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文林宛宛

看着这个比混水的樟木大柜矮了一截,估摸就一半高的模样,不能叫大柜,只能说是小柜。鬼卫站在柜子前,量了量,只到自己的腰间。上面的花纹与其他大柜没啥样,蹲下身子将柜门拉开,稍微看了一下,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这个问题她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翻出行李包的饼干和水,坐在那里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看着她还在那里坐着,也学着她那么盘腿而坐,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入定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龙家别院,至于那个小柜子已经被巫师协会的人回收,作为协会派来接人早早就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说:“h,我叫无念,是若殇大人的挂名弟子。是若殇大人叫我来接您回去酒店,现在能走了吗?”

鬼卫一脸茫然地看着她,眼神带着少许不信任的警惕。她看到鬼卫的眼神后,接着说:“你不信我也正常,巫师界的畸形信任。不过,我真的是若殇大人的弟子,很早之前的事情。应该是在你们没遇见的时候,所以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那她的人去哪里?”鬼卫缓了缓神看着她,她那对水蓝色眼眸,做了一个鬼脸,笑着说:“大人她估计回去山门或者是去t国了。还有一件事情,战天大人已经解决了青螯老爷,如今只缺巡海大将军的图卷。不过我刚刚拿到了,是龙殿下给我的。让我带回去的,说是若殇大人把祸害山林的幻境解决了,还有就是龙殿下,希望你能陪着大人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大人的寿命只剩下十年了……”

说着说着,她流出一种忧伤的神色,也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鬼卫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她最重要的人是花子爷,不是我。”

无念猛地抬起头,看着他说:“龙殿下说了,花子爷这一世只爱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大人而是玖兰小姐。”

“他只爱玖兰?”

无念点了点头,将龙林夕写得信件交给他,信封上却写着此信只能在朔月之夜打开珑梦。看到这里,鬼卫无言了,把信塞进自己的行李包的夹层中。拿起图卷离开别院的客房,走到院子的大门,只见叶澜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那里,笑脸迎人地看着他。鬼卫礼貌地上前跟他交流几句,他也算是个驱妖师,但是力量远远不及龙林夕,也看着她一点一点地改变自己的。对于她能看见的一切深信不疑,“你和我很像,当初不信。渐渐发现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也学会和这种另类相处的方式。给多一点时间,他们就会把真性情释放。毕竟人前人后都有一张脸,人心隔肚皮。”

鬼卫把头凑过,附在他耳边说:“你被她蹂躏了多久?”

“兄弟,她们都受过伤害,好好爱护她们绝对没错。”他笑着说,拍了拍鬼卫的肩头。黑羽天狗站在院子那颗夜樱树上,冷眼旁观着,一直到鬼卫和无念离开为止。

半天的车程后……

鬼卫回到了酒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战天玩着手机半倚在沙发上,什么也没有说,小灵也一样。他们对安若殇不在的事情漠不关心一样,走进一看,战天的腿绑着一层厚厚的石膏,沙发后面是对拐杖。

“战天,你的腿……”鬼卫看着他的小腿。

“被大螃蟹夹了。”瞄了鬼卫一样,有点失望。“原本指望着丫头能照顾个把月,没想到她回来之后。直接回山门闭关了,一头半个月是不回来。”

“那图卷的事情怎么办?”

“给。”小灵把之前战天和石龙在东海收回的图卷的资料塞进他的手里,“自己拿去看吧,你带回来的那张压根不用加固封印,上面的妖气被一股强大的灵气镇压了。上面的封印至少能维持百年,到底是哪家大师做的。”

“好像是叫珑梦,真名叫龙林夕。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大家闺秀。”鬼卫说完后,战天他们都哦了一声,没有之后了。研究室的那些家伙只是把一个素描本和手提电脑挪到休息厅,笔尖和手指飞快的做着一些常规事情,就把资料掉在茶几上,对着他们说了一声,集体去旅行去。

“巡海大将军,是一只巨螯螃蟹精,食量奇大,腕力惊人,外壳坚硬,负责巡逻龙宫门口。”鬼卫翻过另一个用文件夹夹着的a4纸。“青螯老爷,乃是一只青螯螃蟹精,曾经在石沟洞危害四方,龙宫下令追捕通缉,逃窜到沙子洲。带领两个儿子和手下将前来追捕的水晶宫官将困在水下。”

“这算是完成一个柜子的图卷,接下来等协会的消息,所以我们去度假。”石龙摸出签证和机票,坐在那里等着私人助理把换洗的贴身衣服带一些出来。拿起桌上的油性笔在战天腿上的石膏写上自己的电话,让他有消息的时候打这个电话找自己。

“你们还没有告诉我,她人在哪里?”鬼卫突然问道。花少杰帮战天加了一点茶水,“山门,不会有错。那种地方不是你这种少爷去的地方,所以你还不如跟我在这里休息。”

鬼卫露出一种非常怀疑的表情,战天就把自己的平板电脑递给他看,看着那里情况,荒郊野岭,还有就是残垣断壁的青砖屋。“这是你们的山门?”

“是啊,不久之前因为被雷给劈了,然后烧了。最后就成这种连屋顶都没有的残垣断壁。”花少杰轻描淡写地说道,鬼卫无言了。看着他们那种平静的表情,真的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真心不懂他们接受过什么训练能让他们保持平静的心境,即使是关于自己的师兄妹也一样。

“难道你们真的不担心她的安全吗?”鬼卫皱着眉头说道,战天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轮到野生能力,小丫头的能力比我们要强一些,我们彼此都是绝对的信任对方。”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