没有燕国和晋国了。”

燕书苦笑。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选择的题。

于是那以后。燕书试着释然和放下。他们都在学着释然和放下,大赦天下的那一天,他们终于被放出来了。

冯国幕僚一见天日就挥袍离去,五国统一。想来也没有冯国什么事情了。

泠江和白许道别,相携而去,燕书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于是这人一走。最后也只剩下燕书和燕禾二人。

“我们如今,去往哪里?”

燕书看了眼城门外头。

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先……”

这时,熙熙攘攘的街头出现了一袭白衣的柳陆,他从远处向着城门而来,穿过人群走到他面前,说:“燕书,我来接你回家。”

清江就站在城门上,托着肚子看着下方的两人,忍不住一脸艳羡。

“二哥他,终于守得云开了,也不枉燕书十多年的煎熬等待。”

宋远搂住她的腰,刚环了一下,险些没有搂住。宋远护着她把她拉进怀里。

“比起你二哥经历的那些,燕书这十多年,又算得上什么呢?”

“是啊,当初一心一意护他在宫墙之中,后来又用晋国作交换换他一命,最后陪你四处征战只愿保他一世无忧。他们这样,才是真正的爱吧,守得住大爱,也保得住小爱。”

宋远笑道:“怎么对你二哥,比对五哥和禹王宽容些。”

清江抽泣,“二哥苦嘛。”

宋远无奈的拿袖子给她拭泪,“怎么又哭起来了。”

“孕妇都多愁善感你不知道吗?再说了,五哥和方圆两个,一回来就不知道躲到哪里恩爱去了,两个明目张胆的骚包,就该把他们浸猪笼!”

宋远生怕城楼下的人发现他们两个明目张胆的偷窥者,连忙捂着清江的嘴巴带着她往城楼里面走。

他这一捂,清江的气就直接撒到他的身上来了,“还有你,我都是皇太后了,我还要给你生个孩子我容易吗我?”

宋远只看着她宠溺的笑,“不容易不容易。“

他的笑穿过很远很远,落到大沉摄政王和李嬷嬷离开的那一天。

那时,摄政王已经变回了管家胡,卸下一身华装,换回了青衫。

他说:“公主她心里憋了很多事,很苦……她一直强撑着,所以请陛下尽可能的多让着她,安慰她保护她,她很脆弱……这是我以前给公主开的药单子,做了些改良,她平日里睡不好,每日给她的膳食里放一些药材……量轻,不要叫她发现了。”

一身盔甲的宋远接过手中飘着墨汁香气的单子,装到离胸口最近的地方,妥帖的收好。

然后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向着管家和嬷嬷行了一个正礼。

管家摆摆手,安慰了一脸不舍的嬷嬷,驾车远走。

后来的后来,他们都过得很好。

管家和嬷嬷回了宿州,宋远行军打仗时,战火并未蔓延至那一块,所以有了许多逃亡至此的难民,管家治病,李嬷嬷施粥,一时被传为一段佳话。

传闻江湖中有一对亡命鸳鸯,城门口的告示上画了他们的人头像,皇太后发出悬赏,只要找到这两人的踪迹,均可向官府报告,若被发现属实,便有黄金百两。远在历城的百姓们,对着官府外的告示指指点点,这时,突然有一个人指着自己旁边的一个男子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人看着有点像你。”

男子脸色微寒,旁边立马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少妇上前一步挡住他的视线,笑道:“大爷,我家相公就是长了一张普通人的脸,谁瞅着都有点像,不信你看看,他还有点像我呢。”

那人看了一看,感叹道:“还真是呢?”

等到那两人走远,他才疑惑的摸了摸下巴,“我看着这姑娘也有点像谁,像谁呢?”

晋国已经变成了晋城,城主一家姓柳,晋城是个大城,城主府修的,就跟皇宫一样。

此时,城主府里的城主大人板着一张脸,不悦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柳燕书,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没有去青楼喝花酒。”

“那你这一身酒气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鼻子失灵了?”

“这不是应酬吗。没有办法的事。”

那人身着一袭青衣,转身穿过花园,施施然走远,声音平淡清越,“喔,那我也有没有办法的事,你今日一个人睡吧,我也有应酬。“

一身便装的城主大踏步追上去,“你等等,你给我说清楚,你有什么应酬?”

皇宫里,新帝目不斜视的奋笔疾书批阅奏则。

下首跪了个锦衣公子,头垂的低低的,跪了一会像是受不住了,于是悄悄垂下了背,又把身体的重心换了个方位。

“背打直,跪的不舒服,就去母后那里抄九九乘法表。”

“不要,大哥,好大哥,我再也不敢偷偷溜出宫了,你就放了我这一回吧,好不好?”

这个双手摩擦,不住祈求的少女就是十六年前那一晚携爱而生的小公主,不,现在应该是二公主,因为……

“可乐,母后带了点心来给你吃……咦,雪碧你怎么在这儿,你这一身的打扮?”

清江瞬间明白过来,把手中的点心盒子递给脚边的两个小萝卜头,拍拍他们的脑袋笑道:“把点心给大哥拿上去。雪碧,你跟我来。”

清江带了雪碧去御书房的侧殿。

“眼看着你的三弟四妹都和你的皇侄一般大了,这时间过的还真的快,怎么,你又偷偷跑出宫去了,宫外真就那么好玩?”

“母后……”

清江捏捏她细滑柔软的脸蛋,忍不住感叹这一脸的胶原蛋白。

“你也大了,想飞就去飞吧,你现在就去收拾行李,明日就出宫去,当然,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出宫可不是白出的,你去找你的五舅舅和你皇叔,找不到你就不要回来了,嗯,就这样,你父皇午休也该醒来了,我要回去了,不跟你说了啊。”

可乐看着收拾碗碟一脸美滋滋的自家母亲大人,忍不住汗颜。

“母后,这样对雪碧,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大了都是要出去历练的嘛,再说了,明天我就放出消息,我还不信那两个人不自己凑到雪碧面前去,反正我给雪碧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那两个人给我带回来,保护你妹妹的人,你就选几个贴心的啊,除非有生命安全,不然都不用管她。好了,七喜,芬达,咱们走吧。”

清江一左一右牵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萝卜头,欢欢喜喜的踏出了殿门。

他们分别是,轩辕无忧与轩辕彻。(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