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女御多肉

“其实夕夕是可以救他的,只要夕夕愿意!”

苏泽辰好看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得她全身都感觉不舒服,她想转身就走,却被他从后面抱在怀里,冷风吹过来,一个男人的胸膛其实是最温暖的,只不过这个男人恰恰相反,因为他根本就是个冷血动物!

“苏泽辰,放开我!”

这次是真的将她惹火了,用力抓着他的手腕想要要他疼,只是可惜不知道是谁现了力这个东西,你越用力让他疼,你反而会比他更疼!

她的力气在他眼里完全相当于空气,倒是她,用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最后整个手心都肿起来,但眼前的男人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夕夕还是这么可爱,还记得你刚进这个家的时候吗?当你看见我这张脸的时候巴不得上前撕了我,那个时候你还真是够野蛮的,你瞧瞧我的手,你当年那么用力推我,害得我掉进玫瑰花堆里,这手上这么多伤痕可都是你害得呢!”

苏泽辰不以为然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右手却依然用力抓住她,真希望一辈子都不在放开!

潮汐愤恨握紧双手,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她第一次进入这栋华丽的别墅时,那个依然自傲的男孩儿,他天生都带着优越感,看着她就好像看着垃圾一样,而她也是一样,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男人!

“我听说有一根刺差点都刺进你的动脉了,还真是可惜,为什么当时你没有死掉呢?”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的死字甚至是吼出来的,她真的恨极了他!

身后的苏泽辰在潮汐看不见的地方苦涩的笑着,他的眼里写满了悔恨,他从来没有想过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会这么爱她,爱到将她囚禁在这充满绝望的房间,因为他的哥哥就是从这么跳下去的!

“我的命从来都不是上天可以掌握的,我的生命从来都是只属于我的,甚至是你,整栋别墅的所有人,甚至是龙城所有人,那里面也自然包括了你的朋友,如果你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好就最好安分一点,我听说你的闺蜜盛夏今天结婚了,还真是羡慕呢,只不过你知道她嫁给了谁吗……”

最后一句话是他俯在她的耳边说的,只是两个字,潮汐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眼泪一滴滴往下掉!

“穆帆!”

那个富家公子,那个跟他一样不可一世的男人,甚至比他还要恶劣,她知道他爱盛夏,只是盛夏从来没有爱过他,她的未婚夫就是被他害得被遣出国,这辈子都不能回中国,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阴阳相隔,最心酸的事情是老死不相往来!

“为什么?”

她不相信那样坚韧的盛夏会同意和他在一起,除非……

“也没什么,只是她的那个前未婚夫在西伯利亚遇上了恐怖袭击,没有一个医生敢救他,你的闺蜜得到消息之后就去求了穆帆!”

依然是轻拍的语气,似乎人命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事实也就是如此,那个才刚刚成年的佣人就是从这个房间掉下去的,当时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div netbsp;mgt12"></div-->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