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

退朝之后,宁不孤亲自来到崇极宫乾中院,拜见天子,并向天子陈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天子在床上躺着,闭着眼睛,摊开手,接过了宁不孤递过来的自己的权杖。若敖立泰没有多说什么,天子不习惯宁不孤的做法。天子一向是宽和待人,不会工于计谋,但是现在,既然天子已经豁出去了,打破了所有帝国的历史传统,那么也就不在乎多宁不孤这一次了。

“宁不孤,好好保护你自己!”这是天子对宁不孤唯一的嘱咐。不需要你鞠躬尽瘁,但是你要活着,好好地活着,到天子驾崩的那一天。

宁不孤得意洋洋的感觉,被一种说不出的惆怅所替代。这位老人是站在帝国的男人,却只能无奈地面对自己的人生。“好好保护自己”,岂不也是天子对自己的期望吗?

宁不孤低头沉默了很久,告退而出。宁不孤狠狠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他不会让这位老人再受到伤害。等结束了王翠莲的婚事,宁不孤就下大力气整治这些帝临城的牛鬼神蛇,让天子重新树立自己的权威,自己会作为新天子的托孤重臣而存在。这是宁不孤的万丈豪情。

回到了总督府,宁不孤吩咐所有总督府人手,重新向京官中家里有适婚单身青年男子的家庭提亲。不出所料,帝临城各个衙门都通报了今天宁不孤手持天子权杖、威震大小皇子的场面,嘱咐手底下人不要得罪宁不孤。当总督府的士兵前往各个御史、从事、长史等家中送请柬之后,傍晚这些官僚就拿着自己或孩子的生辰八字赶到总督府报名王翠莲的招亲大会了。

“总督,这可真是热闹了。帝临城小一半衙门里都有人来参加了。”孙叔孝显得有些兴奋了。今天是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在最后一天却突然多了些能入得了孙叔孝法眼的提亲者,不得不说是个好事。

“哈哈哈,据我所知,这些人也没有能比得过小姜的吧。虽然我并不想偏袒小姜,但是作为小姜的上级,我还是希望他能给总督府长脸。”宁不孤说道。

“放心,帝临城这些纨绔子弟要是能靠得住,你那一届黉门受教,就不至于扩大到那么大范围了。”孙叔孝说道。如果顾威能像姜文帅一样努力,顾队长现在应该可以领军出征了。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这些皇亲国戚,怎么可能像一个出身田野的苦孩子一样奋发图强。当然了,等到当差之后,看到出身高贵的同僚不用多么努力就升官发财的时候,苦孩子可能也就自暴自弃、堕落不堪了。

但是姜文帅没有,他用一颗真诚的心跟着宁不孤。一点一点地进步,学习宁不孤时不时指点的耀灵先天拳。宁不孤虽然有自己奶奶荒堙无祀一甲子的功力,但是基本拳法其实并不高明。但是姜文帅从来也不会嫌弃宁不孤教导自己时的晦涩和业余,而是自己刻苦练习力求上进。

宁不孤认为姜文帅一定会胜出的,文斗小姜不会输给江湖武夫,武斗也不会输给世家子弟,这将是自己亲信名动京城的一战。

“火萨族大使到!”一名守门的士兵前来传话。

“希尔班来了?他来干什么,他儿子不是在南国之南作统领吗?”孙叔孝说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的使臣队伍中有什么适合来求亲的吧。不过如果是这样,文武也不过精通一门而已,我们还是能想办法让小姜获胜的。快请大使进正堂!”宁不孤说道。

希尔班走进了总督府正堂,身后跟着一个少年,衣着朴素而单薄,大冬天的连一件皮袄或棉衣都没有。

“希尔班大使,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宁不孤上前欢迎,寒暄道。

希尔班年纪不大,但是却早早的满脸皱纹,须发斑白。他一生都在为火萨族争取权利。火萨族是最后一个被帝国征服的部落,如果不是其他三大部族都输了,火萨族仍然能在重文轻武的南溟公爵手下保持独立。宁不孤明白这种感觉,毕竟隐山锻魂部也是在并不甘心的情况下投降了帝国。

“宁不总督,我是替我身边这位青年来求亲的,不知道现在报名完了吗?”希尔班说道。

“当然可以,就算开赛当天大使想要报名参加,也可以参赛。”宁不孤说道。

“好,那我介绍一下我们使臣队伍中的这位青年,20岁的热力班。我们族长大人的二公子!”希尔班说道。

热力库上前一步,躬身施礼道:“在下热力库,愿意向王翠莲小姐求亲。”

“欢迎……欢迎……孙叔总督,替热力库公子登记。”宁不孤吃了一惊。如果说其他人参加比赛宁不孤并不担心姜文帅的话,那热力库来就算姜文帅遇到劲敌了。火萨族虽然名义上是异族,但是千年以来尽奋发图强、砥砺奋进,不断学国所有能学习的文化与技术,除了姓名与一些特别的节日,已经与教民无异了。甚至比某些保持内部通婚的白民——比如雷湖三杰狄家、刘家和王家等,更像教民。连普通火萨族族人都这样努力,火萨族的族长家,更是文武双全、世代豪杰。

热力库签完字,宁不孤才想起来,作为火萨族的族长二公子,怎么突然出现在帝临城里了。

“热力库公子,火萨族使团,应该不需要族长公子作人质吧?您怎么会来到帝临城的?”宁不孤恢复了冷静,问道。

“宁不总督还有资格进入黉门受教,我们这些番邦异族却没有这种机会。不过在下的上进之心还是一样的。所以特别请希尔班大人带我进入帝临城,感受一下帝国中枢的魅力,学习一下帝国的文化和武功。”热力库说道。

“公子确实人中龙凤,如果帝国的世家子弟都和公子一样勤奋和努力,那么帝国也就不至于危机重重了。”宁不孤说道。

“不至于,帝国还有宁不总督这样的青年才俊,很快就可以复兴了。”热力库也不吝啬对宁不孤的赞美之词。

送走了希尔班和热力库,宁不孤对门口的守卫喊道:“马上把姜文帅叫过来,招亲前我要和他进行特训,要不然小姜必败无疑。”

姜文帅不可以输,要不然,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总督府权威,就要重新扫地了。

(本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