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暗卫同时H公主

洛白最近总是有些心不在焉,早餐的时候他甚至把汤姆的咖啡当做牛奶加到了红茶里,在他托起茶杯喝第一口的时候汤姆终于开口说话了。www.しwxs.com

“等等,贝瑞尔,你拿错了。”汤姆站起身来把洛白放错饮品拿来,接着魔杖一挥,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红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汤姆把那个制作精美的杯子放到洛白面前的时候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谢谢。”洛白看了汤姆一眼,却与一双红色的眼眸直直对视上,接着他猛地低下头,心虚似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却还一边用腰角的余光瞥着汤姆,看着洛白这样的小动作,汤姆嘴角微微翘起却很快又放下,他看着洛白柔顺的白发长发,眼睛里的沉思一闪而过。

“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大概会回来的晚一些。”汤姆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旁的报纸动作优雅地翻开,但是目光仍然留在洛白身上。

“啊?好的。”洛白抬头看了看汤姆,接着扭过头仔细观察着杯子上的花纹缓缓说:“我要去圣芒戈一趟,今天我值班。”

在洛白顺利拿到自己的毕业证书之后他在圣芒戈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并且凭借着温和的性格被评为圣芒戈‘年度最受欢迎的治疗师’,虽然洛白一度的梦想是在对角巷开一家能够媲美蜂蜜公爵的糖果甜品店,然而在意识到自己面对各种各样的糖果时产生的第一想法是吃了它而不是卖了它的时候,洛白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大概就是吃货们所谓甜蜜的负担……

汤姆听到这句话后摸着杯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他微勾起唇角说:“好的,贝瑞尔,需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我用飞路粉就可以。”洛白匆匆拒绝,然而后来又发觉自己的语气可能太急切了些,遂用手掩着嘴角不自在地轻哼一声说:“嗯,我的意思是,不麻烦你了,啊,事件快要到了,我该走了,一会见汤姆!”

洛白动作匆忙地站起身,有些慌张地离开,当洛白银色的长发在他眼前划过的时候,汤姆差点没忍住想要抚摸它们,然而还没把手伸出来的时候,它们的主人就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残忍地留下了大清早就要独自忍受孤独的可怜恋人。

洛白喝剩下的半杯茶的水面晃荡了几下,有几滴溅到了纯白的餐布上,看起来有些碍眼,汤姆盯着那些污渍难得地有些出神,半晌后他才懒洋洋地也站起身来,修长的手指拿着魔杖随意地在桌面上甩了一下,那些污渍立刻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汤姆的指尖在魔杖上轻扣,那是他思考问题的习惯动作,不过他显然没有在这里停顿多久,很快也就转身大步离开了,黑色的袍子随着他的动作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碰!’

大门合上了,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洛白总觉得今天的圣芒戈有些不对劲,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就看到所有的人脸上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就连墙上那些一贯喜欢板着脸的画像也透漏出喜悦的神情,如果不是飞路粉带来的眩晕感提醒他这是现实,洛白还以为他自己又在做梦,尤其是当有些人自以为很聪明地偷偷打量他,实际上眼珠子都要粘在自己身上之后,洛白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嘿!”

洛白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角落里跳出来,吓得洛白差点掏出魔杖戳过去,等到看清来人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罗瑞,你有什么事吗?”

金发碧眼的英俊帅哥和银发及腰的俊美青年站在一起,阳光从窗口斜着照入,为两人周围涂抹上了一层暧昧的金色,本来应该是画一样的场景,却被跳来跳去的罗瑞硬生生发展成了滑稽表演战场。

罗瑞.艾力弗,洛白在圣芒戈医院的同时,是个面容英俊为人善谈的人,唯一的毛病大概就是有间歇性的多动症,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之后就会不停地动来动去,洛白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能适应,忍了好大的劲才没有把多动症患者的罗瑞踢出他的视线,好在现在已经习惯了。

“哈哈,没什么,”罗瑞换成了踢踏舞步在他周围转来转去,脸上带着欢快的笑容说:“只是想要恭喜你——哦!”

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默默地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接着对洛白点点头,旋转跳跃着离开了。

“……啊?”洛白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完全不明白罗瑞所说的什么恭喜,自己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地方,难道是要升职了?

洛白疑惑地耸了耸肩,接着转身离开,准备开始一天的忙碌工作了。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洛白坐在办公室里却一个看病的人都没有,往常络绎不绝的病人好像都在今天一致商量着不要生病似的,在处理完了手里的事情之后洛白很快空闲了下来,他无聊地起身又坐下,最后只得盯着窗外的树枝发呆,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往日那些总是叽叽喳喳的同事今天好像也安静了不少……

“先生。”一道软软的,怯怯的声音响起。

洛白循声望去,看到一个黑色头发的可爱男孩小心翼翼地站在门边,大大的褐色眼眸怯生生地望着他,萌的人心都要化了。

洛白忍不住走过去,接着蹲下身与他平视,压低嗓音问:“怎么了男孩?”

“你好,”男孩白嫩的面孔因为羞涩而微微发红,他注视着洛白温和的笑容,接着小心地拈着自己的手指低声说:“我找不到我的玩具水晶球了,您……您能帮我找找吗?”

“当然可以。”洛白把手搭在男孩的肩膀上对他说:“走吧孩子,让我们看看你把它忘到哪了。”

“谢谢!”

男孩激动地脸更红了,他拉着洛白的手,带着他向一个偏僻的房间里走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

“乌斯.维克多,先生。”

“好的,维克多小先生,让我们去看看调皮的水晶球躲在了什么地方。”

两个人在一个有些昏暗的房间停下脚步,维克多松开洛白的手率先走了进入,

“我记得就是在这里丢的,先生!”

洛白随即也走了进入,他低语一声“荧光闪烁。”,很快魔杖上冒出的光芒把房间中照亮了些。

“不要乱跑哦维克多,我想我们很快就能找到,”洛白低着头开始仔细地寻找起来,房间中的杂物不多,只有几个废弃的床架,洛白很快就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那个水晶球,它还因为魔杖散发的光芒变得透亮璀璨起来,洛白伸手把它捞起来:“看!我们找到……”

然而一句话没说完,洛白就感觉到肚脐上仿佛被钩子勾起来的那种感觉,同时周围的空气也渐渐变得不平静,而他手上的水晶球更像是粘在了他手上似的任由洛白怎么甩都甩不掉,洛白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这个水晶球竟然是一个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门钥匙!

当洛白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的时候他忍不住感觉腿脚有些发软,他抬眼望着四周却发现自己有些眩晕看不真切,然而一双有力的手很快把他扶了起来,洛白感觉到身边人熟悉的沐浴乳的味道,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只是这让他更加疑惑,

“汤……汤姆?”

洛白抓住汤姆的胳膊站直身体,看着那个眼角带笑的男人忍不住问:“怎么回事?这是哪?你怎么会在这?”

汤姆用一根手指抵在洛白的唇前做出噤声的姿势,接着他搂着洛白的腰在他耳畔轻声说:“先别问,跟我来。”

洛白有一堆问题想要问,却还是随了汤姆,乖乖的跟着他走。

汤姆带洛白穿过一个走廊,他们很快来到了一片宽广的草地上,这里已经站着很多人,大家都穿着正式并且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愉快地交谈着,草地上竖起几道拱门,并且用鲜花气球做着点缀,还有许多孩子在人群中欢快地穿梭,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这是……”

“你们来了!”远处走来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他英俊的脸上带着笑容,脚步优雅地向两人走过来。

“马尔福先生?”洛白咬着舌尖,脸上完全是找不着头绪的迷茫,看看来人,再看看其他在场的宾客,发现许多都是霍格沃茨或者圣芒戈的同事。

“哦,你还不知道吗?”阿布拉克萨斯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腹部,缓声说:“他们是来参加婚礼的。”

“婚礼……”洛白表情空白地清了清嗓子,“呃,谁的婚礼?”

“当然是,我们的。”

汤姆收紧了放在洛白腰处的胳膊,瞥了一眼阿布拉克萨斯,有着铂金发色的青年人很快识趣地离开了。

“我们的婚礼,”洛白念叨着重复了一遍,“我们的!婚礼!”

“是的,”汤姆低头与他对视,黑色的眸子对上红色的,洛白能清楚地感觉到汤姆眼底的喜悦和志在必得,“贝瑞尔,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婚礼,向所有人证明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在彼此的身上刻下灵魂的烙印,让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

“贝瑞尔,你愿意吗?”

沉寂的时光几乎要磨掉汤姆的最后一点耐心,他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甚至连拥着洛白的胳膊都有些僵直,在久久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汤姆感觉时间像静止了一样漫长,终于——

“当然,我愿意。”

看着面前微笑着的洛白,汤姆终于忍不住把他紧紧拥在怀里,即使自信如他在喜欢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人面前,还是会忍不住紧张,忍不住手足无措。

洛白把手轻搭在汤姆的背上,手中还抓着的小巧水晶球忽然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接着水晶球消失不见,只剩下两枚银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洛白的手中。

“喜欢吗?”汤姆压低声音问。

“当然。”洛白肯定地回答,他心里甜蜜到发颤,“再也不能更喜欢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