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绑在床头四角摸

楚念非一眼瞧到她手里的山葡萄,“你哪弄来的?”

“一小孩送过来的,叫小勇,估摸才十岁出头。【最新章节阅读】说是他之前不知道那荒山现在是你的了,就去摘了山葡萄,这不就给还回来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听话懂事的孩,想想我这么大的时候专门喜欢跑人院里偷。”

楚念非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谁都给你似的?我们村里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这些人从小没跟父母一起生活所以特早熟懂事。那小勇挺可怜的,爸爸出去打工工伤死了,老妈就拿着赔偿款跟人跑了,小勇就他奶奶带着,不过家里还有一个退伍的哥哥小海撑着,对了柔柔,小海以前是个特种兵呢。”

“没想到你这么多年没回家,这些八卦还门儿清。”

楚念非叹了口气,“他们家在我们村很有名,我不知道都不行。小勇奶奶是我们村他们那一辈唯一一个识字的女人呢,就是命苦,丈夫年纪轻轻的砍柴摔死了。大儿小海当兵残疾了退伍,小勇又还小,日过得挺不容易的。”

“行了,甭想这些了,怀孕要听点正面的东西,否则今后生出个忧郁宝宝有你受的。话说这山葡萄味道不错,要是酿成葡萄酒肯定美得很,糖分足本身就含有酒质。”薛柔也忍不住不停捻着吃,比起那天杨妈妈送来的山葡萄要好吃得多。

楚念非听罢眼睛一亮,“我记得这后山很多这样的山葡萄,十分好栽种,从前我就随便这么一插就长成了。第二年就能结果,第年味道就跟后山一样了,产量也不错。要不是建新房给拔掉了,现在我们直接就成摘着吃。你说我们要不种点山葡萄怎么样?这玩意不仅能直接卖果实还能酿酒,我爸以前酿的葡萄酒就美得不行,不比我在外边喝的那些贵死个人的洋酒差。”

薛柔的手顿住了,“你不会来真的吧?每次听到你这话,我都有预感。”

“怎么了,你不也说这葡萄挺好吃的吗?酿酒种也很不错。”

“我觉得这前景恐怕不乐观,这玩意虽然挺好吃,但是毕竟不是主流的葡萄种,颗粒小比起普通葡萄还是酸了点,估计市场一般。酿酒倒是可以,但是资金是个大问题,要办酒厂就算是个家庭作坊,最少也得好几万吧?还不算前期种植的投入。”

种植水果就这点不好,周期长前景难以预料。前期一直往里扔钱,最短也得两年。要是顺利还好,遇到个天灾**,东西烂在地上也无可奈何,直接能把人逼跳楼。虽说现在有了薛柔投进来的钱,但铤而走险可不是她们现在该做的。

楚念非叹了口气,揉了揉阳穴,“这钱真是要命啊,得万分小心着使,若是有那魄力,我现在就能把这山葡萄摘回来酿酒了。”

薛柔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况且你都没去后山看过,谁知道这山葡萄会不会跟从前一样漫山遍野都是。”

楚念非笑了笑,她确实心急了,一想着自己有那么一大片地,就希望第二天一睁眼就是满山硕果的样。

“明天我们赶早来个荒山一日游吧,我记得那荒山最深里还有一处瀑布呢。那瀑布后边有个小洞,比我这屋还大点,约莫有二十多平方。里边特凉快,小时候我们都叫那花果山,现在想想还挺怀念的。不过我就去过一次,被我妈知道了直接往死里打,那还是我妈第一次打我呢。听说以前就有小孩为了进去过去,结果不小心一个打滑直接摔死了。”

“怪不得这么好玩的地方以前你没带我去,原来是吓怕了啊。你现在也不能乱来,否则被打死的就是我了。”薛柔瞟着她的肚笑道。

楚念非懒得理会她,继续埋头算账:“精打细算下来这些钱还是挺紧张的,这果树周期长得赶紧种起来,蔬菜短期就能见到收益也得抓住,要是全投了进去,没点周转的钱危险,看来还是得动你那些钱。”

“念非,我说,你这么纠结我的钱你的钱干什么呢?”薛柔把自己扔进旁边的床上,幽幽道。

“我这不是对你负责吗,等会儿我一个头脑发热,就这一万还真不够折腾的。”楚念非这话说得很认真。

————————————————————————————————

杨妈妈一听楚念非要和薛柔去看荒山立马出声反对,自叨念着她现在非常时期哪能乱跑,要是不小心摔了可怎么办。

楚念非表示很无奈,“妈,我这不去看看哪行啊,虽说有爷奶和您在,但是我也得了解情况,不能抓瞎啊。再说了我瓷实着呢,您怀志刚的时候还下地干活,我不过到处走走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哪能一样啊,你天生就不是干农活的料,和我能比吗?在大城市这么久,身骨都娇贵了,要是万一有个闪失有你后悔的。想想你婶当初就因为生了个闺女后来身体一直不好,你要不好好养着就会跟她一样了。”

杨妈妈说完觉得这话说得不好听,后知后觉地懊恼拍了拍大腿,“哎呀,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有孩的时候都得悠着,现在的人哪能跟以前我们那时候比,而且你弟妹怀孕的时候我也没让她下地干活。”

可这话说完,两人觉得更尴尬了。虽说大家都接受了她怀孕这个事实,但总难免觉得别扭。“妈,我就是到处走走,又不是干啥重活,有柔柔在不会有啥事的,您就别操心了。”

楚念非说着就要拉着薛柔往外走,杨妈妈连忙拦住,“哎呀,你这孩咋说不听的,你真要去也不能穿这身去啊。”

楚念非看了看自个的打扮,t恤、五分裤加球鞋,挺好的啊。

杨妈妈白了她一眼,“你以为现在的后山还跟从前一样啊,这些年大家伙一窝蜂的都出去打工了,养牛啊羊的基本都没了。这些年基本上都没人往那走了,从前那些小道现在全都长满了野草,你要这么去准被割得血肉模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