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两日后。

李凌到尚铜坊参观青铜器展览的时候不想却意外遇到了贾遥。

贾遥和黄芪两人不是不对付吗?尚铜坊十五周年举办的活动,他怎么会过来捧场?

“李兄弟,请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过来看看这里有没有我那面商代镜子而已!”贾遥毫不掩饰对黄芪的嫉恨,两人一起进入展厅,贾老板不肖的道:“黄芪这人卑鄙无耻,尚铜坊绝对没有多少真品,可能大多数青铜器都是滥竽充数,好东西没有几件!”

李凌一言不发,随即开启匠神之眸,观察着展厅里的东西。

[开启匠神之眸。]

经检测,明代小方鼎为真品;

经检测,清代三象足镂空盖熏炉真品;

经检测,饕餮纹四角勾兵器为真品;

耳边不断传来贾遥对黄芪的谩骂与诅咒,李凌却发现越来越多的展品是真的,即便偶尔有几件青铜器朝代断定错误也无伤大雅。

“居然能够聚积这么多名贵青铜器,难道他们都属于尚铜坊不成?如此看来,黄芪的实力不能小觑!”

李凌心中暗想。

不过,他对黄芪这家伙绝对没有好感,一想到他可能是杀害孔雪晴的凶手,李凌眼中闪烁着寒光,望着站大厅中忙来忙去的黄芪,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抵触的情绪。

一个铁血心肠、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的人永远不配得到尊敬,更不能与之成为朋友。

“这是......,这是我的商朝铜镜,我那面被骗走的商代铜镜!”贾遥突然停住脚步,望着放在木架子上的一面铜镜激动的说道:“黄芪这厮真是不要脸,竟然还敢将从我这里骗走的宝贝拿出来展览,真是无耻!”

李凌同样放缓脚步,轻轻的来到木架前。他对这面镜子很有兴趣,西周交龙纹酒壶价值不菲,究竟什么样的东西能与之等价交换?

铜镜为圆形素镜,镜面上并没有纹饰,显得很朴质,的确符合夏商青铜器的特点。

难道真如贾遥所说,这面镜子是商朝的?

李凌仔细打量着铜镜,铜镜正面光泽照人,隐约能让人知道它的用途,转到木架另一端,发现铜镜的背面颜色暗淡,略微有些发黑,显然是镜子被氧化的表现。

就整个铜镜的质地来说,其颜色黄中带一点白,站在镜子对面,强光反射过来,偶尔又有些扎眼。

铜色黄中带白,这是明代铜镜的特色啊!

就李凌所知,各个时代铜镜的铜质色泽都不相同:春秋战国时期的镜子微显红色,汉代曲深灰色向银灰色发展。隋唐时期银白色多黑褐色少,宋时金黄中闪红(近似红铜),元代黄铜质,明代黄中带白,清代则是黄中闪金,金光灿灿。

镜子也是假的?

李凌蓦然惊醒,贾遥说的好像自己很无辜似的,原来交易双方各自都留了后手,个中都有猫腻!

[开启匠神之眸]

李凌目光转到铜镜上,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明代手工作坊,镜子产于明代弘治年间。

镜子是明代仿商作品!

贾遥和黄芪两人半斤八两都不是好东西。

李凌没有再理会在镜子面前发呆的贾遥,快步离开,走到大厅中人最多的地方。

那里有成群结队的顾客在外观,好不容易挤到中间,他发现在一块门板大小的木板上放着一件由玉石组成的衣服,衣服大小足可以让一个成年人穿上,粗略估计一下,大概全身由两千多片白玉组成。

莫非是传说中的金缕玉衣?

李凌倒出一口冷气。

金缕玉衣可是一种了不得的宝贝,抛去文物价值不提,单单是几千片的玉石,其价值就是天文数字。

围观玉衣的人虽然多,但是并不嘈杂,大家都在听黄芪在一旁解说。

“金缕玉衣主要出土于汉代墓葬,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它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黄芪得意洋洋的诉说着:“而你们眼前的这件就是传说中的‘铜缕玉衣’!”

铜缕玉衣?

众人惊呼,李凌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放在玉衣上。

他看到了玉衣的生产过程。

匠神之眸传入脑海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不停轰鸣切割机!

一片片白色的石料被切割开来,再按照汉代的方法用溜光的铜线将他们穿起来。

更甚者,几千块玉石也是假的,根本不是和田玉,而是与玉石有几分相像的蛇纹大理岩,一种并不明贵的石料。

所谓的铜缕玉衣,没有历史沉淀,也没有使用名贵材料。

据李凌估计,只怕连三十年的历史都没有。

唯一一点值得称道的只是繁杂的做工,虽然使用了现代化的工具,铜缕玉衣足足由四五个人制做五六日才得以完工。

算得上是一件不错的工艺品!

“假的,都是假的!”李凌默念道。

毕竟只是私人展览,里面的东西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

“李凌,没有想到你真的过来了!”耳边响起黄芪客气的声音,不知何时这家伙已经走到他身边,小声的道:“这件铜缕玉衣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等展览结束后还请你修葺一下,另外再做做保养,不瞒你说,我可是将它当成镇店之宝呢!”

顺着黄芪指点的地方看去,众人发现玉衣上有许多处玉片是断裂的,仅仅依靠铜线连接在一起。

瑕不掩瑜,残缺的玉衣证明它是经过岁月洗礼的,黄芪一点也不担心这些缺憾会影响它的价值。

一堆破铜,些许烂石。

还修什么修?

李凌冷笑着却没有揭穿,正想着怎么和黄芪套近乎从他口中得知孔雪晴之事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似乎有人在叫自己。

“李凌......”

“李凌......”

他一转身发现是孔富站在人群中间,小心翼翼的挤向中心,最后来到李凌身边说道:“李兄弟,能不能将我引荐给尚铜坊的老板,我找他有点事情!”

女儿失踪可是一件大事,孔富夫妻两个完全忘记了得到巨款的喜悦,这两天一直在大厅孔雪晴的消息。

终于在一个餐馆女服务生口中得到一个重要休息:孔雪晴在离开餐馆的时候透露自己要转卖一件文物,女服务生曾在孔雪晴手中见过尚铜坊老板的名片,说那里老板品性纯良,给的价格公道。

“李凌,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只要找到尚铜坊的老板,我女儿下落就有着落了!”

孔富罗嗦着哀求道。

他目光一闪,看到了众人围观的铜缕玉衣。

“这玩意儿,怎么像我家中的那件!”

孔富疑惑着,高声喊道。

“东西是你家的?”

“我还说是我家的呢!”

客人们纷纷嘲笑,孔富也太自不量力,遇到好东西就想占为己有,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儿?

“孔先生,你家里也有一件同样的东西?”出于商人的敏锐直觉,黄芪率先和孔富搭讪并邀请他一起到后院商谈。

“找我?”

眼下的情景正合孔富之意,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对几个店员交代几句,黄芪两人离开展览现场。

“如此也好,省得我做介绍!”

李凌钻出人群,继续到其他地方参观。

又行几步。

来到大型铜像摆放去,他看到几个佛像,还有三四个人的雕塑。

在一个少女雕塑前,李凌惊呆了。

雕像唯妙唯肖,和孔雪晴样貌相差无几。

巧夺天工,甚至连额下眉毛以及弯弯的琼鼻都雕刻出来了。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技术。

匠神之眸从铜像上掠过,映入脑海的居然依旧是一滴滴的鲜血。

鲜血流尽,尸体尚未完全僵硬的时候被当作模型铸成铜像。

脑海中的人影渐渐清晰。

李凌看的很清楚,将孔雪晴制成铜仁的竟然是黄芪。

“哈哈......”

脑海中、耳朵边又向起疯狂的大笑,和用匠神之眸观察交龙纹酒壶时听到的一模一样。

联想到近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一串联后李凌得到出一个惊人结论:孔雪晴所要卖的宝贝肯定是铜缕玉衣,可能因为价钱的原因与黄芪发生争执,或者干脆是黄芪看中宝贝想做无本的买卖,最后杀了孔雪晴利用她制作了铜人。

好疯狂的黄芪!

李凌冒出一身冷汗:现在孔富和黄芪在一起,他岂不是羊入虎口?

“糟糕!”

李凌焦急起来。

“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李凌发现一条短信,这条短信只有简洁的两个字:“救我!”

再仔细一看,发信息的人竟然是孔富。

本该和黄芪在一块儿谈事情的孔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