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

众目睽睽之下,艾尔伦趁着帝国军与联邦军交锋期间,逃向了宇宙。艾尔伦看着星舰运动图,嘴角勾起一抹愉快的笑容:“再见,期待着我们的再次相逢。卡洛斯,以及联邦军……”至于沃伦,他连提都没有提。

他们的下方,依旧炮火交织,可这已经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艾尔伦!可恶,竟然利用了我们吗?”联邦军中将维德里重重地一拳打在舱壁上。

“阁下,帝国军加大了火力输出,我们已经快要顶不住了!”舰长辛德克面容凝重地看着热源监控器。

为了让艾尔伦和卡洛斯、沃伦的兵力相当,使得战争不会过早的结束,联邦只派出了第六舰队一支队伍。第六舰队的一万艘战舰,加上艾尔伦的一万五千艘战舰,勉强能与卡洛斯领地内能够动用的兵力以及沃伦所能派出的兵力持平。

可艾尔伦以联邦军为诱饵,临阵脱逃的行为却使得维德里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中。现在,维德里所要面对的,是近乎三倍于他的舰队,并且这些战舰,火力等级和防御等级比他的舰队高了一个层次。

比当初的第七舰队更糟,第六舰队中甚至没有一架能够为他们杀出一条血路的超s级机甲,而对方却有大杀器‘朱庇特’,一路碾压第六舰队放出的机甲群,带领卡洛斯公国的机甲制约着第六舰队机甲群的行动,使得它们完全发挥不了作用。

不多时,一道粗长的光束炮朝着第六舰队旗舰海伦号直射而来。舰身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所有的光源系统在一瞬间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影响,暗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不得不紧紧扒着座椅的扶手,以度过这次冲击。

“左翼动力装置受损,机动力下降20%……”

“阁下,要放弃追捕叛军,继续攻击联邦军吗?”屏幕中毕达罗向卡洛斯请示。

卡洛斯看着监控屏上已处在角落位置的艾尔伦军,说道:“不用管他们,只要在这一次能够解决联邦军,就足以弥补所有。”

艾尔伦明显在事前就计划好了精密的逃亡路线,卡洛斯相信,以他的一贯手段,必定会有后招。如果卡洛斯真的执着于追赶并歼灭艾尔伦的舰队,恐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比起艾尔伦这个老对头,卡洛斯更讨厌无时无刻不想插手帝国内政的自由联邦。如果能够把自由联邦派来的援军留下,让拜迪家族也尝尝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卡洛斯是很乐意的。

……

“萨拉迪诺,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你预期的方向发展呢。”一直冷冰冰的alpha女军朱莉说道,她是第五舰队队长,也是弗罗兰和维德里共同的朋友。因为这层关系,她被迫缺席了上一次‘阿尔法星作战计划’的全过程。

对于军部的这些军官们说舍弃一个舰队就舍弃一个舰队的事,朱莉感到很是不满,她本人和弗罗兰的友谊,也使得她因为没能帮上朋友的忙而感到痛心。可惜当时事情已经发生,等到她得知一切的时候,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朱莉双手环绕,目光冷冷地从萨拉迪诺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拜迪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怎么,你不派援兵过去?上一次舍弃了第七舰队,这一次又打算舍弃第六舰队?看来,拜迪家族排除异己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那可是整整两个舰队!想必这种损失,拜迪元帅一定能够为我们军部填上吧。”她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她出自军人世家,并且家中还有两位身为上议会议员的叔叔。这种显赫的身份使得拜迪并不敢用对付弗罗兰和维德里的手段收拾她,否则,他要面临的恐怕就是整个克林斯顿家族的怒火了。

拜迪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你弄错了一点,朱莉,第六舰队可不是我派去的,是维德里他自己向我申请执行这个任务。不要说得我好像不拿士兵的命当命一样,作为长官,如果被部下们误解,我可是会很烦恼的。”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朱莉冷笑:“你难道没有打算舍弃第六舰队——在你错误的预期之后?”

拜迪摊了摊手:“联邦距离天蝎座帝国可是很远呢,我不认为现在派出舰队能够改变什么。况且,这是维德里中将作战的失败,他必须要为此担负起责任。”

“无耻!居然想把一切都推给维德里!作为这次行动的主策划者,你难道不应该为此而担起责任来吗?”朱莉把目光转向了萨拉迪诺:“还有你,萨拉迪诺,这次行动,是你跟‘你的同学’艾尔伦牵的头,没有想到,作为盟友的艾尔伦却临阵脱逃,导致我方陷入了困境……萨拉迪诺中将,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你和艾尔伦串通的结果!”

“够了,朱莉小姐,没有证据不要胡乱攀咬人,我敬重您克林斯顿家族成员的身份,但也仅此而已。”

“你也知道心虚是吗,拜迪家养的狗!”

萨拉迪诺神色倏然一变,握着的拳在隐隐发颤,就像是被人戳中了某个隐藏得很深的伤口一样,朱莉那高傲而轻蔑的目光轻而易举地就刺破了他所有的防线。拜迪看了他一眼,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出口驳斥朱莉话语的冲动,沉默地低下了头,长长的刘海垂下,遮挡住他的表情。

“无耻的不是我,而是卡洛斯。我们联邦出兵帮助卡洛斯平叛,没想到卡洛斯反而把枪口对准了我们。等到今天过后,就会有无数联邦的民众愤起,为了给在天蝎座帝国遇难的第六舰队复仇!”拜迪合起了手中的纸质书。他总是有这样的能力,能够把不利化为对他有利的一面,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他的朋友,都不得不为他的这种‘才能’而惊叹。

“这漏洞百出的舞台剧还真是符合你的风格。”朱莉冷笑着点了点头:“你这样随意地一整个舰队充当炮灰,我倒要看看,最后还有多少人会真正忠于你。还有,你最好期待着你做的这些事永远也不会被民众知道。”

她转身离开,这逼仄的会议室,让她连一刻都呆不下去。

“朱莉,身为克林斯顿家的子孙,你应该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吧?”拜迪的眼角上挑。

朱莉在门口回过头:“放心,我不会去告发你的,但不是为了你,或者拜迪家族。”

拜迪摸着下巴叹道:“哎呀,真是一位任性的大小姐呢。”

“她会是一个麻烦。需要处理一下吗?”

“算了,议长那老头子最近可看我们不太顺眼,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得罪中立的克林斯顿家族了。一切,都等换届之后再说。”

……

在帝国舰队的逼迫下,第六舰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缩小防御圈。幸运的是双方交战的场所位于卡洛斯公国的上空,并且位于重力作用圈内。为了不波及本国,卡洛斯的舰队目前并没有击沉哪怕一艘第六舰队的战舰或者机甲,即使是沃伦有这种想法,也会被卡洛斯的舰队制止,以防这些庞然大物的残骸会伤害到他的国度。

就算如此,在一次次火力明显不对等的交锋中,第六舰队失去行动能力的战舰和机甲也越来越多了。

“全速撤退!”维德里下令。

可是,他的这项命令却没能得到实施——不是第六舰队不想这么做,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做的机会。

帝国舰队将他们围堵得严严实实,只要他们妄图突围,就会被毫不留情地赶回去,相反,如果安安分分地呆在包围圈内,他们受到的压力倒还小一些。

“阁下,军部那里怎么说?议会怎么说?”舰长辛德克再一次焦急地看向了坐在指挥塔内的维德里。维德里对他摇了摇头,辛德克顿时面如死灰:“联邦……是真的打算放弃我们了吗?”

公共通讯频道被接通,频道里传来了卡洛斯的声音:“我是帝国指挥官赛兰卡洛斯,敬告联邦第六舰队的诸位,愿意投降于我者,将会获得如同本国士兵一样的待遇。如果拒绝投降,我们的攻击可就不会像刚才那样‘温和’了。”

“你们已经没有反抗我军的能力了,请好好地考虑一下,你们是打算成为我们的同伴,还是做我们的战虏和阶下囚?”

帝国舰队的最后通牒对于斗志不高的第六舰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维德里看向了指挥塔前方的屏幕,心中满是挣扎。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弗罗兰?’

是背负起叛国罪的名义,投奔天蝎座帝国的怀抱,还是为了那个已经放弃了自己一行人的自由联邦奋战到底?

在辛德克等人的目光注视下,维德里陷入了一种进退维谷的困境。

脑海中掠过许许多多的画面,最终,维德里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

“以第六舰队提督维德里的名义,全员向天蝎座帝国投降。这只是第六舰队提督维德里的个人判断,与本舰队的其他人无关……”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他感觉自己松了口气。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